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犀利士 > 成人文學大全 > 親戚亂倫 > 一個姊姊全家享用—翊雯

一個姊姊全家享用—翊雯



印度威而鋼



超級犀利士送2顆試效果


翊雯 27歲


啟佑 20歲
================================================
首先交代一下背景,


我叫啟佑,今年20歲,大學三年級,學業成績相當差的我剛被前一所學校退學,


於是我報名了轉學考,考到了離家較遠的一所大學。


因該有很多人跟我一樣,為了省下住宿費、交通費,所以就近借住在親戚家,


而我有個大我7歲的親生姊姊,她叫翊雯,今年27歲結婚三年了,


姐姐、姊夫家就在我新學校不遠的地方,所以姐姐就邀我和他們一起住。


老實說,在我住進姐姐、姊夫家之前,我原本非常替姊姊感到開心,認為她找了一個好老公,


家庭聚會的時候,姐夫總是會在眾人面前誇姐姐,對姐姐表達愛意,讓大家都覺得他們很相愛。


姐夫是搞建築的,條件不錯,姐姐平時穿的都是名牌,看起來就像是個年輕的貴婦,


但是自從我住進姐姐家裡後,我發現並不是我們原來所看到的樣子,


姐夫經常不在家,在家也幾乎不跟姐姐說話,完全不像家庭聚會那樣說多愛她,讚美姐姐!


在跟姊夫其他家人接觸中,我無意間從字裡行間了解到,


他們似乎對姐姐有些抱怨,他們覺得姐姐結婚三年了,早該為他們家生個孩子延續香火才對,


可姐姐的肚皮卻遲遲沒有音訊,他們把錯都歸咎於姐姐。


姐姐怕家裡人知道會擔心,所以不曾跟娘家人提起,更不會在家庭聚會時傾訴在婆家的苦!


平時住在姊姊家,晚上就我、姊姊的公婆、姐姐在家,姐夫通常很晚才會回家,


晚上下了課,吃完飯,我就回房間自己玩手機、玩電腦,跟姐姐的溝通也不多,


姊姊頂多就是問問我吃飽喝足了嗎?問問我學校怎麼樣之類的!
================================================
至於今天要說的故事,要從半年前我的電腦壞掉說起,


隔天我必須繳交一個學期報告,這次我害怕重搗被退學的覆轍,


所以未經姐姐的同意,我利用下午她不在家的時間,使用她的電腦認真地做報告。


約莫40分鐘後,我被報告弄得頭昏腦脹,打算忙裡偷閒休息會兒,


於是我把玩著姊姊桌面上的公仔,東摸西摸桌上的呈設,


可這下,卻讓我意外發現一個天大的秘密,


首先,好奇的我發現姊姊電腦桌的一個抽屜鑰匙沒了,


因為電腦桌的抽屜鑰匙平時是掛在外面的,而且是那種拔出來就需要鎖上的類型,


所以看到這一幕,我下意識的就想,被鎖上了?裡面被藏了什麼東西?


我不由自主的左顧右盼,正巧看見姊姊床頭有一串鑰匙,


我有些好奇,隨即就拿起鑰匙嘗試,沒想到果真把抽屜打開了,


然而讓我失望的是,裡面除了一本日記本,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

當下我也沒有特別在意,只是想隨手拿出來翻翻,


可就在我拿出來的一瞬間,幾張照片突然從書的夾縫中掉了出來,落在地上。


我低頭看去,瞬間,我就再也離不開目光。


地上的照片上清晰的印著一對赤裸的男女火熱交媾的場面,


而其中那赤裸著雪白身體的女孩正是我的親生姐姐——翊雯。


但!但照片上的那個男的卻不是姊夫,而是有著一身老人斑、滿臉皺紋的老男人!


靠!這是怎麼回事?那,那老男人,那照片中的老男人竟也不是別人,是姊姊的公公啊!


我震驚地雙眼都直了,緊緊盯著照片,看著上面每一個細節。


第一張照片是從側面角度拍攝的浴室,


翊雯姊姊那無比雪白的胴體占滿了照片的左半邊,


照片上的她赤裸著身體跪在地上,雙手緊貼著她公公鬆垮的大腿,


而公公則一臉享受地站在姊的面前,陽具毫不客氣地放在姊嘴裡,


畫面上的場景是那麼清晰而淫蕩,我簡直可以想像當時的場景,


純潔而無辜的翊雯姐姐身處異鄉,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慘遭年邁而齷齪的公公給逼姦,


我想像著姊姊屈辱的迎接著淫魔公公肆意地在她身上凌辱,


甚至毫不憐香惜玉的一次次在她喉嚨深處噴射出一股股亂倫的種子。


雖然這畫面上的女孩是我的親姊姊——翊雯,


但,想著這一切,我的內心一股慾望還是突然地沖天而起,小弟弟忍不住硬了起來。


這,這是怎麼回事呢?我強忍著慾望,低頭撿起照片,近距離看,卻給我更加強烈的衝擊感。


第二張照片,翊雯姊白嫩的身體無比清楚的展現在我眼前,


我才發現,原來姊姊那衣服包裹下的肉體,是如此的誘人,


照片中,翊雯姊如狗一樣趴在床上,用小臂和膝蓋支撐著身體,


白嫩的臀部誘人的高高撅著,正對著鏡頭,


於此同時她那掛著淚水的面龐也正回過頭來,用迷離的眼神看著自己公公。


圖片很清晰,可以清楚的看到姊姊身下垂著的雪白飽滿的乳房,


一半正壓在床榻上,她修長的玉腿跪著,分開成六十度角,


兩片嬌嫩如小花瓣一樣的粉唇已經被操得紅通通的,


看來已經經過男人長時間的折磨。


第三張照片,姊姊纖纖雙手撐在男人肩膀上,


男人一手捏著姊的乳頭,一手揉著她的軟嫩白乳,想必是在感受那份熾熱,那份心跳,


圖片中,分不出誰被誰征服,姊張開雙腿跨坐在她公公的身上,


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她公公那雙看著自己雙乳的眼睛,


此時,看著翊雯姊姊照片的我,不自覺迷戀起她那精緻的瓜子臉,


仔細打量著照片裡每一個動作細節,徹底激發了我身為男人的情慾,


我開始幻想著姐姐粉嫩陰唇被公公強迫灌入白色濃稠的液體,


幻想著下一刻,照片沒有拍到的後續,


肯定是姊姊的公公在酣暢的運動許久之後,滿足的在她濕熱緊湊的深處爆發!


不過這時,我也注意到一個奇怪的地方,


為什麼會有這些照片?難道是姊的公公強姦她之後,拍慾照威脅她嗎?


難道這日記本中記載著什麼?


信手翻開日記本,只見在第一頁上面寫著這樣一句話,


「我第一次發現,原來愛一個人可以這樣的讓人迷茫,


讓人無措,讓人掙扎,最終還讓人願意嘗試借精生子。」


看完這段話,下一瞬間我似乎明白了,


或許是因為姊夫的生育能力有問題,所以姊姊才跟自己公公發生關係!


那,那為什麼要拍這些照片呢?


我仔細地看著日記本上的每一段話,想必最有可能解釋原因的就是這段了:


「怎麼能叫我做這樣的事情,已經委曲求全答應他跟他爸爸借精,


竟然還不相信我們,質疑我們根本沒辦事,要我拍照給他看?這樣合理嗎?


假如不相信我,何必要我做出如此齷齪的事情,徒增煩惱呢?」


看完這,真讓我大大吃驚,想不到借精生子的計畫還是姊夫提起的,


我真後悔翻看這一切,我恨不得把所有的東西都忘掉,可是卻根本做不到,


日記中的一字一句都不停的在我腦海中盤旋,噬咬著我無比疼痛的內心。


「吱~!」遠處傳來了家裡大門被推開的聲音,我反射地急速把日記塞回抽屜裡,


茫然的坐在電腦前假裝打報告,


隨著房門被緩緩推開了,翊雯姊的倩影出現在門口,


她望著我,語氣帶點驚訝地說著:[啟,,,啟佑,,,你怎麼在這?]


[我,,,我做報告,,,我電腦壞了,,,]我的神色略顯慌張,


姐姐似乎發覺不對勁,便走到我的身邊,眼神下意識地瞄了瞄放日記本的抽屜,


[你太過分了,為什麼翻人抽屜!]


就這樣我倆愣了半分鐘。


還未闔上的抽屜縫隙和桌上的一串鑰匙讓我百口莫辯,彷彿雕像一樣定在電腦桌前。


[啟佑,,,你看到了什麼!你看到了什麼!你看到了什麼?]


姐姐無比震驚,瞬間歇斯底里地拿起手上的包包就朝我身上猛打,


她咒罵著,用力地甩動手上的包包,恨不得將這個惱人的弟弟給當場殺死。


[為什麼要進來我房間!為什麼!為什麼!嗚嗚嗚,,,你全都看到了嗎?]


靠!怎麼會這樣?翊雯姊欲哭無淚,我看的也是哭笑不得,


誰也無法想象的到會有這樣的狀況,


約莫過了五分鐘,姐姐打累了,她從激動的情緒中喘息,頹然地坐倒在我身旁,


[就因為……就因為想要孩子……他們就可以叫我跟公公上床嗎……]姐姐的語調裡帶著濃濃的哭音。


[半年、半年……這半年來的婚姻生活完全變了調……]她痛泣,依偎在我的懷裡。


我大概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腦海裡出現的全都是姊夫和姊夫的爸爸逼姦我姊的畫面。


我無奈地瞅著她的側面,手無法避免地碰觸到翊雯姐姐滑膩細緻的肌膚,觸感很好,


說完全沒有感覺是騙人的,不過也僅止於此,畢竟是自己親生姐姐。


她的臉上掛著一粒粒滾落的淚珠,彷彿斷線的珍珠,對我泣訴了10多分鐘,


[婚姻一定要孩子嗎?婚姻一定要孩子嗎?還是我不夠迷人了嗎?啟佑……姐不夠迷人了嗎?]


她抬起臉看我,激動地逼問我。


[啟佑……姐不迷人了嗎?不……不迷人了嗎?為什麼你姊夫要這樣對我?]


姐姐執意要問出個答案,我趕緊回答,[沒…沒有……姐姐還是很迷人!]


姐姐眼神渙散地望著我,直勾勾地望著我,


[真的嗎?真……真的嗎?姐還很迷人?]她疑惑著,勉強擠出一個笑容。


[嗯!姐很迷人!]我挑挑眉。


[那這樣,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翊雯姐的眼神瀏覽過我的全身,有種詭異的感覺。


[幫什麼忙?姐,妳說說看。]


[幫我……幫我證明自己還是很迷人!弟……上……上我!弟……]她的臉飄上兩朵紅霞。


[我……我沒聽錯吧?姐!妳……妳說什麼?]


她再一次重複,[啟佑……啟佑……你上我好嗎……弟弟……能的話讓我懷孕更好!]


我不敢相信怎麼會有這麼荒謬的請求,[抱歉,姐,我幫不上妳的忙。]


[你可以的。]她望著我,眼裡有全豁出去的堅決。


[姐!妳知道妳在說什麼嗎?]我擰著眉。


[再清楚不過!]姐姐堅決地回答,並且繼續訴說:


[從交往開始到結婚以後,我對你姐夫百般順從,那又怎麼樣!沒有孩子對他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啟佑!你願意幫我嗎?]


[姐,我知道妳受了傷、痛了心,但是不應該賭氣行事,不要在情緒不穩定的情況下做出將來會後悔一輩子的事。]


[我不會後悔!反正他都能讓他爸上我了,你是我弟弟,你當然也能上我!你是肯還是不肯?]


我認為她根本就是在說氣話,我拒絕道:[姐!我不能!]


聽見我這樣說,她的眼神瑟縮了一下,有點難堪,不悅地對我說:


[是不是我不夠漂亮、身材不夠好,所以你不願意……?]


[好!既然你不肯幫我,那我去找別人,總會有人願意幫我!]她重重地道,轉身就要離去。


出去找男人?她的理智果然被怒火麻痺了,


我伸手去抓她的手,卻被她出其不意地撲倒在地上。


[姐!妳在做什麼?起來!]我沉聲道。


翊雯姐沒有回答,雜亂無章地在我的臉頰、頸項、胸膛上亂親一通,


僅隔著單薄衣物的嬌軀貼緊我的身體磨磨蹭蹭。


原本身上只穿一件無袖背心和一條短褲的我,根本無法阻絕兩人的肌膚相親,


我清楚地感受到她凝脂般滑潤的肌膚和女性的曲線,身體立即誠實地有了明顯的反應。


[姐!妳……妳在玩火!]


雖然我不願意,但翊雯姐還是把我身上的遮蔽一件一件褪去,


她纖細的雙手對我上下其手,一手撫摸著我粗曠的臉龐,另一隻手則用手指磨擦著我下體,


我雙腳拼命地想夾緊、閃躲她的挑逗,


但因為經過姐的愛撫後,陰莖充血變大,任憑我怎麼夾就是夾不緊。


慢慢地,慢慢地,經過她一再的愛撫,我的身體做出最誠實的反應,


我的陽具因為愛撫而流出大量的愛液,


接著,姐姐的嘴也跟著加入戰局,對著我的龜頭湊了過去,開始用她的舌頭在我龜頭上打轉,


開始又舔又吸,時而用手指搓揉我的睪丸,弄得我騷癢難耐,


[嗯!嗯啊!姐!噢嗚!姐!不……不可以啊!姐!噢!嗯…嗯!姐!]


我開始不自覺的浪叫了起來,想不到我的身體這麼不爭氣,


而我姐似乎像在品嚐美味似的把我龜頭冒出的淫液幾乎全部舔盡。


[不……不能這樣啊!姐!噢!噢嗚!姐!不……不要啊!]


[你的……比姐夫大很多!又比我公公硬很多!]


說著,姐姐將我的肉棒再次含入嘴裡,深深朝她喉嚨推進,


[嗯啊!姐!]


突然,龜頭的前端傳來關卡般的抵禦,


那股包覆的觸感瞬間從龜頭冠上傳至全身各處,


讓我頓時有說不出的刺激感傳向腦部,腦海一片空白,


我忍不住伸手按壓姐姐的後腦勺,讓自己的陽具更深入姐姐喉嚨深處,


[噢嗚!姐!好爽快!]


[嘔……嘔……咳!咳!咳!]


一陣難受使得姐姐連咳數聲,顫抖的唇吐出了我的陽具。


[姐……對……對不起……剛剛太舒服了……]


[嗯……沒關係!你覺得舒服就繼續享受!]


姐姐呼出的熱氣挑逗著我的陰毛,她的舌用著最邪佞的方式繼續描繪著我的龜頭輪廓,


然後恣意地吞嚥了我的淫液,使我龜頭暢遊在她的唇齒之間,教我無從拒絕,無法呼吸,


只能跟著她陷入於沉迷當中。


[噢嗚!姐!我……我羨慕起姐夫了!他好享受!]


[有什麼好羨慕!?你是我親弟弟,喜歡的話,我也可以讓你享受!]


我怔了下,有些恍惚,不經意瞥了翊雯姐姐及肩的髮,微抽口氣,心臟急遽地跳著,


拂了拂她的髮絲,在她耳邊低低地吐露著曖昧的話:


[姐,假如我可以娶妳的話,妳就不會被姐夫他們傷害了!姐,要是我們不是姐弟該有多好!]


翊雯姐的耳根子紅了,持續默默地替我口交。


我承認,這二十年來,和姐姐生活在一起,早在很久很久前就愛上了她,


一起長大的同時,也驚艷她美麗的蛻變,不知不覺間,對她,我也超越了弟弟應保持的單純心態,


常以純男性的眼光去看她,甚至無數次在電腦前意淫她—我的姐姐翊雯。


她好美,精緻脫俗的五官襯著白裡透紅的肌膚,一眼就能讓人驚艷,


只是長久以來,道德的伽鎖緊勒著我,忽略了對她的感情早已生變,


儘管難以置信,龜頭上溫暖的感覺正逐漸變得熾熱,


原本還算靈活的腦子也愈來愈紊亂,慢慢地遲鈍起來,無法思考。


[姐,起來,換我幫妳!]我沙啞的聲音大膽說道。


伸出手,我將姐姐扶起,近一百六十五公分的她有雙修長、勻稱的雙腿。


讓姐姐起身後,我跪在她白皙美腿前,細細地撫摸她凝脂般滑嫩的肌膚,


接著猿臂一展,我拉開翊雯姐姐的左腿,呵寵地揉了揉她的陰毛,忍不住俯身輕舔她敏感的下體。


[嗯啊!別……]姐姐的身子發出一陣陣戰慄,兩腿發抖了,就連嗓音也微顫。


我溫熱的舌心熨燙著姐的小穴口,讓她有些醺醺然,


[啊!啟佑……姐…好癢!別……別這樣……]


我的舌頭彷彿挾帶著熊熊的烈焰狠狠地燒進她的穴裡、心裡,


我以舌尖劃過每條姐姐陰部的縫隙,讓她微抽口氣,感覺心臟急遽地跳著,害羞地說不出話。


望著她緋紅的小臉和醺然的眸光,做為弟弟、做為男人有說不出的成就感!


[嗯!嗯啊!弟……弟……姐…姐好舒服……啟佑!姐好舒服!]


她忍不住伸手環抱住我的肩頭,陰部留戀得離不開我的唇,


我的舉動相當瘋狂,不能否認,


我吻是充滿慾望的,我簡直把姐姐當成一般女人擁著,熱吻著她的陰唇。


性愛的快感席捲了我倆的靈魂,淹沒了我們的知覺,罪惡感、道德感已拋諸腦後。


[啟佑……想……想上……想上姐姐了嗎?]


翊雯姐低頭看我,臉上露出一絲嬌羞,


雖然知道這是亂倫,自己不該這樣做,可是依著男性的本能、依著心意,我無法抗拒!


我想要發洩,我想要好好疼愛眼前這張美麗臉孔的主人,


於是我下意識的主動出擊,我以狂肆的動作脫掉了姐姐的上衣,將她往沙發上一推。


姐姐柔細的滑脂凝膚水濫濫地勾引著我,尤其那微微抖動的嬌美,更讓我亟欲一親芳澤,


我的唇馬上覆上了她的,以舌尖細細描繪她顫抖的唇瓣,直到欣賞夠了她眼底的嬌柔,便立刻改變攻勢,


以狂野之姿撬開她的小嘴,在裡頭狂肆掃動著。


這樣的親熱對於親生姐弟而言是種無可言喻的折磨……是種快意與害怕問的折磨,


我不知道姐弟在床上可以如此親密、如此貼近,這和女友親熱是完全不同的感覺。


掬起姐姐的小臉,我嘴角勾勒出一絲暢笑,眼裡燃起一片火海,我知道這已是我隱忍的極限,


[姐,讓我插妳!]說出這五個字的同時,我的龜頭已經青筋爆露抵在姐姐的穴口上,


姐姐倒抽口氣,接著,我就把那已經高高漲起無比堅硬的巨棒,用力貫入姐姐那溫暖的小蜜穴,挺身佔有了她。


[啊!弟!痛……真痛!弟……痛!慢點!你比姐夫大太多!慢點!弟弟……]


她的嗓音碎了,小手直抵在我胸前,


可男人在這時候哪能說停就停,我急遽狂熱地施展出我男性本色、我的雄性魅力,早將姐姐顫抖的話語丟在腦後。


[噢!好緊啊!姐!噢…噢…噢!姐……妳好緊!好緊啊!]


[呃!呃啊!輕點!啟佑!呃啊!] 翊雯姐咬緊唇,流下了淚。


看著她那香汗淋漓的俏臉,和那雙充滿了難受卻夾雜著渴望的雙眸,刺激著我的每道感官神經,


我的肉棒一次比一次猛烈的抽插著姐姐的蜜穴,


[噢嗚!姐!好舒服啊!姐!妳的穴好緊!好緊!夾得我好舒服!嗯!嗯!嗯啊……]


不顧姐姐的疼痛,我用力的挺著腰,使出全身的力量,衝擊著姐姐那黏糊糊的蜜洞。


[嗯!嗯!啊!啊!嗯……嗯……啊……啊……弟……我愛你!弟弟……]


姐姐一開始或許還有掙扎,但很快的就喪失了自己,沉溺在這第一次的情欲感受中,無法自拔,也忘了自己。


我的肉棒不斷地抽插著姐姐的小穴,龜頭前端也傳來姐姐的體溫,


她的溫柔、她的激情,讓我就這麼陷落進去。


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後悔,也不知道這樣對不對,只知道能和心愛的女人身心結合,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


我終於能夠明白,為什麼世人要阻止人們亂倫,因為亂倫真的會讓人陶醉,


陶醉在情慾、禁忌的刺激快感中,這是在男、女朋友身上找不到的。


我也好想坦率的說出,我好愛好愛姐姐,翊雯姐,我的親姐姐,我好愛好愛妳!好想每天和妳上床!


[啪啪啪……啪啪啪……]


我賣力地提著腰使勁的頂著,臀部像裝了馬達一般前後挺動,


胯間的兩顆大卵袋不斷拍打在姊的大腿根部,將那嬌嫩滑膩的肌膚撞出了兩塊紅痕。


一下又一下,我享受著龜頭前端刮弄姊姊陰道壁的快感,


舒麻的感受傳遍全身,感覺就像全身帶電一樣。


當我陽具插進去的時候,姐姐的整個陰唇被帶進,抽出的時候陰唇又被拉出,


陽具上全是白色的稠狀物,姐姐的胸也在我的抽插下上下晃動,


她頭微微後仰,閉著眼睛享受著我的抽插,


此刻也許姐姐真的把我當成了情人在滋潤她枯萎身心。


這樣操了幾分鐘後,我要高潮了,姊的小穴也一緊一緊的夾著我,


當下,龜頭麻酥的快感到了極限,彷彿在天際邊遊走,我的身子往下一沉大喊著:


[姊!我要射了!]


雖然把精液射進姊的穴裡是我的夢想,


但最後的一絲理智告訴我,我們生下的孩子可能會是畸形,


所以我拔出了陽具,一股一股的精液才射出,射滿姐姐的臉龐,


看著姊姊臉上布滿我的精液,那感覺太美妙,好像全世界都屬於我一樣,我是全世界最爽的男人。


大概過了幾分鐘姐姐才回過神,回過神後的她並沒有急著擦拭臉上的精液,


反倒是用嘴封上我的龜頭,就像做清潔一般來回舔舐我的龜頭、棒身以及卵袋。


[噢!嗯!好舒服!]我吃驚地哼著,在姊姊火熱略帶侵犯的口交下,


我的身體略帶僵硬,不可置信地看著翊雯姊姊嬌美的臉,顫抖的嗓音詢問著:


[姊,,,妳,,,妳都幫他們這樣?]


[他們?你說你姊夫跟我公公嗎?]


姊姊沒正面回答我的問題,淺笑著又將我的肉棒含進嘴裡,同時毫不在乎地吞下我在她口中的精液。


看著滿臉精液又替我口交的姊姊,我心裡異常複雜,


對於家中的事,她似乎選擇默默承受一切,決定忍受屈辱,不對旁人提起。


好吧,那我也不強人所難,我也沒再追問下去,我選擇把握當下,


翊雯姐姐已經是我的女人了,她的美不再是只能遠觀了,也可以隨我任意褻玩了。


想到這裡,我感覺下面又堅如鐵槍,硬得發疼了,


接著,我嘴角揚著壞笑,彷彿拉著自己的寵物一般拉著姐姐的的玉手,


抑制不住內心激動,將她再次壓倒在身下!


那天傍晚我們就這樣做了三次一直折騰到姊的公婆回到家,


每一次我都能讓她高潮不止一次,姊說這是她公公和姊夫辦不到的。


這次的深度接觸讓我們倆真的坦誠相待了一般,肆無忌憚,


我常要求姐姐下午在家不能穿衣服,我們都光著身體,想做的時候就做,


姊夫家人不在家時,我們就像夫妻,姊夫家人在家時,我們就是姊弟,


就這樣,姐姐被我滋潤的心情越來越好,


跟我聊天都是老公老公的叫。


時間久了,和姐姐做愛就像家常便飯,


姊也跟我描述了她跟姊夫、跟她公公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


就在前幾天跟姐姐做愛的時候,我問姐姐說能不能把我們的故事發到網路上,


姐姐同意了,姐姐說讓我們的事情讓大家知道沒關係,她說亂倫也是一種美得享受!


另外,我還拍了很多跟姐姐性交的慾照和錄像,


有一次回家跟我那感情很好的爸爸吃飯喝酒,


我還對他炫耀手機裡面的小黃片,我就拿出來我跟姐姐拍的,沒露臉那種給他看,


問他牛逼不,他還看得起勁,要我傳給他,殊不知我這操的是你的女兒啊,


真是刺激,真是變態!


以後如果反響好我會接著寫我跟姐姐更多刺激的故事!


甚至引導姐姐給我們的爸爸享受,就看大家想不想看我姊的父女亂倫大戲了!


翊雯 27歲


啟佑 20歲
================================================
首先交代一下背景,


我叫啟佑,今年20歲,大學三年級,學業成績相當差的我剛被前一所學校退學,


於是我報名了轉學考,考到了離家較遠的一所大學。


因該有很多人跟我一樣,為了省下住宿費、交通費,所以就近借住在親戚家,


而我有個大我7歲的親生姊姊,她叫翊雯,今年27歲結婚三年了,


姐姐、姊夫家就在我新學校不遠的地方,所以姐姐就邀我和他們一起住。


老實說,在我住進姐姐、姊夫家之前,我原本非常替姊姊感到開心,認為她找了一個好老公,


家庭聚會的時候,姐夫總是會在眾人面前誇姐姐,對姐姐表達愛意,讓大家都覺得他們很相愛。


姐夫是搞建築的,條件不錯,姐姐平時穿的都是名牌,看起來就像是個年輕的貴婦,


但是自從我住進姐姐家裡後,我發現並不是我們原來所看到的樣子,


姐夫經常不在家,在家也幾乎不跟姐姐說話,完全不像家庭聚會那樣說多愛她,讚美姐姐!


在跟姊夫其他家人接觸中,我無意間從字裡行間了解到,


他們似乎對姐姐有些抱怨,他們覺得姐姐結婚三年了,早該為他們家生個孩子延續香火才對,


可姐姐的肚皮卻遲遲沒有音訊,他們把錯都歸咎於姐姐。


姐姐怕家裡人知道會擔心,所以不曾跟娘家人提起,更不會在家庭聚會時傾訴在婆家的苦!


平時住在姊姊家,晚上就我、姊姊的公婆、姐姐在家,姐夫通常很晚才會回家,


晚上下了課,吃完飯,我就回房間自己玩手機、玩電腦,跟姐姐的溝通也不多,


姊姊頂多就是問問我吃飽喝足了嗎?問問我學校怎麼樣之類的!
================================================
至於今天要說的故事,要從半年前我的電腦壞掉說起,


隔天我必須繳交一個學期報告,這次我害怕重搗被退學的覆轍,


所以未經姐姐的同意,我利用下午她不在家的時間,使用她的電腦認真地做報告。


約莫40分鐘後,我被報告弄得頭昏腦脹,打算忙裡偷閒休息會兒,


於是我把玩著姊姊桌面上的公仔,東摸西摸桌上的呈設,


可這下,卻讓我意外發現一個天大的秘密,


首先,好奇的我發現姊姊電腦桌的一個抽屜鑰匙沒了,


因為電腦桌的抽屜鑰匙平時是掛在外面的,而且是那種拔出來就需要鎖上的類型,


所以看到這一幕,我下意識的就想,被鎖上了?裡面被藏了什麼東西?


我不由自主的左顧右盼,正巧看見姊姊床頭有一串鑰匙,


我有些好奇,隨即就拿起鑰匙嘗試,沒想到果真把抽屜打開了,


然而讓我失望的是,裡面除了一本日記本,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


當下我也沒有特別在意,只是想隨手拿出來翻翻,


可就在我拿出來的一瞬間,幾張照片突然從書的夾縫中掉了出來,落在地上。


我低頭看去,瞬間,我就再也離不開目光。


地上的照片上清晰的印著一對赤裸的男女火熱交媾的場面,


而其中那赤裸著雪白身體的女孩正是我的親生姐姐——翊雯。


但!但照片上的那個男的卻不是姊夫,而是有著一身老人斑、滿臉皺紋的老男人!


靠!這是怎麼回事?那,那老男人,那照片中的老男人竟也不是別人,是姊姊的公公啊!


我震驚地雙眼都直了,緊緊盯著照片,看著上面每一個細節。


第一張照片是從側面角度拍攝的浴室,


翊雯姊姊那無比雪白的胴體占滿了照片的左半邊,


照片上的她赤裸著身體跪在地上,雙手緊貼著她公公鬆垮的大腿,


而公公則一臉享受地站在姊的面前,陽具毫不客氣地放在姊嘴裡,


畫面上的場景是那麼清晰而淫蕩,我簡直可以想像當時的場景,


純潔而無辜的翊雯姐姐身處異鄉,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慘遭年邁而齷齪的公公給逼姦,


我想像著姊姊屈辱的迎接著淫魔公公肆意地在她身上凌辱,


甚至毫不憐香惜玉的一次次在她喉嚨深處噴射出一股股亂倫的種子。


雖然這畫面上的女孩是我的親姊姊——翊雯,


但,想著這一切,我的內心一股慾望還是突然地沖天而起,小弟弟忍不住硬了起來。


這,這是怎麼回事呢?我強忍著慾望,低頭撿起照片,近距離看,卻給我更加強烈的衝擊感。


第二張照片,翊雯姊白嫩的身體無比清楚的展現在我眼前,


我才發現,原來姊姊那衣服包裹下的肉體,是如此的誘人,


照片中,翊雯姊如狗一樣趴在床上,用小臂和膝蓋支撐著身體,


白嫩的臀部誘人的高高撅著,正對著鏡頭,


於此同時她那掛著淚水的面龐也正回過頭來,用迷離的眼神看著自己公公。


圖片很清晰,可以清楚的看到姊姊身下垂著的雪白飽滿的乳房,


一半正壓在床榻上,她修長的玉腿跪著,分開成六十度角,


兩片嬌嫩如小花瓣一樣的粉唇已經被操得紅通通的,


看來已經經過男人長時間的折磨。


第三張照片,姊姊纖纖雙手撐在男人肩膀上,


男人一手捏著姊的乳頭,一手揉著她的軟嫩白乳,想必是在感受那份熾熱,那份心跳,


圖片中,分不出誰被誰征服,姊張開雙腿跨坐在她公公的身上,


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她公公那雙看著自己雙乳的眼睛,


此時,看著翊雯姊姊照片的我,不自覺迷戀起她那精緻的瓜子臉,


仔細打量著照片裡每一個動作細節,徹底激發了我身為男人的情慾,


我開始幻想著姐姐粉嫩陰唇被公公強迫灌入白色濃稠的液體,


幻想著下一刻,照片沒有拍到的後續,


肯定是姊姊的公公在酣暢的運動許久之後,滿足的在她濕熱緊湊的深處爆發!


不過這時,我也注意到一個奇怪的地方,


為什麼會有這些照片?難道是姊的公公強姦她之後,拍慾照威脅她嗎?


難道這日記本中記載著什麼?


信手翻開日記本,只見在第一頁上面寫著這樣一句話,


「我第一次發現,原來愛一個人可以這樣的讓人迷茫,


讓人無措,讓人掙扎,最終還讓人願意嘗試借精生子。」


看完這段話,下一瞬間我似乎明白了,


或許是因為姊夫的生育能力有問題,所以姊姊才跟自己公公發生關係!


那,那為什麼要拍這些照片呢?


我仔細地看著日記本上的每一段話,想必最有可能解釋原因的就是這段了:


「怎麼能叫我做這樣的事情,已經委曲求全答應他跟他爸爸借精,


竟然還不相信我們,質疑我們根本沒辦事,要我拍照給他看?這樣合理嗎?


假如不相信我,何必要我做出如此齷齪的事情,徒增煩惱呢?」


看完這,真讓我大大吃驚,想不到借精生子的計畫還是姊夫提起的,


我真後悔翻看這一切,我恨不得把所有的東西都忘掉,可是卻根本做不到,


日記中的一字一句都不停的在我腦海中盤旋,噬咬著我無比疼痛的內心。


「吱~!」遠處傳來了家裡大門被推開的聲音,我反射地急速把日記塞回抽屜裡,


茫然的坐在電腦前假裝打報告,


隨著房門被緩緩推開了,翊雯姊的倩影出現在門口,


她望著我,語氣帶點驚訝地說著:[啟,,,啟佑,,,你怎麼在這?]


[我,,,我做報告,,,我電腦壞了,,,]我的神色略顯慌張,


姐姐似乎發覺不對勁,便走到我的身邊,眼神下意識地瞄了瞄放日記本的抽屜,


[你太過分了,為什麼翻人抽屜!]


就這樣我倆愣了半分鐘。


還未闔上的抽屜縫隙和桌上的一串鑰匙讓我百口莫辯,彷彿雕像一樣定在電腦桌前。


[啟佑,,,你看到了什麼!你看到了什麼!你看到了什麼?]


姐姐無比震驚,瞬間歇斯底里地拿起手上的包包就朝我身上猛打,


她咒罵著,用力地甩動手上的包包,恨不得將這個惱人的弟弟給當場殺死。


[為什麼要進來我房間!為什麼!為什麼!嗚嗚嗚,,,你全都看到了嗎?]


靠!怎麼會這樣?翊雯姊欲哭無淚,我看的也是哭笑不得,


誰也無法想象的到會有這樣的狀況,


約莫過了五分鐘,姐姐打累了,她從激動的情緒中喘息,頹然地坐倒在我身旁,


[就因為……就因為想要孩子……他們就可以叫我跟公公上床嗎……]姐姐的語調裡帶著濃濃的哭音。


[半年、半年……這半年來的婚姻生活完全變了調……]她痛泣,依偎在我的懷裡。


我大概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腦海裡出現的全都是姊夫和姊夫的爸爸逼姦我姊的畫面。


我無奈地瞅著她的側面,手無法避免地碰觸到翊雯姐姐滑膩細緻的肌膚,觸感很好,


說完全沒有感覺是騙人的,不過也僅止於此,畢竟是自己親生姐姐。


她的臉上掛著一粒粒滾落的淚珠,彷彿斷線的珍珠,對我泣訴了10多分鐘,


[婚姻一定要孩子嗎?婚姻一定要孩子嗎?還是我不夠迷人了嗎?啟佑……姐不夠迷人了嗎?]


她抬起臉看我,激動地逼問我。


[啟佑……姐不迷人了嗎?不……不迷人了嗎?為什麼你姊夫要這樣對我?]


姐姐執意要問出個答案,我趕緊回答,[沒…沒有……姐姐還是很迷人!]


姐姐眼神渙散地望著我,直勾勾地望著我,


[真的嗎?真……真的嗎?姐還很迷人?]她疑惑著,勉強擠出一個笑容。


[嗯!姐很迷人!]我挑挑眉。


[那這樣,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翊雯姐的眼神瀏覽過我的全身,有種詭異的感覺。


[幫什麼忙?姐,妳說說看。]


[幫我……幫我證明自己還是很迷人!弟……上……上我!弟……]她的臉飄上兩朵紅霞。


[我……我沒聽錯吧?姐!妳……妳說什麼?]


她再一次重複,[啟佑……啟佑……你上我好嗎……弟弟……能的話讓我懷孕更好!]


我不敢相信怎麼會有這麼荒謬的請求,[抱歉,姐,我幫不上妳的忙。]


[你可以的。]她望著我,眼裡有全豁出去的堅決。


[姐!妳知道妳在說什麼嗎?]我擰著眉。


[再清楚不過!]姐姐堅決地回答,並且繼續訴說:


[從交往開始到結婚以後,我對你姐夫百般順從,那又怎麼樣!沒有孩子對他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啟佑!你願意幫我嗎?]


[姐,我知道妳受了傷、痛了心,但是不應該賭氣行事,不要在情緒不穩定的情況下做出將來會後悔一輩子的事。]


[我不會後悔!反正他都能讓他爸上我了,你是我弟弟,你當然也能上我!你是肯還是不肯?]


我認為她根本就是在說氣話,我拒絕道:[姐!我不能!]


聽見我這樣說,她的眼神瑟縮了一下,有點難堪,不悅地對我說:


[是不是我不夠漂亮、身材不夠好,所以你不願意……?]


[好!既然你不肯幫我,那我去找別人,總會有人願意幫我!]她重重地道,轉身就要離去。


出去找男人?她的理智果然被怒火麻痺了,


我伸手去抓她的手,卻被她出其不意地撲倒在地上。


[姐!妳在做什麼?起來!]我沉聲道。


翊雯姐沒有回答,雜亂無章地在我的臉頰、頸項、胸膛上亂親一通,


僅隔著單薄衣物的嬌軀貼緊我的身體磨磨蹭蹭。


原本身上只穿一件無袖背心和一條短褲的我,根本無法阻絕兩人的肌膚相親,


我清楚地感受到她凝脂般滑潤的肌膚和女性的曲線,身體立即誠實地有了明顯的反應。


[姐!妳……妳在玩火!]


雖然我不願意,但翊雯姐還是把我身上的遮蔽一件一件褪去,


她纖細的雙手對我上下其手,一手撫摸著我粗曠的臉龐,另一隻手則用手指磨擦著我下體,


我雙腳拼命地想夾緊、閃躲她的挑逗,


但因為經過姐的愛撫後,陰莖充血變大,任憑我怎麼夾就是夾不緊。


慢慢地,慢慢地,經過她一再的愛撫,我的身體做出最誠實的反應,


我的陽具因為愛撫而流出大量的愛液,


接著,姐姐的嘴也跟著加入戰局,對著我的龜頭湊了過去,開始用她的舌頭在我龜頭上打轉,


開始又舔又吸,時而用手指搓揉我的睪丸,弄得我騷癢難耐,


[嗯!嗯啊!姐!噢嗚!姐!不……不可以啊!姐!噢!嗯…嗯!姐!]


我開始不自覺的浪叫了起來,想不到我的身體這麼不爭氣,


而我姐似乎像在品嚐美味似的把我龜頭冒出的淫液幾乎全部舔盡。


[不……不能這樣啊!姐!噢!噢嗚!姐!不……不要啊!]


[你的……比姐夫大很多!又比我公公硬很多!]


說著,姐姐將我的肉棒再次含入嘴裡,深深朝她喉嚨推進,


[嗯啊!姐!]


突然,龜頭的前端傳來關卡般的抵禦,


那股包覆的觸感瞬間從龜頭冠上傳至全身各處,


讓我頓時有說不出的刺激感傳向腦部,腦海一片空白,


我忍不住伸手按壓姐姐的後腦勺,讓自己的陽具更深入姐姐喉嚨深處,


[噢嗚!姐!好爽快!]


[嘔……嘔……咳!咳!咳!]


一陣難受使得姐姐連咳數聲,顫抖的唇吐出了我的陽具。


[姐……對……對不起……剛剛太舒服了……]


[嗯……沒關係!你覺得舒服就繼續享受!]


姐姐呼出的熱氣挑逗著我的陰毛,她的舌用著最邪佞的方式繼續描繪著我的龜頭輪廓,


然後恣意地吞嚥了我的淫液,使我龜頭暢遊在她的唇齒之間,教我無從拒絕,無法呼吸,


只能跟著她陷入於沉迷當中。


[噢嗚!姐!我……我羨慕起姐夫了!他好享受!]


[有什麼好羨慕!?你是我親弟弟,喜歡的話,我也可以讓你享受!]


我怔了下,有些恍惚,不經意瞥了翊雯姐姐及肩的髮,微抽口氣,心臟急遽地跳著,


拂了拂她的髮絲,在她耳邊低低地吐露著曖昧的話:


[姐,假如我可以娶妳的話,妳就不會被姐夫他們傷害了!姐,要是我們不是姐弟該有多好!]


翊雯姐的耳根子紅了,持續默默地替我口交。


我承認,這二十年來,和姐姐生活在一起,早在很久很久前就愛上了她,


一起長大的同時,也驚艷她美麗的蛻變,不知不覺間,對她,我也超越了弟弟應保持的單純心態,


常以純男性的眼光去看她,甚至無數次在電腦前意淫她—我的姐姐翊雯。


她好美,精緻脫俗的五官襯著白裡透紅的肌膚,一眼就能讓人驚艷,


只是長久以來,道德的伽鎖緊勒著我,忽略了對她的感情早已生變,


儘管難以置信,龜頭上溫暖的感覺正逐漸變得熾熱,


原本還算靈活的腦子也愈來愈紊亂,慢慢地遲鈍起來,無法思考。


[姐,起來,換我幫妳!]我沙啞的聲音大膽說道。


伸出手,我將姐姐扶起,近一百六十五公分的她有雙修長、勻稱的雙腿。


讓姐姐起身後,我跪在她白皙美腿前,細細地撫摸她凝脂般滑嫩的肌膚,


接著猿臂一展,我拉開翊雯姐姐的左腿,呵寵地揉了揉她的陰毛,忍不住俯身輕舔她敏感的下體。


[嗯啊!別……]姐姐的身子發出一陣陣戰慄,兩腿發抖了,就連嗓音也微顫。


我溫熱的舌心熨燙著姐的小穴口,讓她有些醺醺然,


[啊!啟佑……姐…好癢!別……別這樣……]


我的舌頭彷彿挾帶著熊熊的烈焰狠狠地燒進她的穴裡、心裡,


我以舌尖劃過每條姐姐陰部的縫隙,讓她微抽口氣,感覺心臟急遽地跳著,害羞地說不出話。


望著她緋紅的小臉和醺然的眸光,做為弟弟、做為男人有說不出的成就感!


[嗯!嗯啊!弟……弟……姐…姐好舒服……啟佑!姐好舒服!]


她忍不住伸手環抱住我的肩頭,陰部留戀得離不開我的唇,


我的舉動相當瘋狂,不能否認,


我吻是充滿慾望的,我簡直把姐姐當成一般女人擁著,熱吻著她的陰唇。


性愛的快感席捲了我倆的靈魂,淹沒了我們的知覺,罪惡感、道德感已拋諸腦後。


[啟佑……想……想上……想上姐姐了嗎?]


翊雯姐低頭看我,臉上露出一絲嬌羞,


雖然知道這是亂倫,自己不該這樣做,可是依著男性的本能、依著心意,我無法抗拒!


我想要發洩,我想要好好疼愛眼前這張美麗臉孔的主人,


於是我下意識的主動出擊,我以狂肆的動作脫掉了姐姐的上衣,將她往沙發上一推。


姐姐柔細的滑脂凝膚水濫濫地勾引著我,尤其那微微抖動的嬌美,更讓我亟欲一親芳澤,


我的唇馬上覆上了她的,以舌尖細細描繪她顫抖的唇瓣,直到欣賞夠了她眼底的嬌柔,便立刻改變攻勢,


以狂野之姿撬開她的小嘴,在裡頭狂肆掃動著。


這樣的親熱對於親生姐弟而言是種無可言喻的折磨……是種快意與害怕問的折磨,


我不知道姐弟在床上可以如此親密、如此貼近,這和女友親熱是完全不同的感覺。


掬起姐姐的小臉,我嘴角勾勒出一絲暢笑,眼裡燃起一片火海,我知道這已是我隱忍的極限,


[姐,讓我插妳!]說出這五個字的同時,我的龜頭已經青筋爆露抵在姐姐的穴口上,


姐姐倒抽口氣,接著,我就把那已經高高漲起無比堅硬的巨棒,用力貫入姐姐那溫暖的小蜜穴,挺身佔有了她。


[啊!弟!痛……真痛!弟……痛!慢點!你比姐夫大太多!慢點!弟弟……]


她的嗓音碎了,小手直抵在我胸前,


可男人在這時候哪能說停就停,我急遽狂熱地施展出我男性本色、我的雄性魅力,早將姐姐顫抖的話語丟在腦後。


[噢!好緊啊!姐!噢…噢…噢!姐……妳好緊!好緊啊!]


[呃!呃啊!輕點!啟佑!呃啊!] 翊雯姐咬緊唇,流下了淚。


看著她那香汗淋漓的俏臉,和那雙充滿了難受卻夾雜著渴望的雙眸,刺激著我的每道感官神經,


我的肉棒一次比一次猛烈的抽插著姐姐的蜜穴,


[噢嗚!姐!好舒服啊!姐!妳的穴好緊!好緊!夾得我好舒服!嗯!嗯!嗯啊……]


不顧姐姐的疼痛,我用力的挺著腰,使出全身的力量,衝擊著姐姐那黏糊糊的蜜洞。


[嗯!嗯!啊!啊!嗯……嗯……啊……啊……弟……我愛你!弟弟……]


姐姐一開始或許還有掙扎,但很快的就喪失了自己,沉溺在這第一次的情欲感受中,無法自拔,也忘了自己。


我的肉棒不斷地抽插著姐姐的小穴,龜頭前端也傳來姐姐的體溫,


她的溫柔、她的激情,讓我就這麼陷落進去。


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後悔,也不知道這樣對不對,只知道能和心愛的女人身心結合,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


我終於能夠明白,為什麼世人要阻止人們亂倫,因為亂倫真的會讓人陶醉,


陶醉在情慾、禁忌的刺激快感中,這是在男、女朋友身上找不到的。


我也好想坦率的說出,我好愛好愛姐姐,翊雯姐,我的親姐姐,我好愛好愛妳!好想每天和妳上床!


[啪啪啪……啪啪啪……]


我賣力地提著腰使勁的頂著,臀部像裝了馬達一般前後挺動,


胯間的兩顆大卵袋不斷拍打在姊的大腿根部,將那嬌嫩滑膩的肌膚撞出了兩塊紅痕。


一下又一下,我享受著龜頭前端刮弄姊姊陰道壁的快感,


舒麻的感受傳遍全身,感覺就像全身帶電一樣。


當我陽具插進去的時候,姐姐的整個陰唇被帶進,抽出的時候陰唇又被拉出,


陽具上全是白色的稠狀物,姐姐的胸也在我的抽插下上下晃動,


她頭微微後仰,閉著眼睛享受著我的抽插,


此刻也許姐姐真的把我當成了情人在滋潤她枯萎身心。


這樣操了幾分鐘後,我要高潮了,姊的小穴也一緊一緊的夾著我,


當下,龜頭麻酥的快感到了極限,彷彿在天際邊遊走,我的身子往下一沉大喊著:


[姊!我要射了!]


雖然把精液射進姊的穴裡是我的夢想,


但最後的一絲理智告訴我,我們生下的孩子可能會是畸形,


所以我拔出了陽具,一股一股的精液才射出,射滿姐姐的臉龐,


看著姊姊臉上布滿我的精液,那感覺太美妙,好像全世界都屬於我一樣,我是全世界最爽的男人。


大概過了幾分鐘姐姐才回過神,回過神後的她並沒有急著擦拭臉上的精液,


反倒是用嘴封上我的龜頭,就像做清潔一般來回舔舐我的龜頭、棒身以及卵袋。


[噢!嗯!好舒服!]我吃驚地哼著,在姊姊火熱略帶侵犯的口交下,


我的身體略帶僵硬,不可置信地看著翊雯姊姊嬌美的臉,顫抖的嗓音詢問著:


[姊,,,妳,,,妳都幫他們這樣?]


[他們?你說你姊夫跟我公公嗎?]


姊姊沒正面回答我的問題,淺笑著又將我的肉棒含進嘴裡,同時毫不在乎地吞下我在她口中的精液。


看著滿臉精液又替我口交的姊姊,我心裡異常複雜,


對於家中的事,她似乎選擇默默承受一切,決定忍受屈辱,不對旁人提起。


好吧,那我也不強人所難,我也沒再追問下去,我選擇把握當下,


翊雯姐姐已經是我的女人了,她的美不再是只能遠觀了,也可以隨我任意褻玩了。


想到這裡,我感覺下面又堅如鐵槍,硬得發疼了,


接著,我嘴角揚著壞笑,彷彿拉著自己的寵物一般拉著姐姐的的玉手,


抑制不住內心激動,將她再次壓倒在身下!


那天傍晚我們就這樣做了三次一直折騰到姊的公婆回到家,


每一次我都能讓她高潮不止一次,姊說這是她公公和姊夫辦不到的。


這次的深度接觸讓我們倆真的坦誠相待了一般,肆無忌憚,


我常要求姐姐下午在家不能穿衣服,我們都光著身體,想做的時候就做,


姊夫家人不在家時,我們就像夫妻,姊夫家人在家時,我們就是姊弟,


就這樣,姐姐被我滋潤的心情越來越好,


跟我聊天都是老公老公的叫。


時間久了,和姐姐做愛就像家常便飯,


姊也跟我描述了她跟姊夫、跟她公公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


就在前幾天跟姐姐做愛的時候,我問姐姐說能不能把我們的故事發到網路上,


姐姐同意了,姐姐說讓我們的事情讓大家知道沒關係,她說亂倫也是一種美得享受!


另外,我還拍了很多跟姐姐性交的慾照和錄像,


有一次回家跟我那感情很好的爸爸吃飯喝酒,


我還對他炫耀手機裡面的小黃片,我就拿出來我跟姐姐拍的,沒露臉那種給他看,


問他牛逼不,他還看得起勁,要我傳給他,殊不知我這操的是你的女兒啊,


真是刺激,真是變態!


以後如果反響好我會接著寫我跟姐姐更多刺激的故事!


甚至引導姐姐給我們的爸爸享受,就看大家想不想看我姊的父女亂倫大戲了!


犀利士每日錠5mg

熱買推薦 HOT

    猜你喜歡

犀利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