首頁 > 犀利士 > 成人文學大全 > 校園師生 > 我的淫蕩老師

我的淫蕩老師



印度威而鋼



超級犀利士送2顆試效果


到達頂樓的旋轉餐廳我驚呆了,怎麼會是她?!我垂涎以久的計算機老師。分明是她麼!她的晚裝分明就是小鹿的晚裝,她說的很清楚!一想到她可能認識我,我就膽怯了!趁她還沒有注意到我,我轉身就走下樓去。但走到一樓我又猶豫了。她可能不認識我!是的我們班有一百多人,學生認識老師可老師不一定認識學生!賭一把!我又登上頂樓直奔她的位子。


「小鹿?」我低聲問了。她莞爾一笑,輕點了一下頭:「請坐!」那悅耳的聲音又與課堂上不同,增添了幾分嫵媚又有點挑逗。她不認識我!我暗自慶興。我用網上的身份與她閒聊起來。她丈夫兩星期以前去出差了,才兩周她就熬不過了!終於我們的話題談到了性上。


「能下去談麼?我在四樓開了房間。」她說。


「只要你願意!我……恭敬不如從命。」


我們攜手下到四樓,到了她早已開好的房間。


「你等一會我換件衣服。」


「請便。」我坐到客廳的長沙發上回答說。


五分鐘後她從更衣室走了出來。一雙玄紅的時裝皮鞋,一雙黑色的魚網襪,二十五厘米的迷你裙,緊身的皮圍沒穿文胸。她徑直走到酒櫃旁,拿起兩只倒扣在酒盤中的高腳杯夾在食指與中指與無名指之間的指縫間,倒了兩杯紅玫瑰。然後輕盈的坐到我的身邊:「來,乾一杯。接著我們的話題繼續說。」


我接過酒,一飲而盡(其實是在壯膽):「再來一杯!」「你呀!慢慢喝。人家還沒喝呢!給!」她把剛送到嘴邊的酒放了下來倒進了我的杯子裡,然後又去倒了一杯。這會把瓶子也提到了沙發上。


我們輕碰了一下杯,各自抿了一口。「剛才說到那了?」她向我身上輕壓過來。當她的左腿向右腿上放時我瞥見了她的粉色小內褲,上面用黃線繡著一只Snoopy。我靈機說:「說道它了!」我用拿杯子的手向她的那裡指了一下。


「你真壞!」


「不,不,是小狗!」我狡辯道。


「她很乖,你摸摸看!」


我鼓起勇氣,把手向那個地方伸了過去。我的手在抖動,一不小心我碰到了她凝脂般的大腿內側。一股強大的電流衝擊了我的全身。我慌忙把手縮了回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怎麼?從沒碰過女人?看你跟我年齡差不多麼,你不是說我是你女朋友麼?」


「在網上是虛擬的,可現在是真人,我有點怕。」


「這裡沒別人,只有我們兩個。我們只當是在網上!好麼?」說著她把雙唇輕輕的壓在我的唇上。舌尖撥開我的唇,撬開我的牙齒,緊緊的纏到我的舌上。酒杯掉到了地上,我終於決堤了。


我已經喘不上氣來了,我們緊緊的纏在一起。我想像著A片的樣子,猛捏住她的雙乳,兩個食指輕揉著她的乳頭。用嘴緊吸她的嘴。腿在她大腿內側來回蹭。


「哥哥我不行了!呀…呀…呀,下面,下面!我要吃你下面。」


「好,小鹿你舔吧……」我的老二早已鼓脹起來。


說著小鹿吞吐起我的那碩大的肉棒來。


小鹿把肉棒放入櫻桃小口中,進進出出,忙個不停,好像不知道累似的。


但是我好像是支持不住了,「小鹿……快……快……不要停……使勁……我會……好好……愛……你……你……你的……」


「真香呀!我很久沒吃了」小鹿張口說道。


「不--要--停!」


「是。」


撲哧撲哧……撲哧撲哧……撲哧撲哧……


「小鹿……快……再努力……我……要……要……射了……別停……


快……啊……哦……射了……」


一股黃濁的精液從我那碩大的棒棒中噴出,二十年的積蓄一射如注。射到小鹿的口中,臉上,還有白嫩的胸脯上……

「對不起,我是第一次。我……我……」


「我懂……」


不知什麼時候她已把我脫的精光,她嬌嗔著讓我給她脫衣服。我把她抱起來,扔到床上。然後像小電影上一樣,一邊親吻撫摩,一邊慢慢的給她寬衣解帶。當脫完的時候,我已吻遍了她的全身,我的老二也又堅挺起來。


當我解除小鹿身上的最後一件衣物,我退後半步,仔細的欣賞小鹿那如磁似玉的胴體,看得我驚為天人,不禁又將小鹿擁入懷中,開使親吻小鹿的臉龐、耳垂、粉頸、香肩。我時而唇磨、時而舌舔、時而輕咬,雙手緊緊的抱著小鹿,讓小鹿跟我黏貼得水洩不通。我那早已挺硬的肉棒,更對著小鹿的下體在亂撞著。完全一副高手的樣子。


小鹿陶醉似的享受著肌膚磨擦帶來的快感,可能又感覺到我那堅挺的硬物,在陰戶外亂頂亂撞,撞得她臀部逢迎,挺著神秘的陰戶。她在頂觸著我那硬得發燙的肉棒。隨著激動的情緒,小鹿的陰道裡早就一股股的熱流不斷湧出,不但下體全濕,連陰戶外我的肉棒也是沾染得濕亮。


我感到肉棒一陣一陣的濕熱,不禁低頭一瞧,竟然看到小鹿的烏黑的陰毛像泡過水似的。我跪到她兩腿之間,順手將小鹿的一只腿抬高,用肩膀頂著,讓小鹿的下體完全暴露在眼前。絨絨的陰毛、豐厚的陰唇、撐開的洞口--我簡直是愛不釋手。


我還發現小鹿的蜜洞口,撐開得像個「O」的形狀,而且竟像呼吸般的一開一合著,淫水從那裡流出,順著洞口往下流,在大腿的肌膚上留下一道道淫蕩的痕。我靠近小鹿的大腿,伸出舌頭舔那些淫痕,並慢慢向裡移。


小鹿淫蕩的呻吟越來越強烈,隨著我的舌頭的接觸,身軀也一顫、一顫、又一顫。小鹿伸出雙手緊抱著我的頭,讓我的臉緊貼著陰戶,轉動下肢、挺聳陰戶,彷彿要將我的頭全塞入陰道裡似的。小鹿淫蕩的呻吟聲中,我隱約可以聽到模糊的「……我要……我要……」,但也可能不是,因為小鹿的聲音太含糊了。


我覺得小鹿的淫慾已經高張了,就緩緩爬起身子,一手還抬著小鹿的腿,讓洞口撐得大大的,另一手扶著小鹿的腰,挺硬的肉棒對準小鹿的蜜穴入口處,先緊緊的頂著、轉一轉。氣沉丹田、力灌肉棒,然後悶吼一聲,吐氣、挺腰一氣喝成,「噗滋!」肉棒應聲而入,而且全根覆沒


我感覺到小鹿的陰道竟然如此的緊,結結實實的箍束著肉棒;又感到小鹿的陰道竟然如此的溫熱,就像熔爐一般要將肉棒融化;也感到小鹿的陰道竟然還有強烈的吸引力,正在吸吮著肉棒的龜頭。我有力的抱住小鹿的腰臀。小鹿的手環抱著我的脖子;雙腿盤纏著我的腰圍。我把她壓在下面,狠命的抽插起來。


大約一刻鐘的時候,我又感到一股精液呼之欲出。我想到書上說這時候該換個姿勢。我深吸一口氣,收腹,挺胸,夾緊雙腿,把它忍了回去,我不能讓她覺得我又要射了。我不能輸給她。我抽出陰莖。


「不,別,別出來,快,快點動起來……」


「換一個姿勢!來個小狗操B!」


我兩手卡住她的腰,狠命的把她翻趴到床上,然後往後一拉,迫使她跪起來。兩片鮮嫩的陰唇呈現在我的眼前。情侶性愛的屁眼,被淫液浸的鮮亮奪目。我禁不住舔食起來(放鬆一下老二)。


「唔,唔,唔,好吃!真香也!」我從沒想到淫液真的如書上寫的那麼好吃,我讚歎著。我從尾骨一直吃到陰毛,沒有掉下一滴佳品。最後我把心思全放到她的私處,舌尖輕輕地扳開兩片陰唇,輕柔的探著蜜穴。前後摩擦著,裡外進出著。


「快,快,……吃她吧!……咬她吧!……插她吧!我丈夫……說那髒……從……從沒吃過。天……下……只有你是……真丈夫。我的……親哥哥,……好哥哥,你……你真好,你比他……強……百倍……千倍!……呀……嗷……好……好你……是……我……親親的……丈夫!」


我才不信呢!只有鬼才信這樣的鬼話。我看老二也差不多恢復了,依舊跪起身子,扶住她的腰,肉棒對準洞口,狠命戳了進去,連根插入。


只聽她「呀」的一聲,然後就隨著我的節奏前後晃了起來,是她自己迎合著我的抽插搖了起來。


她的動作越來越快,搖動的程度快了我半分。按書上說她要來高潮了。我亦加快了抽插速度,配合她的高潮(畢竟是人生第一次征服女人)。我能感覺到她陰道一次次收縮,她在有意體味高潮。她就要來了,那個肌肉圈一次比一次緊,一次比一次收縮的時間久。


「呀……嗷……呀……嗷……呀……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伴隨著吼叫她趴到了床上。她達到了高潮!


我跪在她的身旁,輕吻著她滑膩的胴體,輕輕的撫摩著她的肥臀。甜食著她的液體。她唔唔著沉浸在幸福當中。我盼望以久的,她需要的!我撫愛著我的計算機老師!


良久,她側起身子,我也側身躺下。我們親吻著對方,撫摩著對方,深情的注視著對方的身體。我的老二一直沒變小,我在等著第三輪會戰。


我的手從她的乳房一直下去,我輕輕的愛撫過她的小腹,玩弄她的陰毛。那是一片那樣迷人的陰毛,她們長在書上稱為鼠什麼的突起的小丘上,真美呀!我輕輕的往下摳弄著。再往下,兩片陰唇的上方,就該是陰蒂了吧。書上說那是女人秘密的所在,真是個神奇的東西。


當我的手剛碰上去時,她的身體猛然顫動了一下:「輕點!你真不懂憐香惜玉!那就是我呀,你個壞東西!」我沒理她,繼續探索著。


再下面,兩片肥厚的陰唇之間上部有一個小洞。我試了一下,剛容下小拇指尖。「不是那裡!壞東西!」她嬌嗔道。我暗想那一定是尿道,不去動她。再往下就是了吧!我毫不猶豫的把食指插了進去。


「你,你慢點,這麼快人家受不了!唔,唔,唔,嗷,嗷,嗷……」她又伴隨著我手指的進出低吟起來。不一會她那裡又流出了淫液。


我學著A片的樣子,把她上邊的腿攬起來,用手臂托著放到我的腰上。這樣她的淫洞正好擺在我老二的正前方。我加緊雙腿,用力一挺腰,撲哧一聲老二連根沒入。她低吟著緊緊的摟住我。我們又開始顛鸞倒鳳。


這一次她又比前幾次賣力,陰部瘋狂的撞擊著我的下體,似乎要把我全部擠進她的陰道。我當然也毫不示弱,將軍挽弓,矢矢中的。


沒想到這次她來得這麼快,一會就有了高潮徵兆。我快馬加鞭,直搗黃龍我要與她共享高潮美境。


卻見她緊閉雙眸,皺緊眉頭,兩臂緊抱住我,緊緊的抱著我,越來越緊。我加速抽插,腰臀猛頂。


突然,她雙臂松力,渾身顫動。我亦一注白精直湧而出,重重的噴入她的陰道深處。


我們相擁在一起,愛撫著對方,輕吻著對方……


「老師我愛你,我願為牛為馬一生服伺你。」


她吃了一驚,突然的坐起來:「你叫我什麼?你怎知我是老師?」


我便一五一十的說了我的身份。


「你……你……你!」她急急跳下床,衝入更衣室。


「從現在起,我不認識你,你也不認識小鹿!想畢業的話!」她穿好晚裝,出來對我說。


說完她衝了出去,沒忘了從我的褲兜裡搜走我的學生證!


我黯然的躺在那裡,不知道做什麼,我能做什麼呢?


老師你還我學生證吧,你不是小鹿!


我仍在懷念小鹿,淫蕩的小鹿--我的計算機老師!


到達頂樓的旋轉餐廳我驚呆了,怎麼會是她?!我垂涎以久的計算機老師。分明是她麼!她的晚裝分明就是小鹿的晚裝,她說的很清楚!一想到她可能認識我,我就膽怯了!趁她還沒有注意到我,我轉身就走下樓去。但走到一樓我又猶豫了。她可能不認識我!是的我們班有一百多人,學生認識老師可老師不一定認識學生!賭一把!我又登上頂樓直奔她的位子。


「小鹿?」我低聲問了。她莞爾一笑,輕點了一下頭:「請坐!」那悅耳的聲音又與課堂上不同,增添了幾分嫵媚又有點挑逗。她不認識我!我暗自慶興。我用網上的身份與她閒聊起來。她丈夫兩星期以前去出差了,才兩周她就熬不過了!終於我們的話題談到了性上。


「能下去談麼?我在四樓開了房間。」她說。


「只要你願意!我……恭敬不如從命。」


我們攜手下到四樓,到了她早已開好的房間。


「你等一會我換件衣服。」


「請便。」我坐到客廳的長沙發上回答說。


五分鐘後她從更衣室走了出來。一雙玄紅的時裝皮鞋,一雙黑色的魚網襪,二十五厘米的迷你裙,緊身的皮圍沒穿文胸。她徑直走到酒櫃旁,拿起兩只倒扣在酒盤中的高腳杯夾在食指與中指與無名指之間的指縫間,倒了兩杯紅玫瑰。然後輕盈的坐到我的身邊:「來,乾一杯。接著我們的話題繼續說。」


我接過酒,一飲而盡(其實是在壯膽):「再來一杯!」「你呀!慢慢喝。人家還沒喝呢!給!」她把剛送到嘴邊的酒放了下來倒進了我的杯子裡,然後又去倒了一杯。這會把瓶子也提到了沙發上。


我們輕碰了一下杯,各自抿了一口。「剛才說到那了?」她向我身上輕壓過來。當她的左腿向右腿上放時我瞥見了她的粉色小內褲,上面用黃線繡著一只Snoopy。我靈機說:「說道它了!」我用拿杯子的手向她的那裡指了一下。


「你真壞!」


「不,不,是小狗!」我狡辯道。


「她很乖,你摸摸看!」


我鼓起勇氣,把手向那個地方伸了過去。我的手在抖動,一不小心我碰到了她凝脂般的大腿內側。一股強大的電流衝擊了我的全身。我慌忙把手縮了回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怎麼?從沒碰過女人?看你跟我年齡差不多麼,你不是說我是你女朋友麼?」


「在網上是虛擬的,可現在是真人,我有點怕。」


「這裡沒別人,只有我們兩個。我們只當是在網上!好麼?」說著她把雙唇輕輕的壓在我的唇上。舌尖撥開我的唇,撬開我的牙齒,緊緊的纏到我的舌上。酒杯掉到了地上,我終於決堤了。


我已經喘不上氣來了,我們緊緊的纏在一起。我想像著A片的樣子,猛捏住她的雙乳,兩個食指輕揉著她的乳頭。用嘴緊吸她的嘴。腿在她大腿內側來回蹭。


「哥哥我不行了!呀…呀…呀,下面,下面!我要吃你下面。」


「好,小鹿你舔吧……」我的老二早已鼓脹起來。


說著小鹿吞吐起我的那碩大的肉棒來。


小鹿把肉棒放入櫻桃小口中,進進出出,忙個不停,好像不知道累似的。


但是我好像是支持不住了,「小鹿……快……快……不要停……使勁……我會……好好……愛……你……你……你的……」


「真香呀!我很久沒吃了」小鹿張口說道。


「不--要--停!」


「是。」


撲哧撲哧……撲哧撲哧……撲哧撲哧……


「小鹿……快……再努力……我……要……要……射了……別停……


快……啊……哦……射了……」


一股黃濁的精液從我那碩大的棒棒中噴出,二十年的積蓄一射如注。射到小鹿的口中,臉上,還有白嫩的胸脯上……


「對不起,我是第一次。我……我……」


「我懂……」


不知什麼時候她已把我脫的精光,她嬌嗔著讓我給她脫衣服。我把她抱起來,扔到床上。然後像小電影上一樣,一邊親吻撫摩,一邊慢慢的給她寬衣解帶。當脫完的時候,我已吻遍了她的全身,我的老二也又堅挺起來。


當我解除小鹿身上的最後一件衣物,我退後半步,仔細的欣賞小鹿那如磁似玉的胴體,看得我驚為天人,不禁又將小鹿擁入懷中,開使親吻小鹿的臉龐、耳垂、粉頸、香肩。我時而唇磨、時而舌舔、時而輕咬,雙手緊緊的抱著小鹿,讓小鹿跟我黏貼得水洩不通。我那早已挺硬的肉棒,更對著小鹿的下體在亂撞著。完全一副高手的樣子。


小鹿陶醉似的享受著肌膚磨擦帶來的快感,可能又感覺到我那堅挺的硬物,在陰戶外亂頂亂撞,撞得她臀部逢迎,挺著神秘的陰戶。她在頂觸著我那硬得發燙的肉棒。隨著激動的情緒,小鹿的陰道裡早就一股股的熱流不斷湧出,不但下體全濕,連陰戶外我的肉棒也是沾染得濕亮。


我感到肉棒一陣一陣的濕熱,不禁低頭一瞧,竟然看到小鹿的烏黑的陰毛像泡過水似的。我跪到她兩腿之間,順手將小鹿的一只腿抬高,用肩膀頂著,讓小鹿的下體完全暴露在眼前。絨絨的陰毛、豐厚的陰唇、撐開的洞口--我簡直是愛不釋手。


我還發現小鹿的蜜洞口,撐開得像個「O」的形狀,而且竟像呼吸般的一開一合著,淫水從那裡流出,順著洞口往下流,在大腿的肌膚上留下一道道淫蕩的痕。我靠近小鹿的大腿,伸出舌頭舔那些淫痕,並慢慢向裡移。


小鹿淫蕩的呻吟越來越強烈,隨著我的舌頭的接觸,身軀也一顫、一顫、又一顫。小鹿伸出雙手緊抱著我的頭,讓我的臉緊貼著陰戶,轉動下肢、挺聳陰戶,彷彿要將我的頭全塞入陰道裡似的。小鹿淫蕩的呻吟聲中,我隱約可以聽到模糊的「……我要……我要……」,但也可能不是,因為小鹿的聲音太含糊了。


我覺得小鹿的淫慾已經高張了,就緩緩爬起身子,一手還抬著小鹿的腿,讓洞口撐得大大的,另一手扶著小鹿的腰,挺硬的肉棒對準小鹿的蜜穴入口處,先緊緊的頂著、轉一轉。氣沉丹田、力灌肉棒,然後悶吼一聲,吐氣、挺腰一氣喝成,「噗滋!」肉棒應聲而入,而且全根覆沒


我感覺到小鹿的陰道竟然如此的緊,結結實實的箍束著肉棒;又感到小鹿的陰道竟然如此的溫熱,就像熔爐一般要將肉棒融化;也感到小鹿的陰道竟然還有強烈的吸引力,正在吸吮著肉棒的龜頭。我有力的抱住小鹿的腰臀。小鹿的手環抱著我的脖子;雙腿盤纏著我的腰圍。我把她壓在下面,狠命的抽插起來。


大約一刻鐘的時候,我又感到一股精液呼之欲出。我想到書上說這時候該換個姿勢。我深吸一口氣,收腹,挺胸,夾緊雙腿,把它忍了回去,我不能讓她覺得我又要射了。我不能輸給她。我抽出陰莖。


「不,別,別出來,快,快點動起來……」


「換一個姿勢!來個小狗操B!」


我兩手卡住她的腰,狠命的把她翻趴到床上,然後往後一拉,迫使她跪起來。兩片鮮嫩的陰唇呈現在我的眼前。情侶性愛的屁眼,被淫液浸的鮮亮奪目。我禁不住舔食起來(放鬆一下老二)。


「唔,唔,唔,好吃!真香也!」我從沒想到淫液真的如書上寫的那麼好吃,我讚歎著。我從尾骨一直吃到陰毛,沒有掉下一滴佳品。最後我把心思全放到她的私處,舌尖輕輕地扳開兩片陰唇,輕柔的探著蜜穴。前後摩擦著,裡外進出著。


「快,快,……吃她吧!……咬她吧!……插她吧!我丈夫……說那髒……從……從沒吃過。天……下……只有你是……真丈夫。我的……親哥哥,……好哥哥,你……你真好,你比他……強……百倍……千倍!……呀……嗷……好……好你……是……我……親親的……丈夫!」


我才不信呢!只有鬼才信這樣的鬼話。我看老二也差不多恢復了,依舊跪起身子,扶住她的腰,肉棒對準洞口,狠命戳了進去,連根插入。


只聽她「呀」的一聲,然後就隨著我的節奏前後晃了起來,是她自己迎合著我的抽插搖了起來。


她的動作越來越快,搖動的程度快了我半分。按書上說她要來高潮了。我亦加快了抽插速度,配合她的高潮(畢竟是人生第一次征服女人)。我能感覺到她陰道一次次收縮,她在有意體味高潮。她就要來了,那個肌肉圈一次比一次緊,一次比一次收縮的時間久。


「呀……嗷……呀……嗷……呀……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伴隨著吼叫她趴到了床上。她達到了高潮!


我跪在她的身旁,輕吻著她滑膩的胴體,輕輕的撫摩著她的肥臀。甜食著她的液體。她唔唔著沉浸在幸福當中。我盼望以久的,她需要的!我撫愛著我的計算機老師!


良久,她側起身子,我也側身躺下。我們親吻著對方,撫摩著對方,深情的注視著對方的身體。我的老二一直沒變小,我在等著第三輪會戰。


我的手從她的乳房一直下去,我輕輕的愛撫過她的小腹,玩弄她的陰毛。那是一片那樣迷人的陰毛,她們長在書上稱為鼠什麼的突起的小丘上,真美呀!我輕輕的往下摳弄著。再往下,兩片陰唇的上方,就該是陰蒂了吧。書上說那是女人秘密的所在,真是個神奇的東西。


當我的手剛碰上去時,她的身體猛然顫動了一下:「輕點!你真不懂憐香惜玉!那就是我呀,你個壞東西!」我沒理她,繼續探索著。


再下面,兩片肥厚的陰唇之間上部有一個小洞。我試了一下,剛容下小拇指尖。「不是那裡!壞東西!」她嬌嗔道。我暗想那一定是尿道,不去動她。再往下就是了吧!我毫不猶豫的把食指插了進去。


「你,你慢點,這麼快人家受不了!唔,唔,唔,嗷,嗷,嗷……」她又伴隨著我手指的進出低吟起來。不一會她那裡又流出了淫液。


我學著A片的樣子,把她上邊的腿攬起來,用手臂托著放到我的腰上。這樣她的淫洞正好擺在我老二的正前方。我加緊雙腿,用力一挺腰,撲哧一聲老二連根沒入。她低吟著緊緊的摟住我。我們又開始顛鸞倒鳳。


這一次她又比前幾次賣力,陰部瘋狂的撞擊著我的下體,似乎要把我全部擠進她的陰道。我當然也毫不示弱,將軍挽弓,矢矢中的。


沒想到這次她來得這麼快,一會就有了高潮徵兆。我快馬加鞭,直搗黃龍我要與她共享高潮美境。


卻見她緊閉雙眸,皺緊眉頭,兩臂緊抱住我,緊緊的抱著我,越來越緊。我加速抽插,腰臀猛頂。


突然,她雙臂松力,渾身顫動。我亦一注白精直湧而出,重重的噴入她的陰道深處。


我們相擁在一起,愛撫著對方,輕吻著對方……


「老師我愛你,我願為牛為馬一生服伺你。」


她吃了一驚,突然的坐起來:「你叫我什麼?你怎知我是老師?」


我便一五一十的說了我的身份。


「你……你……你!」她急急跳下床,衝入更衣室。


「從現在起,我不認識你,你也不認識小鹿!想畢業的話!」她穿好晚裝,出來對我說。


說完她衝了出去,沒忘了從我的褲兜裡搜走我的學生證!


我黯然的躺在那裡,不知道做什麼,我能做什麼呢?


老師你還我學生證吧,你不是小鹿!


我仍在懷念小鹿,淫蕩的小鹿--我的計算機老師!


犀利士每日錠5mg

熱買推薦 HOT

    猜你喜歡

犀利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