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犀利士 > 成人文學大全 > 人妻少婦 > 裸奔

裸奔



印度威而鋼



超級犀利士送2顆試效果


石鎮川是個有妻室的人,由於和一個舞女同居,被他的老婆當場抓到了,他哀求再三寫了悔過書才算了事。


舞女于紫琴被石太太打了兩耳光,也只有認了。


這是半月前的事。


今天石太太說:「鎮川,明天我要回娘家住一星期,你可別走私啊!」


「放心吧!太太,上次被妳的兩個耳光打散了,我現在就是想走私也沒有對象了。」


「反正跟你打個招呼,再被我抓到可有你好看…」


石太太走後,石鎮川果然老實,但第三天同事生日,三五個人提議吃了蛋糕到舞廳玩玩。


這一玩又遇見了石鎮川的老相好于紫琴,自然一拍即合。


這天晚上,忽然有人敲紫琴的門。


「誰呀?」于紫琴赤身裸體在門內問著。


「快開門,我知道石鎮川在裡面,快點開門。」


屋內亂成一團,石太太在外猛打門。


她到娘家不過是一次考驗,第一天她不回第二天也不回來,她想丈夫再走私必從第三天開始。


狼到天邊吃肉,狗到天邊吃屎,她想他不會那麼老實,果然被她料中。


很久之後門了開,石太太衝進來到處搜尋。


「石太太,妳這是幹什麼?」


「幹什麼?妳裝什麼蒜?」


「石太太,三更半夜,妳闖入民家,我要告妳妨害自由。」


「妳也有資格告我?哼!等我找到了證據,我會告妳。」


「妳找吧!」于紫琴冷笑:「石太太,要是妳找不到證據呢?」


她發現茶几上的煙灰缸內有四個煙蒂,似乎是總統牌,她丈夫正是吸這種牌子的。所以她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再說要是屋中沒有鬼,她為什麼這麼久才開門,而她看來又不像剛睡醒的樣子。


石太太大聲說:「我要是找不到,隨妳怎麼對付我都成。」


「石太太,這話可是妳說的?」


「不錯,我絕不反悔。」


「妳要是找不到證據,妳首先向我道歉,然後脫光衣服給我死出去。」


「好!一句話。」


於是石太太開始搜。她相信丈夫在這兒,而且看看床上情況,不久之前他們一定幹過那事,但她就是找不到。相信她每個地方都搜了,足有四十分鐘之久。


「奇怪,怎麼會沒有?」


「沒有就是沒有。」于紫琴臉色一沉說:「石太太,向我道歉。」


「不!我還要找。」

「不必找了,就是老鼠藏在這裡,也逃不過這種搜查的。」


「好!我向妳道歉,對不起妳。」


于紫琴要報兩個耳光之仇,說:「石太太脫衣服。」


「于紫琴,妳別拿雞毛當令箭,我不過和妳開開玩笑罷!」


「開玩笑?誰和妳開玩笑,妳以為可以隨隨便便半夜跑到人家家中亂搜一通?妳算什麼東西?」


「妳敢罵人?」


「我罵妳又怎麼樣?妳要是不脫我就宰了妳…」她抓起一把雪亮的水果刀指著石太太。


「于紫琴,這可不是開玩笑啊!」


「妳不脫?」


于紫琴的刀尖已抵在她的頸子上,石太太一看她的臉色不由涼了半截。脫衣服和一條命相比,脫就微不足道了。


「我只給妳一分鐘,只要過一秒我就戮妳兩刀。」


「兩…兩刀?」


「不錯,不多不少在妳臉上劃個十字。」


「好…好,我脫…我這就脫…」這比戮她十刀還懼怕,石太太連忙說。


她真的脫了,剩下內衣褲她想不脫了,于紫琴一瞪眼,她只好脫光,其實石太太的身材比舞女于紫琴更好呢。


她開了公寓門,石太太奔出去,她才將她的衣服往樓梯下一丟。有的衣服落到底樓去了,於是于紫琴大笑著。


但是,就在這時只聞「卜通」一聲,于紫琴連忙關上門奔入儲藏室一看,不由大驚了。原來石鎮川的確在此,被她藏在這壁櫃中。


這壁櫃門做得很特別,不用手敲它,在外面一點也看不出是個壁櫃,而且壁櫃門處還放個破衣架。


她把石鎮川藏在這壁櫃中。第一、這櫃門密封,在外看不出有門。其次、這壁櫃又不在臥室內,況且這儲藏室又是蛛網塵封。所以石太太就大致看看就算了。


正因為這壁門太緊,密不通風,石鎮川在內藏了將近一個小時,早已感到窒息透不過氣來了。但他又不敢呼叫或敲門,故他昏厥時就倒向櫃外了。


于紫琴一看人沒氣了,慌了手腳大聲叫:「鎮川…鎮川…快醒醒…你可不能死啊…」


石太太赤身裸體奔下樓找衣服,自然會被人看到,當她找到內衣褲時,已被兩個男人看到了。


「看什麼?沒看過?」


二個男人本是呆呆地欣賞,見她罵人,二人即大笑起來。


「笑什麼?你們的母親就是這樣。」


把所有的衣服穿上之後,她並沒離開反而又上了樓。她總認為,石鎮川是在于紫琴房內,所以她要在她門外偷聽,要是石鎮川在內,此刻該現形了。


那知就聽到室內大哭大叫正是于紫琴的聲音。


「鎮川…快醒醒…鎮川…鎮川啊…這怎麼辦…」


「石鎮川怎麼啦?」


石太太此刻是恨透了丈夫,因為他果然在內,卻害她被逼脫光出醜。


「莫非石鎮川樂極生悲,脫陽而死了?」


石太太正要敲門,那知門自動開了。


于紫琴慌慌張張要找人急救,乍見石太太震動了一下說:「石太太,快來看看鎮川…」


「鎮川怎麼呢?」


「他…他沒有氣了…」


石太太到儲藏室一看,石鎮川躺地上只穿汗短褲,但他已張開眼睛。


這一下局面就完全變了。


石鎮川看看自己老婆,半天說不出半句話,其實說什麼也沒用了。


于紫琴更不停地搓手:「石太太!我…我承認錯了…妳把他帶回去…我以後永遠也不再和他來往了…」


「帶回去?說得這麼輕鬆?」石太太取來那柄水果刀,一字字地說:「騷貨,妳也給我脫。」


「石太太,饒了我吧!」


「妳不脫是不是?」


「石太太,我保證不再和他來往就是了。」


「脫!」刀子在于紫琴胸口畫了一道,她說:「我也給妳三分鐘,超過一秒我就在妳臉上畫個十字。」


人要是理屈氣就不壯,她不脫是不可能的。像她這一行要是臉上有個十字那就完了,於是她也脫光。


石太太拿著她的衣服,開了公寓門。


那知,剛才那二個人又站在門外,原來他們見石太太穿了衣服又上了樓,知道還有好戲看。


他們見石太太進入了于紫琴的公寓內,聽到爭吵聲後他們當然不肯走。這時發現又是一個裸體女人走出來,不由大嘆眼福不淺,而且發現不是剛才那個女人。


石太太把她的衣服在樓上梯口處往樓下一丟,自那梯縫處落下,可以落到最下一層。於是于紫琴就光著身往下跑。


這次看見的人就多了,有人大叫裸奔,女人齊叫「妖精」,因為這公寓中的人大多知道她是個舞女。


由於石太太大叫大笑,人就越來越多,等她穿好了衣服,公寓門外已集中了卅多個人。


石鎮川早已趁機溜了。


當她奔上樓時,石太太也已經走了。


最後剩下那二個有「眼福」的男人。


甲說:「老兄,像這種事,百年難得一見。」


「這叫做來得早不如來得巧,你以為那個三圍比較標準?」


甲攤攤手說:「老兄,在那緊要關頭,這雙眼睛那有時間去看三圍呢?」


二人相視大笑而去。


而石鎮川和他的太太,雙方終於協議離了婚,而男方還付給女方一筆不少的贍養費呢!


石鎮川是個有妻室的人,由於和一個舞女同居,被他的老婆當場抓到了,他哀求再三寫了悔過書才算了事。


舞女于紫琴被石太太打了兩耳光,也只有認了。


這是半月前的事。


今天石太太說:「鎮川,明天我要回娘家住一星期,你可別走私啊!」


「放心吧!太太,上次被妳的兩個耳光打散了,我現在就是想走私也沒有對象了。」


「反正跟你打個招呼,再被我抓到可有你好看…」


石太太走後,石鎮川果然老實,但第三天同事生日,三五個人提議吃了蛋糕到舞廳玩玩。


這一玩又遇見了石鎮川的老相好于紫琴,自然一拍即合。


這天晚上,忽然有人敲紫琴的門。


「誰呀?」于紫琴赤身裸體在門內問著。


「快開門,我知道石鎮川在裡面,快點開門。」


屋內亂成一團,石太太在外猛打門。


她到娘家不過是一次考驗,第一天她不回第二天也不回來,她想丈夫再走私必從第三天開始。


狼到天邊吃肉,狗到天邊吃屎,她想他不會那麼老實,果然被她料中。


很久之後門了開,石太太衝進來到處搜尋。


「石太太,妳這是幹什麼?」


「幹什麼?妳裝什麼蒜?」


「石太太,三更半夜,妳闖入民家,我要告妳妨害自由。」


「妳也有資格告我?哼!等我找到了證據,我會告妳。」


「妳找吧!」于紫琴冷笑:「石太太,要是妳找不到證據呢?」


她發現茶几上的煙灰缸內有四個煙蒂,似乎是總統牌,她丈夫正是吸這種牌子的。所以她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再說要是屋中沒有鬼,她為什麼這麼久才開門,而她看來又不像剛睡醒的樣子。


石太太大聲說:「我要是找不到,隨妳怎麼對付我都成。」


「石太太,這話可是妳說的?」


「不錯,我絕不反悔。」


「妳要是找不到證據,妳首先向我道歉,然後脫光衣服給我死出去。」


「好!一句話。」


於是石太太開始搜。她相信丈夫在這兒,而且看看床上情況,不久之前他們一定幹過那事,但她就是找不到。相信她每個地方都搜了,足有四十分鐘之久。


「奇怪,怎麼會沒有?」


「沒有就是沒有。」于紫琴臉色一沉說:「石太太,向我道歉。」


「不!我還要找。」


「不必找了,就是老鼠藏在這裡,也逃不過這種搜查的。」


「好!我向妳道歉,對不起妳。」


于紫琴要報兩個耳光之仇,說:「石太太脫衣服。」


「于紫琴,妳別拿雞毛當令箭,我不過和妳開開玩笑罷!」


「開玩笑?誰和妳開玩笑,妳以為可以隨隨便便半夜跑到人家家中亂搜一通?妳算什麼東西?」


「妳敢罵人?」


「我罵妳又怎麼樣?妳要是不脫我就宰了妳…」她抓起一把雪亮的水果刀指著石太太。


「于紫琴,這可不是開玩笑啊!」


「妳不脫?」


于紫琴的刀尖已抵在她的頸子上,石太太一看她的臉色不由涼了半截。脫衣服和一條命相比,脫就微不足道了。


「我只給妳一分鐘,只要過一秒我就戮妳兩刀。」


「兩…兩刀?」


「不錯,不多不少在妳臉上劃個十字。」


「好…好,我脫…我這就脫…」這比戮她十刀還懼怕,石太太連忙說。


她真的脫了,剩下內衣褲她想不脫了,于紫琴一瞪眼,她只好脫光,其實石太太的身材比舞女于紫琴更好呢。


她開了公寓門,石太太奔出去,她才將她的衣服往樓梯下一丟。有的衣服落到底樓去了,於是于紫琴大笑著。


但是,就在這時只聞「卜通」一聲,于紫琴連忙關上門奔入儲藏室一看,不由大驚了。原來石鎮川的確在此,被她藏在這壁櫃中。


這壁櫃門做得很特別,不用手敲它,在外面一點也看不出是個壁櫃,而且壁櫃門處還放個破衣架。


她把石鎮川藏在這壁櫃中。第一、這櫃門密封,在外看不出有門。其次、這壁櫃又不在臥室內,況且這儲藏室又是蛛網塵封。所以石太太就大致看看就算了。


正因為這壁門太緊,密不通風,石鎮川在內藏了將近一個小時,早已感到窒息透不過氣來了。但他又不敢呼叫或敲門,故他昏厥時就倒向櫃外了。


于紫琴一看人沒氣了,慌了手腳大聲叫:「鎮川…鎮川…快醒醒…你可不能死啊…」


石太太赤身裸體奔下樓找衣服,自然會被人看到,當她找到內衣褲時,已被兩個男人看到了。


「看什麼?沒看過?」


二個男人本是呆呆地欣賞,見她罵人,二人即大笑起來。


「笑什麼?你們的母親就是這樣。」


把所有的衣服穿上之後,她並沒離開反而又上了樓。她總認為,石鎮川是在于紫琴房內,所以她要在她門外偷聽,要是石鎮川在內,此刻該現形了。


那知就聽到室內大哭大叫正是于紫琴的聲音。


「鎮川…快醒醒…鎮川…鎮川啊…這怎麼辦…」


「石鎮川怎麼啦?」


石太太此刻是恨透了丈夫,因為他果然在內,卻害她被逼脫光出醜。


「莫非石鎮川樂極生悲,脫陽而死了?」


石太太正要敲門,那知門自動開了。


于紫琴慌慌張張要找人急救,乍見石太太震動了一下說:「石太太,快來看看鎮川…」


「鎮川怎麼呢?」


「他…他沒有氣了…」


石太太到儲藏室一看,石鎮川躺地上只穿汗短褲,但他已張開眼睛。


這一下局面就完全變了。


石鎮川看看自己老婆,半天說不出半句話,其實說什麼也沒用了。


于紫琴更不停地搓手:「石太太!我…我承認錯了…妳把他帶回去…我以後永遠也不再和他來往了…」


「帶回去?說得這麼輕鬆?」石太太取來那柄水果刀,一字字地說:「騷貨,妳也給我脫。」


「石太太,饒了我吧!」


「妳不脫是不是?」


「石太太,我保證不再和他來往就是了。」


「脫!」刀子在于紫琴胸口畫了一道,她說:「我也給妳三分鐘,超過一秒我就在妳臉上畫個十字。」


人要是理屈氣就不壯,她不脫是不可能的。像她這一行要是臉上有個十字那就完了,於是她也脫光。


石太太拿著她的衣服,開了公寓門。


那知,剛才那二個人又站在門外,原來他們見石太太穿了衣服又上了樓,知道還有好戲看。


他們見石太太進入了于紫琴的公寓內,聽到爭吵聲後他們當然不肯走。這時發現又是一個裸體女人走出來,不由大嘆眼福不淺,而且發現不是剛才那個女人。


石太太把她的衣服在樓上梯口處往樓下一丟,自那梯縫處落下,可以落到最下一層。於是于紫琴就光著身往下跑。


這次看見的人就多了,有人大叫裸奔,女人齊叫「妖精」,因為這公寓中的人大多知道她是個舞女。


由於石太太大叫大笑,人就越來越多,等她穿好了衣服,公寓門外已集中了卅多個人。


石鎮川早已趁機溜了。


當她奔上樓時,石太太也已經走了。


最後剩下那二個有「眼福」的男人。


甲說:「老兄,像這種事,百年難得一見。」


「這叫做來得早不如來得巧,你以為那個三圍比較標準?」


甲攤攤手說:「老兄,在那緊要關頭,這雙眼睛那有時間去看三圍呢?」


二人相視大笑而去。


而石鎮川和他的太太,雙方終於協議離了婚,而男方還付給女方一筆不少的贍養費呢!


犀利士每日錠5mg

熱買推薦 HOT

    猜你喜歡

犀利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