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犀利士 > 成人文學大全 > 性愛激情 > 人鬼四角錯

人鬼四角錯



印度威而鋼



超級犀利士送2顆試效果


鬼神之說,信者有,不信者無﹗凡夫不信。本网絡故事由過期雜誌中同名粵語文章改編,純為各位情色文學同好工餘時間娛樂而做。


時下青年男女喜歡『打野戰』,殊不知早在千百年前,我們的袓先已察覺到幕天蓆地宣淫,最容易街撞神明精靈,招惹遊魂野鬼,尤其不可在山水名勝,月下墳前交合,否則就含引致魅魑纏身。讀者最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否則,便會像本故故的男女主角那樣,搞出一段『人鬼四角錯』來……
——————————————————————————–


夜幕低垂。


街燈昏黃。


我一眼瞧見佩琪站在燈柱下,翹首張望。


『滋……』一聲,剎停車,佩琪迎上來,目閃艷光,櫻唇含笑。


一上車,她先是給我一個香吻,開心地說﹕「算你準時,我也剛下樓哩﹗」


「當然啦﹗我那小兄弟知道今晚有『好空的』,早已蠢蠢欲動,急不及待!」


我握變速桿時,順手在她大腿間軟綿綿隆起的肉球上摸了一把。


「死人,不死鬼﹗」她笑嗔地罵了一句。


車子絕塵而去,很快離開煩囂鬧市。


「我們去哪兒?不是去大酒店租房嗎?」佩琪詫異地問。


「次次去情侶酒店,水床鏡房毫無新意。我忽然心血來潮,想打野戰﹗」


我瞟了她一眼,看看她的反應。


她眨眨長長的睫毛,蹙起黛眉,沉吟片刻才道﹕「黑麻麻,去荒山野嶺,萬一撞到鬼……鬼怪,你不怕麼?還是去酒店安全些,你說是不是?」


我『咭咭』一笑,說道「世間上哪有鬼的?如果真的撞上了,是女鬼,我姦了她﹗是男鬼,妳也姦了他!」


「呸!狗嘴裡長不出象牙!」她在我大腿上狠狠地捶了一記。


「佩琪,有甚麼好怕的﹖」我繼續說服她道﹕「或許,打野戰正因為有多少驚怕,才更有刺激感哩﹗」


「酒店裡做愛就不刺激了嗎?」佩琪反駁我。


「應該這樣說,臂如﹕上周末我們去看電影,在四圍都是人的情況下,我伸手入妳的裙子,從妳的內褲那管中探進去,撫摸妳的水蜜桃,還插入手指,在桃花溪內游弋,妳不是激動得鼻息粗重,淫水汨汨,將座椅都沾濕了一大片麼﹗妳是不是覺得,比縮在酒店床上,我用手指在妳陰道裡掏掏挖挖,出出入入更加刺激﹖」


我拍拍她的玉腿,「嗯?佩琪,妳實話實說啊!」


「那……倒是比躺在床上刺激得多,心驚肉跳嘛﹗嘻嘻,怕給旁邊的人見到,不好意思……」她承認。


「就是嘛﹗」我打蛇隨棍上,又說﹕


「去野外去做愛,幕天蓆地,黑麻麻,影憧幢,神神秘秘,戰戰兢兢,那就相當刺激,一定好玩過電動圓床,軟暖水床﹗我們還沒試過,說不定更加刺激倍增呢!」


「或許……是吧。」佩琪動心了,說道﹕


「還好,今晚恰巧穿了迷你短裙,也方便。」


「就是見妳穿那麼短的裙子,我才靈機一觸的!」我得意地說。


「色鬼!不死鬼﹖」她握起粉拳作狀打我,嗔道﹕「以後跟你幽會只穿牛仔褲!」


「牛仔褲更刺激,難脫嘛!」我樂得呵呵直笑。


「你笑,你笑﹗你要野戰嘛,你要刺激嘛,我現在就給你!」

說著她伸過手來就拉開我的褲鍊,探進去,一把抓住我的陽具。


「別搞,別搞……」我馬上阻止她,「我在開車,別開玩笑,出了車禍不是玩的!」


「你不是喜歡野戰麼﹖」佩琪調皮地抿嘴一笑,隨即將一段大紅腸掏出來,「那麼做了鬼,我們天天野戰,吃野餐熱狗!」


話音未落,她已埋下臉去,一口將我小兄弟的冬菰頭含進嘴巴裡。


我感到觸電似的一震,也感到異常濕暖,舒服。


就好像天寒地凍之時,從一身疲勞回到屋內,跳進滿浴缸的熱水之中。


我那龜頭,就漫沉在她溫暖的櫻嘴裡,感覺非常相似。


況且,那缸熱水還有按摩功能,佩琪的丁香小舌,就在龜頭上舐裡含吮,那種舒服難以形容。


我看不到佩琪這時的神態,只能看到聳動看的濃密秀發。


但想來她一定很陶醉,含得津津有味,半吐半吞之際,還『嘖嘖』有聲,看來味道是不錯哦﹗


不過現在在車上開餐,畢竟不安全,我只好低聲說﹕「佩琪,佩琪,不必饞成這樣的吧﹖快吐出來,快……‧」


佩琪並不理睬我的阻止,半晌才悠悠然吐出來,但仍握在手裡,手指輕輕撫摩著敏感的龜頭,笑瞇瞇道﹕「刺激嗎﹖」


「刺激妳的死人頭﹗沒見到見我在車嗎﹖」我瞪她一眼。


「你驚怕了?哈,驚怕才刺激,你自己說的﹗」她反唇相稽。


我也不跟她辯,集中精神駕車,由得她去搞我胯下的肉棒。


片刻後,天色完全黑下來,月亮則不錯,雖未全圓,大半個凸出個肚,不不﹗好似女人墳起的陰阜。


我從高速公路轉入一條小路,彎彎曲曲,轉到小山坡下。


我游目四顧,這兒偷情打野戰,倒是環境一流,因附近有片小樹林,樹蔭濃密,林木扶疏,前不巴村,後不著店,妙極。


我將車子馳出小路,爬坡鑽進樹林,將車停泊在一小片空地上。


「OK,佩琪,這兒怎樣﹖」我熄了火。停了機聲,四周靜謐到出奇。


佩琪俏臉貼著車廂玻璃,向外眺望一下,扭頭對我說﹕「嘩,靜到一只鬼都不見!不過,丹尼,我們別出去,就在車廂裡做愛,好不好﹖」


佩琪悄悄聲地說,有些怕怕似的。


「隨妳高興。」


說著,我就急不及待將前座放倒,成了一張半截沙發床。


佩琪躺下去,撩起短裙,剝掉內褲,曲起膝,將兩條粉腿張開,敞門以待。


她大概想我快點上馬,搞完算數,快些離開這萬籟俱寂的荒野吧﹗


我才不想,儘管一路上陰莖給她又含又捋,握在玉手裡把玩,我早已慾火熊熊,急不及待,但並不想草草了事,辜負這陰森森黑麻麻的幽會環境。


我除掉褲子後,半跨在她跟前,托起她那肥肥白白的豐臀,一只極品美鮑纖毫畢現地展示在我眼前。


陰阜上的萋萋芳草,在淡淡的月光下泛看晶晶瑩瑩的光澤。


兩片陰唇肥嘟嘟,脹卜卜,香噴噴,緊合在一起,像只剛出籠的白饅頭,見到都流口水。


我馬上一口咬下去,佩琪嚶嚀一聲,嬌軀顫顫。


我含含舐舐,舌尖嵌進肉縫,找到濕漉漉的小穴,三寸小靈蛇鑽了進去。


舐撩刮捲,吞吐含吮,小靈蛇在肉洞中大肆搗亂,佩琪咿哦呻吟,花枝亂顫。


「啊……受不了啦,快……快餵我吃大紅腸……」她嬌喘噓唬地求我。


桃源洞內,早已舂潮氾濫,黏黏的淫水沾得我一嘴一臉。


我退出舌頭,抹了下嘴巴,說:「怎麼,饞啦﹗好吧,餵妳吃大紅腸了﹗」


我爬上去,騎坐在她身上,剝掉她的上衣,胸圍,巍巍白玉蜂脫穎而出。一雙很漂亮的碗型美乳,雪白粉嫩,彈力十足,乳蒂嫣紅,鮮艷欲滴。


我握起陰莖,用龜頭去揉擷嶺上紅梅,又觸又抵又摩又敲,乳頭發脹,硬了。


「別……別玩啦,別……哎,快餵我吃嘛﹗」她嬌喘連連。


「OK﹗給你啦!」


我小腹一挺,雙手扶起她的腦袋,龜頭正好觸在她的櫻唇上。


「唔,不是餵上面這只嘴巴,是下面那只嘴巴﹗」


她『巴』字甫出口,櫻唇張開,我一梃下腹,龜頭已塞進她嘴裡。


「唔……唔……」她開不得口,只得含吮起來。


「開車的時候,我不給妳含,不好意思,現在補數嘛﹗」


我開玩笑地邊說邊抽送看陰莖,龜頭直抵到她喉嚨口。


「唔……」她搖頭臻首,伸出手來握住我的命根子,拔出來,深深地透了口氣。


「咳,咳﹗你作死啊﹗都抵到我吊鐘上啦,還想往裡插﹗」


「是麼﹖好像外回還露出一大截陰莖呢﹗」我辯說。


「鬼叫你陰莖又粗又長啊﹗六吋長哦﹗豈不要戳進我喉嚨裡﹖」她噘起小嘴,埋怨我不懂憐香惜玉。


「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佩琪,別發惱﹗」我自知理虧,只得賠不是。


「嘻嘻……」


驀地聽見笑聲。


佩琪發惱時不會笑,我賠不是豈能笑﹖


而且,笑聲是車外傳來的……


我把頭朝車窗外一瞧,赫然見到一個十七,八歲的漂亮少女貼著玻璃偷窺,俏臉上掛著調皮的笑容。


是個女孩子,我還不那麼驚怕,將玻璃搖下,罵道﹕「看甚麼﹖沒見過吹簫嗎﹖」


她忙不迭後退一步,擺著手道﹕「別惱,別發惱﹗我沒惡意的,只是覺得好笑。」


好笑﹖我見她穿著陳寶珠式的連衫直筒短裙,翻開兩片又尖又長的衣領,才覺得好笑呢﹗


她不待我開口,又一步跨到車窗前,只手搭看窗框,笑盈盈道﹕「這位姐姐,怎麼連一根陰莖都含不進﹖」


佩琪這時也坐起身來,聽不速之客的女孩子話帶嘲笑,不禁將餘怒撒到她身上,說道﹕「妳以為小男孩三寸釘﹖六吋多呢,妳行嗎﹖」


「才六吋吧,易過借火啦﹗」


誰知女孩不以為然,繼續說「我那死鬼男友,九吋有多,我一樣整條肉腸都全給吃進去。」


「哈,說謊話吧!妳男友是黑鬼不成﹖」我忍不住插口。


「黑鬼﹖嘿嘿,倒正是挺黑的鬼。」她嫣然一笑,伸手進窗來捉住我的陰莖,說﹕


「他連這東西也是烏烏黑黑一砭條,像鐵棒,很醜樣,那像妳這小哥哥的白玉杵,龜頭像鮮紅荔枝,好漂亮哦﹗」


她用手捏捏抖抖,愛不釋手似的。


佩琪挨過來道﹕「喂!小妹妹,這可是我的私家肉棒,除非妳真的能整條插進喉嘴中,否則別來沾便宜哦﹗」


女孩子明眸閃光,說道﹕「真的﹖我來試試﹗」


說著腦袋探進窗來。


給我吹簫?佩琪首肯,我何樂而不為﹖腰一挺,將陽具送到她嘴前。


她抿嘴一笑,隨即吐出丁香小舌,在我龜頭上裡裡舐舐,一口吞了進去,『嘖嘖』有聲地含吮一會,就將龜頭朝咽喉口吞。


我惡作劇,龜頭甫碰到吊鐘,就猛地一挺小腹,龜頭直鑽進她的喉管裡,她的櫻唇貼到我的春袋,全根盡沒!


嘩!半條陰莖插入在她的喉嚨深處,緊窄得半點空隙都無。


喉管蠕動抽搐,今我的龜頭產生莫名快慼,舒服得難以言喻。


這小淫妹良是天賦異秉,她還能吐納自如,讓我的陰莖在她喉嘴中出出入入,竟比在陰道中抽送還快樂十倍﹗


她一手托住我的春袋,輕輕摩搓,卻又分出一只手指撫摸我的肛門,一捺,一小節指頭插進屁眼,更快感偕增。


陰莖在她嘴巴喉嚨裡抽送不過三、五十次,我已激動得按捺不住,終於火山爆發,岩漿直噴,她『骨嘟……骨嘟……』將精液嚥了進去。


須臾,陰莖軟了,退出,她的嘴角流下奶油白的精液,她伸出舌頭一捲,將精液卷進口中,抿抿嘴,嗒嗒嘴,說﹕「啊,十幾年未嘗到啦,好味!」


看她的樣子十分陶醉。


十幾年?那時她恐怕還在吃奶吧﹗難道她當精液是奶﹖


我正想笑她,驀地見她背後出現一個高大的猛男,黑黑實實,一絲不掛,胯下垂著一條巨型海參!


「嘩!比你硬起的時候還粗長呢!」佩琪睜大雙眼失聲叫了起來。


「喂,蓮妹!」那赤條條的猛男猛喝一聲。


小淫妹轉過身去,嫣然一笑道﹕「基哥﹖是你呀!」


「曖,我脫光衣服在大門口等妳,妳跑到迨兒來做什麼啦﹗」叫基哥的猛男埋怨。


「嘻嘻,」蓮妹嬌笑,伸出蘭花手指指我們,說﹕「走過這兒,見這對情侶在舐陰含陽,我忍不住駐足。喔,對了……」


她曳然止語,伸手撈起基哥的大海參,對我們說﹕「你們瞧,我不騙你們的吧!」


說著,她腰一彎,雙手捧住那條黑漆漆的龐然大物,舌舔舔,嘴含含,雙手捏捏,捋捋,原本軟綿綿的眼鏡蛇,昂首吐倌,暴脹似巨蟒﹗


我毫不誇張說,何止九吋,十吋有多呢﹗


佩琪目閃鈍光,櫻唇半張,訝異得出不了聲。


蓮妹握住巨陽的根部,仰起俏臉,瞟我們一眼,「我含給你們看!」


小嘴一張,將偌大的黑冬菰似的龜頭吞進口中。


那龜頭比網球小不了多少,我想,塞進她嘴裡已經爆滿了吧﹗


誰料那基哥十分狼胎,屁股一拱,大半條陰莖插進她口中。


當然,龜頭必然已深入她的喉嚨﹗


我跟佩琪不由得『嘩』地低嚷。


但嚷聲未落,蓮妹握緊陽具根部的玉手一鬆,嘴巴向前一滑,全根盡沒!


看得我與佩琪目瞪口呆。


蓮妹吞吐幾下,才鬆口,直起身來,笑眯眯道﹕「是不是,沒騙你們吧?」


基哥如箭在弦,一把抱起她,「嚕嚕囌囌,我們玩我們的嘛!」


說看朝小樹林的另一頭飛快跑去,很快隱沒於樹叢裡。


我與佩琪面面相襯,半晌佩琪才道﹕「難以置信,那麼粗長的陰莖,怎能全塞進去呢﹖」


「我信!」我眨眨眼說﹕「因為我的龜頭真的經過吊鐘,直插進她喉嚨深處的。」


「沒想到她年紀輕輕,竟有這等絕技!」佩琪讚嘆道﹕「我就不行了,你戳到我喉嚨口,我就有作嘔的反應,倒不是不願意。她竟然能夠,甚至那條黑漢的警棍,都吞得進﹗」


「警棍﹖誇張點吧﹖」其實我這樣說,有點兒白慚形穢,瞄瞄胯下的小兄弟,洩精之後縮成小不點,軟軟地低著頭,怎能與那猛男相比﹗


驀地,聽到樹叢後傳出『咿咿哦哦』的春聲。


我與佩琪對視一下,會意微笑,知道是他倆幹上啦﹗


我推開車門,拉著佩琪下車。


「我光著上身呢﹗」佩琪扭身要去拿衫。


我拖著她就走,一邊說﹕「別穿啦,我還光著屁股呢﹖」


跑到樹叢背後,赫然見一座墳墓,有塊石碑,圍著半人高的石牆,清清楚楚,沉浸在金銀瀉地般的月光裡﹗


而他們兩個﹕蓮妹與基哥,就在圓形石牆跟前,一白一黑,赤裸身子。


我們見到蓮妹雙手按住半人高的圍牆,背朝人,高高拱起粉臀,似欲興明月媲美。基哥趴在她屁股後面,伸出舌頭,『嗦嗦』有聲地在舐她的陰戶,就像狗公求愛,舔舐母狗的牝戶一般。


可能也有些少不同,基哥的舌頭竟會鑽進桃源,在裡面大肄挑逗,難怪摘到蓮妹好興奮,咿哦直嚷。


須臾,蓮妹忽道﹕「基哥……舐……舐我的屎眼﹗」


基哥很聽話,將舌頭徐徐退出。


「嘩﹗」我與佩琪相視,目露訝異,因為我們見到一條長舌,狗一般的長舌﹗


「喂﹗」佩琪湊近我耳朵,細聲耳語道﹕「怎有這樣長的舌頭﹗如果……如果鑽進我桃源仙洞,亂竄亂撞,又舐又撩,我的小命一定給他送掉……」


我沒答話,專心在看基哥舐蓮妹的屎眼。


他先在肛門四周舔舐,漸漸舌尖鑽進屁眼,一伸一縮,越鑽越深,很快的,一條少說也有五,六吋的長舌,全鑽進穀道。


蓮妹痛快得『喔喔』直嚷。


都不過幾分鐘而已,蓮妹情慾泛濫,伸直一只纖足去撩基哥的陰莖,一面氣喘吁吁道﹕「基哥,快,插進來,快,癢痕死啦﹗」


基哥忙不迭從她屁眼裡縮回長舌,直立起身軀。


佩琪比喻的警棍,昂昂然、頭擺擺,面目掙獰,從後面對準蓮妹的桃源洞,硯磨幾匝,『滋』地鑽了進去﹗


蓮妹『哇……』一聲,我身邊的佩琪也『噓』地倒抽一口氣。


我瞟她一眼,低聲道﹕「又不是搞妳﹗妳很想嗎﹖」


佩琪頰泛桃純,目漾春波,喃喃道﹕「想是想,但怕……太粗……太長了……」


蓮妹卻不怕,當那幾乎近呎的黑警棍棍,在蓮妹的陰道裡抽送時,她舒暢得嗽嗽歡叫,在靜謐的夜裡,顯得特別高亢。


他倆玩得太忘形了!


害得我與佩琪也動了情,佩琪伸手過來握住我的陰莖,又捏又捋。


我也伸手過去摸她的水蜜桃。曄!騷了女人,水蜜桃已經蜜汁四濺,連大腿上都濕了一大片。


「我要……我要……真麼你還是……死蛇爛鱔﹖」


她很焦急,急不及待想讓陽具插進去,偏偏我還硬不起來。


「唉,剛才全撒進蓮妹的嘴巴裡人啦,才一會兒,怎會就硬﹗」我只能好言解釋。


「你真是的,給她不給我!」佩琪噘起小嘴,但眼睛還是緊緊盯著正在『霹啪』,『霹啪』抽插的黑肉巨棒。


我靈機一動說﹕「有辦法,我叫蓮妹幫忙妹含,插進她深喉,我的陽具就會硬起來的﹗」


我拖著佩琪跑到他跟前,放開佩琪,自巳跳到蓮妹那兒。


她像母狗似的俯伏著,我捧起她的俏臉蛋道﹕


「蓮妹幫幫口,妳的口技流,一含,肯定硬起來﹗」


我說著就將半軟卡硬的陰莖塞進她口中,她十分樂意,馬上口含舌舐,還一手托著我的春袋,摩搓輕捏,玉指更在我屁眼上撥撩。


猛男基哥見了,曳然停上抽送,怒目圓睜道﹕「好小子,你揩我女人的油﹗」


我『嘿嘿』笑道﹕「別發惱,基哥是嗎﹖基哥,我女友叫佩琪。你瞧我女友,美人兒一個!公平交易,我讓你的蓮妹含陽,你可以替我的佩琪舐陰的,大家都樂樂嘛﹗」


基哥瞄瞄佩琪,樂了,不迭連聲道﹕「不錯﹗不錯﹗交換,公平!」


『滋』,將油光賊亮的黑巨棒從蓮妹陰戶抽出來,轉身跨到佩琪面前。


二話不說,『噗通』跪下,撩起佩琪一條玉腿,擱到肩上,鼻子湊近佩琪的桃源嗅著。


「嘩!好香,好多年‧好多年沒嗅到這股女人味了﹗」


說著五,六吋的狗舌吐出來,在佩琪肥厚的肉唇上舔舐,一下子鑽進肉洞,在桃花幽溪中暢游了﹗


我瞟了一下佩琪,但見她媚眼如絲,鼻息嬌喘,雙手按住基哥的腦袋,十分享受。


我的肉棒兒,也在蓮妹的口中起了變化,發脹,變硬,很快已有九分狀態。


龜頭越過她的吊鐘,鑽進喉嚨。


我心想,這傻基哥哪兒公平呢﹖你老兄用舌頭舔我佩琪的陰道,我用陽具去鑽你蓮妹的深喉,分明是你們兩個替我們兩個作性服務嘛﹗嘿嘿,我樂得心中直笑﹗


但一下子,我就笑不出來了,蓮妹吐出我的陰莖,對我兢﹕「大哥哥,這不公平,基哥舔你佩琪的陰戶,你應該啜我的陰戶才是,不不,你的舌短,就啜我的肛門吧﹗」


「佩琪的屁眼我都未舔過,別搞我。屎眼……似乎……」我吞吞吐吐。


「你怕髒怕臭﹖你錯了﹗我十幾年沒放過屁,更不食人間煙火,那第三只嘴巴,可幽香如蘭呢﹗」她自己轉過身來,掀起粉臀,送到我眼前。


「不信,你先嗅嗅嘛!」


對了,剛才我親眼兒基哥裡她的屁眼,還伸條舌頭進去,也算有了清道夫先給我清潔了一下,況且,況且……


我撫摸看那雪白粉嫩的盛臀,巳衝動起來,蹲下身子,鼻子巳貼近股溝,竟聞到一股消清幽幽的檀木香味,好似老媽子初一十五點香的味道,十分清香幽雅,好聞得很。


再湊近瞧瞧,哈,原來肛門也有這樣美的,竟像一朵情侶性愛色的菊花﹗


而牝戶,也赫然映在眼前,名副其實水蜜桃,白玉一般,只有兩片大陰唇,襯著淡淡的嫣紅﹗中間一條情侶性愛色的肉縫,也透出幽香。


我伸出再頭舐舐肉唇,舔舔肉縫,始進去游弋一匝,眼十來,舌尖觸到她的肛門上。


「噯,這兒,這兒舒服﹖」蓮妹輕聲道﹕「一舔屁眼我就慾火中燒,就想性交﹗」


啊﹗原來這樣。


我很想捅她,那就快舔她的肛門吧!


她也真是個奇女孩,那處竟乾乾淨淨香噴噴,我將舌頭伸進洞內,也毫無異味。


難怪她講自已不食人問煙火,連屁嘟沒放一個,真是個奇女子﹗


我在那朵情侶性愛色的玫瑰花上,又嗅又舐,更鑽進花蕊,大採其花蜜,壓根兒忘紀了那是肛門﹗


蓮妹給我搔癢得動情了,粉臀篩擺,呻吟連連,很快江『喔喔』『喔喔』『死了』『死了』嚎叫起來。


已經叫床﹖不過舔舔屁眼而已,竟……不對,很熟悉的叫床聲,是佩琪的﹗


抬起頭,側轉一瞧。嘩!如假包換,足佩琪在忘形叫春哩﹗


原來黑大漢基哥舌耕已畢,佩琪也四肢著地,高高地拱起豐臀,讓基哥隔山取火。


基哥只手勒住她的大腿根,揮戈猛刺。


肉與肉碰撞,發出『霹啪』『霹啪』的響聲。


基哥的肉棒,黑黝黝似根警棍,又粗又長,猛插進佩琪嫣紅鮮嫩的陰戶中,全根盡沒,當頂到佩琪深處的玉盾上,她就『喔』地大嚷一聲。


黑肉棍『滋』地抽出來,竟連桃源洞口那紅盈盈的嫩肉都翻了出來,佩琪怎麼能不『噓』地暢呼一聲!


黑大漢基哥越抽送越快速,如影隨形,『啪啪』連聲,佩琪的叫床也變成野性的嘶嚎,她從未這樣激動過,嘴裡叫連﹕「我死了﹗我死了﹗」


一定是欲仙欲死那種死吧﹗


基哥既然在幹我女友了,我不能輸蝕,幹蓮妹!


誰知我停口裡她屁服不過須臾而已,她巳經按捺不住,大聲嬌叱﹕「大哥哥,你死啦!光顧著瞧人家大戰,你冷落我了﹗快繼續舔的屎眼﹗不不,來真的了,幹我,狠狠地捅死我﹗」


正中下懷!我握起已十分狀態的陰莖,龜頭對準她的陰戶,先在肉洞口磨磨硯硯,龜頭嵌進兩片肥肥厚厚的肉唇裡。


只須再一挺,整根陰莖可以全根盡沒了。


我驀地一閃念,曾經滄海難為水,我的陽具與基哥比,小巫見大巫,蓮妹她剛享受過基哥的成呎長肉棍,我小了差不多一半的東西,能塞滿她的陰道嗎﹖


與其出洋相,倒不如藏拙,乾脆戳她的屁眼,穀道必細於陰道。


想到這兒,我把龜頭從她桃源洞口退出,對準她的肛門,一插而入,大唱後庭花。蓮妹倒吸一口冷氣,卻嚷﹕


「好﹗我喜歡,基哥的太粗,他未敢入,你的正好!」


她連聲讚好,我也覺得挺好,肛門內緊窄異常,抽送時,快感陣陣,比在陰道中出入磨擦的快感強烈得多﹗


我忘形地快速抽送,蓮妹『喔喔』直嚷個不停,她的叫床聲與旁邊佩琪的叫床聲此起彼落,綿綿不斷。


大半夜的瘋狂,我數度洩精,也不知什麼時候迷迷糊糊地睡過去了﹗


我與佩琪醒來時,東方既白,基哥‧蓮妹不知人向。


我們趕快穿回衣衫,赫然見到墓碑上的名字有個『基』字,嚇得我與佩琪各一跳﹗


赫然又見近旁一個小墳,死的是女人,碑上名中有個『蓮』字﹗


我們才知道﹕活見鬼啦!與鬼交換……


鬼神之說,信者有,不信者無﹗凡夫不信。本网絡故事由過期雜誌中同名粵語文章改編,純為各位情色文學同好工餘時間娛樂而做。


時下青年男女喜歡『打野戰』,殊不知早在千百年前,我們的袓先已察覺到幕天蓆地宣淫,最容易街撞神明精靈,招惹遊魂野鬼,尤其不可在山水名勝,月下墳前交合,否則就含引致魅魑纏身。讀者最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否則,便會像本故故的男女主角那樣,搞出一段『人鬼四角錯』來……
——————————————————————————–


夜幕低垂。


街燈昏黃。


我一眼瞧見佩琪站在燈柱下,翹首張望。


『滋……』一聲,剎停車,佩琪迎上來,目閃艷光,櫻唇含笑。


一上車,她先是給我一個香吻,開心地說﹕「算你準時,我也剛下樓哩﹗」


「當然啦﹗我那小兄弟知道今晚有『好空的』,早已蠢蠢欲動,急不及待!」


我握變速桿時,順手在她大腿間軟綿綿隆起的肉球上摸了一把。


「死人,不死鬼﹗」她笑嗔地罵了一句。


車子絕塵而去,很快離開煩囂鬧市。


「我們去哪兒?不是去大酒店租房嗎?」佩琪詫異地問。


「次次去情侶酒店,水床鏡房毫無新意。我忽然心血來潮,想打野戰﹗」


我瞟了她一眼,看看她的反應。


她眨眨長長的睫毛,蹙起黛眉,沉吟片刻才道﹕「黑麻麻,去荒山野嶺,萬一撞到鬼……鬼怪,你不怕麼?還是去酒店安全些,你說是不是?」


我『咭咭』一笑,說道「世間上哪有鬼的?如果真的撞上了,是女鬼,我姦了她﹗是男鬼,妳也姦了他!」


「呸!狗嘴裡長不出象牙!」她在我大腿上狠狠地捶了一記。


「佩琪,有甚麼好怕的﹖」我繼續說服她道﹕「或許,打野戰正因為有多少驚怕,才更有刺激感哩﹗」


「酒店裡做愛就不刺激了嗎?」佩琪反駁我。


「應該這樣說,臂如﹕上周末我們去看電影,在四圍都是人的情況下,我伸手入妳的裙子,從妳的內褲那管中探進去,撫摸妳的水蜜桃,還插入手指,在桃花溪內游弋,妳不是激動得鼻息粗重,淫水汨汨,將座椅都沾濕了一大片麼﹗妳是不是覺得,比縮在酒店床上,我用手指在妳陰道裡掏掏挖挖,出出入入更加刺激﹖」


我拍拍她的玉腿,「嗯?佩琪,妳實話實說啊!」


「那……倒是比躺在床上刺激得多,心驚肉跳嘛﹗嘻嘻,怕給旁邊的人見到,不好意思……」她承認。


「就是嘛﹗」我打蛇隨棍上,又說﹕


「去野外去做愛,幕天蓆地,黑麻麻,影憧幢,神神秘秘,戰戰兢兢,那就相當刺激,一定好玩過電動圓床,軟暖水床﹗我們還沒試過,說不定更加刺激倍增呢!」


「或許……是吧。」佩琪動心了,說道﹕


「還好,今晚恰巧穿了迷你短裙,也方便。」


「就是見妳穿那麼短的裙子,我才靈機一觸的!」我得意地說。


「色鬼!不死鬼﹖」她握起粉拳作狀打我,嗔道﹕「以後跟你幽會只穿牛仔褲!」


「牛仔褲更刺激,難脫嘛!」我樂得呵呵直笑。


「你笑,你笑﹗你要野戰嘛,你要刺激嘛,我現在就給你!」


說著她伸過手來就拉開我的褲鍊,探進去,一把抓住我的陽具。


「別搞,別搞……」我馬上阻止她,「我在開車,別開玩笑,出了車禍不是玩的!」


「你不是喜歡野戰麼﹖」佩琪調皮地抿嘴一笑,隨即將一段大紅腸掏出來,「那麼做了鬼,我們天天野戰,吃野餐熱狗!」


話音未落,她已埋下臉去,一口將我小兄弟的冬菰頭含進嘴巴裡。


我感到觸電似的一震,也感到異常濕暖,舒服。


就好像天寒地凍之時,從一身疲勞回到屋內,跳進滿浴缸的熱水之中。


我那龜頭,就漫沉在她溫暖的櫻嘴裡,感覺非常相似。


況且,那缸熱水還有按摩功能,佩琪的丁香小舌,就在龜頭上舐裡含吮,那種舒服難以形容。


我看不到佩琪這時的神態,只能看到聳動看的濃密秀發。


但想來她一定很陶醉,含得津津有味,半吐半吞之際,還『嘖嘖』有聲,看來味道是不錯哦﹗


不過現在在車上開餐,畢竟不安全,我只好低聲說﹕「佩琪,佩琪,不必饞成這樣的吧﹖快吐出來,快……‧」


佩琪並不理睬我的阻止,半晌才悠悠然吐出來,但仍握在手裡,手指輕輕撫摩著敏感的龜頭,笑瞇瞇道﹕「刺激嗎﹖」


「刺激妳的死人頭﹗沒見到見我在車嗎﹖」我瞪她一眼。


「你驚怕了?哈,驚怕才刺激,你自己說的﹗」她反唇相稽。


我也不跟她辯,集中精神駕車,由得她去搞我胯下的肉棒。


片刻後,天色完全黑下來,月亮則不錯,雖未全圓,大半個凸出個肚,不不﹗好似女人墳起的陰阜。


我從高速公路轉入一條小路,彎彎曲曲,轉到小山坡下。


我游目四顧,這兒偷情打野戰,倒是環境一流,因附近有片小樹林,樹蔭濃密,林木扶疏,前不巴村,後不著店,妙極。


我將車子馳出小路,爬坡鑽進樹林,將車停泊在一小片空地上。


「OK,佩琪,這兒怎樣﹖」我熄了火。停了機聲,四周靜謐到出奇。


佩琪俏臉貼著車廂玻璃,向外眺望一下,扭頭對我說﹕「嘩,靜到一只鬼都不見!不過,丹尼,我們別出去,就在車廂裡做愛,好不好﹖」


佩琪悄悄聲地說,有些怕怕似的。


「隨妳高興。」


說著,我就急不及待將前座放倒,成了一張半截沙發床。


佩琪躺下去,撩起短裙,剝掉內褲,曲起膝,將兩條粉腿張開,敞門以待。


她大概想我快點上馬,搞完算數,快些離開這萬籟俱寂的荒野吧﹗


我才不想,儘管一路上陰莖給她又含又捋,握在玉手裡把玩,我早已慾火熊熊,急不及待,但並不想草草了事,辜負這陰森森黑麻麻的幽會環境。


我除掉褲子後,半跨在她跟前,托起她那肥肥白白的豐臀,一只極品美鮑纖毫畢現地展示在我眼前。


陰阜上的萋萋芳草,在淡淡的月光下泛看晶晶瑩瑩的光澤。


兩片陰唇肥嘟嘟,脹卜卜,香噴噴,緊合在一起,像只剛出籠的白饅頭,見到都流口水。


我馬上一口咬下去,佩琪嚶嚀一聲,嬌軀顫顫。


我含含舐舐,舌尖嵌進肉縫,找到濕漉漉的小穴,三寸小靈蛇鑽了進去。


舐撩刮捲,吞吐含吮,小靈蛇在肉洞中大肆搗亂,佩琪咿哦呻吟,花枝亂顫。


「啊……受不了啦,快……快餵我吃大紅腸……」她嬌喘噓唬地求我。


桃源洞內,早已舂潮氾濫,黏黏的淫水沾得我一嘴一臉。


我退出舌頭,抹了下嘴巴,說:「怎麼,饞啦﹗好吧,餵妳吃大紅腸了﹗」


我爬上去,騎坐在她身上,剝掉她的上衣,胸圍,巍巍白玉蜂脫穎而出。一雙很漂亮的碗型美乳,雪白粉嫩,彈力十足,乳蒂嫣紅,鮮艷欲滴。


我握起陰莖,用龜頭去揉擷嶺上紅梅,又觸又抵又摩又敲,乳頭發脹,硬了。


「別……別玩啦,別……哎,快餵我吃嘛﹗」她嬌喘連連。


「OK﹗給你啦!」


我小腹一挺,雙手扶起她的腦袋,龜頭正好觸在她的櫻唇上。


「唔,不是餵上面這只嘴巴,是下面那只嘴巴﹗」


她『巴』字甫出口,櫻唇張開,我一梃下腹,龜頭已塞進她嘴裡。


「唔……唔……」她開不得口,只得含吮起來。


「開車的時候,我不給妳含,不好意思,現在補數嘛﹗」


我開玩笑地邊說邊抽送看陰莖,龜頭直抵到她喉嚨口。


「唔……」她搖頭臻首,伸出手來握住我的命根子,拔出來,深深地透了口氣。


「咳,咳﹗你作死啊﹗都抵到我吊鐘上啦,還想往裡插﹗」


「是麼﹖好像外回還露出一大截陰莖呢﹗」我辯說。


「鬼叫你陰莖又粗又長啊﹗六吋長哦﹗豈不要戳進我喉嚨裡﹖」她噘起小嘴,埋怨我不懂憐香惜玉。


「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佩琪,別發惱﹗」我自知理虧,只得賠不是。


「嘻嘻……」


驀地聽見笑聲。


佩琪發惱時不會笑,我賠不是豈能笑﹖


而且,笑聲是車外傳來的……


我把頭朝車窗外一瞧,赫然見到一個十七,八歲的漂亮少女貼著玻璃偷窺,俏臉上掛著調皮的笑容。


是個女孩子,我還不那麼驚怕,將玻璃搖下,罵道﹕「看甚麼﹖沒見過吹簫嗎﹖」


她忙不迭後退一步,擺著手道﹕「別惱,別發惱﹗我沒惡意的,只是覺得好笑。」


好笑﹖我見她穿著陳寶珠式的連衫直筒短裙,翻開兩片又尖又長的衣領,才覺得好笑呢﹗


她不待我開口,又一步跨到車窗前,只手搭看窗框,笑盈盈道﹕「這位姐姐,怎麼連一根陰莖都含不進﹖」


佩琪這時也坐起身來,聽不速之客的女孩子話帶嘲笑,不禁將餘怒撒到她身上,說道﹕「妳以為小男孩三寸釘﹖六吋多呢,妳行嗎﹖」


「才六吋吧,易過借火啦﹗」


誰知女孩不以為然,繼續說「我那死鬼男友,九吋有多,我一樣整條肉腸都全給吃進去。」


「哈,說謊話吧!妳男友是黑鬼不成﹖」我忍不住插口。


「黑鬼﹖嘿嘿,倒正是挺黑的鬼。」她嫣然一笑,伸手進窗來捉住我的陰莖,說﹕


「他連這東西也是烏烏黑黑一砭條,像鐵棒,很醜樣,那像妳這小哥哥的白玉杵,龜頭像鮮紅荔枝,好漂亮哦﹗」


她用手捏捏抖抖,愛不釋手似的。


佩琪挨過來道﹕「喂!小妹妹,這可是我的私家肉棒,除非妳真的能整條插進喉嘴中,否則別來沾便宜哦﹗」


女孩子明眸閃光,說道﹕「真的﹖我來試試﹗」


說著腦袋探進窗來。


給我吹簫?佩琪首肯,我何樂而不為﹖腰一挺,將陽具送到她嘴前。


她抿嘴一笑,隨即吐出丁香小舌,在我龜頭上裡裡舐舐,一口吞了進去,『嘖嘖』有聲地含吮一會,就將龜頭朝咽喉口吞。


我惡作劇,龜頭甫碰到吊鐘,就猛地一挺小腹,龜頭直鑽進她的喉管裡,她的櫻唇貼到我的春袋,全根盡沒!


嘩!半條陰莖插入在她的喉嚨深處,緊窄得半點空隙都無。


喉管蠕動抽搐,今我的龜頭產生莫名快慼,舒服得難以言喻。


這小淫妹良是天賦異秉,她還能吐納自如,讓我的陰莖在她喉嘴中出出入入,竟比在陰道中抽送還快樂十倍﹗


她一手托住我的春袋,輕輕摩搓,卻又分出一只手指撫摸我的肛門,一捺,一小節指頭插進屁眼,更快感偕增。


陰莖在她嘴巴喉嚨裡抽送不過三、五十次,我已激動得按捺不住,終於火山爆發,岩漿直噴,她『骨嘟……骨嘟……』將精液嚥了進去。


須臾,陰莖軟了,退出,她的嘴角流下奶油白的精液,她伸出舌頭一捲,將精液卷進口中,抿抿嘴,嗒嗒嘴,說﹕「啊,十幾年未嘗到啦,好味!」


看她的樣子十分陶醉。


十幾年?那時她恐怕還在吃奶吧﹗難道她當精液是奶﹖


我正想笑她,驀地見她背後出現一個高大的猛男,黑黑實實,一絲不掛,胯下垂著一條巨型海參!


「嘩!比你硬起的時候還粗長呢!」佩琪睜大雙眼失聲叫了起來。


「喂,蓮妹!」那赤條條的猛男猛喝一聲。


小淫妹轉過身去,嫣然一笑道﹕「基哥﹖是你呀!」


「曖,我脫光衣服在大門口等妳,妳跑到迨兒來做什麼啦﹗」叫基哥的猛男埋怨。


「嘻嘻,」蓮妹嬌笑,伸出蘭花手指指我們,說﹕「走過這兒,見這對情侶在舐陰含陽,我忍不住駐足。喔,對了……」


她曳然止語,伸手撈起基哥的大海參,對我們說﹕「你們瞧,我不騙你們的吧!」


說著,她腰一彎,雙手捧住那條黑漆漆的龐然大物,舌舔舔,嘴含含,雙手捏捏,捋捋,原本軟綿綿的眼鏡蛇,昂首吐倌,暴脹似巨蟒﹗


我毫不誇張說,何止九吋,十吋有多呢﹗


佩琪目閃鈍光,櫻唇半張,訝異得出不了聲。


蓮妹握住巨陽的根部,仰起俏臉,瞟我們一眼,「我含給你們看!」


小嘴一張,將偌大的黑冬菰似的龜頭吞進口中。


那龜頭比網球小不了多少,我想,塞進她嘴裡已經爆滿了吧﹗


誰料那基哥十分狼胎,屁股一拱,大半條陰莖插進她口中。


當然,龜頭必然已深入她的喉嚨﹗


我跟佩琪不由得『嘩』地低嚷。


但嚷聲未落,蓮妹握緊陽具根部的玉手一鬆,嘴巴向前一滑,全根盡沒!


看得我與佩琪目瞪口呆。


蓮妹吞吐幾下,才鬆口,直起身來,笑眯眯道﹕「是不是,沒騙你們吧?」


基哥如箭在弦,一把抱起她,「嚕嚕囌囌,我們玩我們的嘛!」


說看朝小樹林的另一頭飛快跑去,很快隱沒於樹叢裡。


我與佩琪面面相襯,半晌佩琪才道﹕「難以置信,那麼粗長的陰莖,怎能全塞進去呢﹖」


「我信!」我眨眨眼說﹕「因為我的龜頭真的經過吊鐘,直插進她喉嚨深處的。」


「沒想到她年紀輕輕,竟有這等絕技!」佩琪讚嘆道﹕「我就不行了,你戳到我喉嚨口,我就有作嘔的反應,倒不是不願意。她竟然能夠,甚至那條黑漢的警棍,都吞得進﹗」


「警棍﹖誇張點吧﹖」其實我這樣說,有點兒白慚形穢,瞄瞄胯下的小兄弟,洩精之後縮成小不點,軟軟地低著頭,怎能與那猛男相比﹗


驀地,聽到樹叢後傳出『咿咿哦哦』的春聲。


我與佩琪對視一下,會意微笑,知道是他倆幹上啦﹗


我推開車門,拉著佩琪下車。


「我光著上身呢﹗」佩琪扭身要去拿衫。


我拖著她就走,一邊說﹕「別穿啦,我還光著屁股呢﹖」


跑到樹叢背後,赫然見一座墳墓,有塊石碑,圍著半人高的石牆,清清楚楚,沉浸在金銀瀉地般的月光裡﹗


而他們兩個﹕蓮妹與基哥,就在圓形石牆跟前,一白一黑,赤裸身子。


我們見到蓮妹雙手按住半人高的圍牆,背朝人,高高拱起粉臀,似欲興明月媲美。基哥趴在她屁股後面,伸出舌頭,『嗦嗦』有聲地在舐她的陰戶,就像狗公求愛,舔舐母狗的牝戶一般。


可能也有些少不同,基哥的舌頭竟會鑽進桃源,在裡面大肄挑逗,難怪摘到蓮妹好興奮,咿哦直嚷。


須臾,蓮妹忽道﹕「基哥……舐……舐我的屎眼﹗」


基哥很聽話,將舌頭徐徐退出。


「嘩﹗」我與佩琪相視,目露訝異,因為我們見到一條長舌,狗一般的長舌﹗


「喂﹗」佩琪湊近我耳朵,細聲耳語道﹕「怎有這樣長的舌頭﹗如果……如果鑽進我桃源仙洞,亂竄亂撞,又舐又撩,我的小命一定給他送掉……」


我沒答話,專心在看基哥舐蓮妹的屎眼。


他先在肛門四周舔舐,漸漸舌尖鑽進屁眼,一伸一縮,越鑽越深,很快的,一條少說也有五,六吋的長舌,全鑽進穀道。


蓮妹痛快得『喔喔』直嚷。


都不過幾分鐘而已,蓮妹情慾泛濫,伸直一只纖足去撩基哥的陰莖,一面氣喘吁吁道﹕「基哥,快,插進來,快,癢痕死啦﹗」


基哥忙不迭從她屁眼裡縮回長舌,直立起身軀。


佩琪比喻的警棍,昂昂然、頭擺擺,面目掙獰,從後面對準蓮妹的桃源洞,硯磨幾匝,『滋』地鑽了進去﹗


蓮妹『哇……』一聲,我身邊的佩琪也『噓』地倒抽一口氣。


我瞟她一眼,低聲道﹕「又不是搞妳﹗妳很想嗎﹖」


佩琪頰泛桃純,目漾春波,喃喃道﹕「想是想,但怕……太粗……太長了……」


蓮妹卻不怕,當那幾乎近呎的黑警棍棍,在蓮妹的陰道裡抽送時,她舒暢得嗽嗽歡叫,在靜謐的夜裡,顯得特別高亢。


他倆玩得太忘形了!


害得我與佩琪也動了情,佩琪伸手過來握住我的陰莖,又捏又捋。


我也伸手過去摸她的水蜜桃。曄!騷了女人,水蜜桃已經蜜汁四濺,連大腿上都濕了一大片。


「我要……我要……真麼你還是……死蛇爛鱔﹖」


她很焦急,急不及待想讓陽具插進去,偏偏我還硬不起來。


「唉,剛才全撒進蓮妹的嘴巴裡人啦,才一會兒,怎會就硬﹗」我只能好言解釋。


「你真是的,給她不給我!」佩琪噘起小嘴,但眼睛還是緊緊盯著正在『霹啪』,『霹啪』抽插的黑肉巨棒。


我靈機一動說﹕「有辦法,我叫蓮妹幫忙妹含,插進她深喉,我的陽具就會硬起來的﹗」


我拖著佩琪跑到他跟前,放開佩琪,自巳跳到蓮妹那兒。


她像母狗似的俯伏著,我捧起她的俏臉蛋道﹕


「蓮妹幫幫口,妳的口技流,一含,肯定硬起來﹗」


我說著就將半軟卡硬的陰莖塞進她口中,她十分樂意,馬上口含舌舐,還一手托著我的春袋,摩搓輕捏,玉指更在我屁眼上撥撩。


猛男基哥見了,曳然停上抽送,怒目圓睜道﹕「好小子,你揩我女人的油﹗」


我『嘿嘿』笑道﹕「別發惱,基哥是嗎﹖基哥,我女友叫佩琪。你瞧我女友,美人兒一個!公平交易,我讓你的蓮妹含陽,你可以替我的佩琪舐陰的,大家都樂樂嘛﹗」


基哥瞄瞄佩琪,樂了,不迭連聲道﹕「不錯﹗不錯﹗交換,公平!」


『滋』,將油光賊亮的黑巨棒從蓮妹陰戶抽出來,轉身跨到佩琪面前。


二話不說,『噗通』跪下,撩起佩琪一條玉腿,擱到肩上,鼻子湊近佩琪的桃源嗅著。


「嘩!好香,好多年‧好多年沒嗅到這股女人味了﹗」


說著五,六吋的狗舌吐出來,在佩琪肥厚的肉唇上舔舐,一下子鑽進肉洞,在桃花幽溪中暢游了﹗


我瞟了一下佩琪,但見她媚眼如絲,鼻息嬌喘,雙手按住基哥的腦袋,十分享受。


我的肉棒兒,也在蓮妹的口中起了變化,發脹,變硬,很快已有九分狀態。


龜頭越過她的吊鐘,鑽進喉嚨。


我心想,這傻基哥哪兒公平呢﹖你老兄用舌頭舔我佩琪的陰道,我用陽具去鑽你蓮妹的深喉,分明是你們兩個替我們兩個作性服務嘛﹗嘿嘿,我樂得心中直笑﹗


但一下子,我就笑不出來了,蓮妹吐出我的陰莖,對我兢﹕「大哥哥,這不公平,基哥舔你佩琪的陰戶,你應該啜我的陰戶才是,不不,你的舌短,就啜我的肛門吧﹗」


「佩琪的屁眼我都未舔過,別搞我。屎眼……似乎……」我吞吞吐吐。


「你怕髒怕臭﹖你錯了﹗我十幾年沒放過屁,更不食人間煙火,那第三只嘴巴,可幽香如蘭呢﹗」她自己轉過身來,掀起粉臀,送到我眼前。


「不信,你先嗅嗅嘛!」


對了,剛才我親眼兒基哥裡她的屁眼,還伸條舌頭進去,也算有了清道夫先給我清潔了一下,況且,況且……


我撫摸看那雪白粉嫩的盛臀,巳衝動起來,蹲下身子,鼻子巳貼近股溝,竟聞到一股消清幽幽的檀木香味,好似老媽子初一十五點香的味道,十分清香幽雅,好聞得很。


再湊近瞧瞧,哈,原來肛門也有這樣美的,竟像一朵情侶性愛色的菊花﹗


而牝戶,也赫然映在眼前,名副其實水蜜桃,白玉一般,只有兩片大陰唇,襯著淡淡的嫣紅﹗中間一條情侶性愛色的肉縫,也透出幽香。


我伸出再頭舐舐肉唇,舔舔肉縫,始進去游弋一匝,眼十來,舌尖觸到她的肛門上。


「噯,這兒,這兒舒服﹖」蓮妹輕聲道﹕「一舔屁眼我就慾火中燒,就想性交﹗」


啊﹗原來這樣。


我很想捅她,那就快舔她的肛門吧!


她也真是個奇女孩,那處竟乾乾淨淨香噴噴,我將舌頭伸進洞內,也毫無異味。


難怪她講自已不食人問煙火,連屁嘟沒放一個,真是個奇女子﹗


我在那朵情侶性愛色的玫瑰花上,又嗅又舐,更鑽進花蕊,大採其花蜜,壓根兒忘紀了那是肛門﹗


蓮妹給我搔癢得動情了,粉臀篩擺,呻吟連連,很快江『喔喔』『喔喔』『死了』『死了』嚎叫起來。


已經叫床﹖不過舔舔屁眼而已,竟……不對,很熟悉的叫床聲,是佩琪的﹗


抬起頭,側轉一瞧。嘩!如假包換,足佩琪在忘形叫春哩﹗


原來黑大漢基哥舌耕已畢,佩琪也四肢著地,高高地拱起豐臀,讓基哥隔山取火。


基哥只手勒住她的大腿根,揮戈猛刺。


肉與肉碰撞,發出『霹啪』『霹啪』的響聲。


基哥的肉棒,黑黝黝似根警棍,又粗又長,猛插進佩琪嫣紅鮮嫩的陰戶中,全根盡沒,當頂到佩琪深處的玉盾上,她就『喔』地大嚷一聲。


黑肉棍『滋』地抽出來,竟連桃源洞口那紅盈盈的嫩肉都翻了出來,佩琪怎麼能不『噓』地暢呼一聲!


黑大漢基哥越抽送越快速,如影隨形,『啪啪』連聲,佩琪的叫床也變成野性的嘶嚎,她從未這樣激動過,嘴裡叫連﹕「我死了﹗我死了﹗」


一定是欲仙欲死那種死吧﹗


基哥既然在幹我女友了,我不能輸蝕,幹蓮妹!


誰知我停口裡她屁服不過須臾而已,她巳經按捺不住,大聲嬌叱﹕「大哥哥,你死啦!光顧著瞧人家大戰,你冷落我了﹗快繼續舔的屎眼﹗不不,來真的了,幹我,狠狠地捅死我﹗」


正中下懷!我握起已十分狀態的陰莖,龜頭對準她的陰戶,先在肉洞口磨磨硯硯,龜頭嵌進兩片肥肥厚厚的肉唇裡。


只須再一挺,整根陰莖可以全根盡沒了。


我驀地一閃念,曾經滄海難為水,我的陽具與基哥比,小巫見大巫,蓮妹她剛享受過基哥的成呎長肉棍,我小了差不多一半的東西,能塞滿她的陰道嗎﹖


與其出洋相,倒不如藏拙,乾脆戳她的屁眼,穀道必細於陰道。


想到這兒,我把龜頭從她桃源洞口退出,對準她的肛門,一插而入,大唱後庭花。蓮妹倒吸一口冷氣,卻嚷﹕


「好﹗我喜歡,基哥的太粗,他未敢入,你的正好!」


她連聲讚好,我也覺得挺好,肛門內緊窄異常,抽送時,快感陣陣,比在陰道中出入磨擦的快感強烈得多﹗


我忘形地快速抽送,蓮妹『喔喔』直嚷個不停,她的叫床聲與旁邊佩琪的叫床聲此起彼落,綿綿不斷。


大半夜的瘋狂,我數度洩精,也不知什麼時候迷迷糊糊地睡過去了﹗


我與佩琪醒來時,東方既白,基哥‧蓮妹不知人向。


我們趕快穿回衣衫,赫然見到墓碑上的名字有個『基』字,嚇得我與佩琪各一跳﹗


赫然又見近旁一個小墳,死的是女人,碑上名中有個『蓮』字﹗


我們才知道﹕活見鬼啦!與鬼交換……


犀利士每日錠5mg

熱買推薦 HOT

    猜你喜歡

犀利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