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犀利士 > 成人文學大全 > 人妻少婦 > 我和科長互相征服了對方的老婆

我和科長互相征服了對方的老婆



印度威而鋼



超級犀利士送2顆試效果


引言


「性衝動」是男人的本性。面對女人,男人不需要冷靜和內斂,而應盡情揮灑自己的激情。很多女性喜歡你的「強迫」,因為那種被你「強迫」,是激動人心的,是令人刺激的,是最撩人的。你不「強迫」,女人就沒有機會忸怩作態地欲拒還迎,就沒有機會對著你罵道「討厭啦」,也沒有機會對你說「不要啦」,更沒有機會對你喊「你不可以」。


女性喜歡男人在性方面的堅決和強勢。特別是在那一刻,女性喜歡扮演「無辜的角色」,因為你的堅決,使她可以作出「我是被強迫的」的姿態,這對她而言是種很享受的,有不必承擔責任的快樂!局面是男人掌控的,女人只能選擇,但不能控制。床上的男人的「不講道理」是真理。


男人的「性」和「愛」是分開的,「吃在碗裡的,還看著鍋裡的」「孩子是自己的好,老婆是別人的好」是男人天生的本性。是男人,都會愛漂亮豐滿的女人。儘管他嘴上不說,心裡都是這麼想;儘管在家裡他對自己的女人多麼恩愛,但是在外面也會對漂亮的女人動心思。尤其是在現在這種情感世界有點混亂的時代,實在不足為奇!


男人和別的女做愛,是把自己體內的「污垢」排泄了出去;女人和別的男人做愛,卻是將別人的「污垢」納入了自己的體內。


我老婆雪萍曾講過,戴了套子和男人做愛就等於沒做,因為男人性器官並未真正碰到她的私處。當男人沒戴套子將精子射進了她的體內,那個男人就是真正地佔有了她。


(上)征服科長的老婆


現在講一下我自己。我叫曾田,現在四十歲,身高173公分。身體建康。在一家進出口工司任計算機部主管。


我老婆林雪萍是個「東北妹」(哈爾濱人)。三十六歲,是一個保險公司的推銷員。身高170公分,身材豐滿。即使生過小孩了,還是一樣誘人。雖然皮膚曬得有些黑,但膚質很好。豐滿的雙肩,圓潤的屁股、渾圓的大腿。最大的特征是一對高聳的乳房,呼之欲出,豐滿誘人。樣子長得雖說不是非常漂亮,但也頗有幾分姿色。


她有那種成熟女人特有的氣質和誘人的性感,常喜歡穿一條羊絨衫和一條長裙,加一雙長統靴,走起路很有節奏,很有幾分氣質。是那種男人一看就想要的女人。她性格開朗,為人熱情,愛幫助人。但也非常好強,不管是錯是對,她總會不甘示弱,尤其是喜歡取笑人,為此她多次得罪人。


五月初,雪萍接到公司通知,去蘇州參加一個為期三周的學習班。她很希望我能和她一起去。因學習期間,公司安排員工住飯店,每人一間。我如去,住宿免費(當然和我老婆住同一間)。同時我也沒去過蘇州,也想去玩一玩。所以,我就請了三周假,將小孩安排給了老婆的父母。便和雪萍一同去了蘇州。


到了蘇州後,住進了園山飯店。飯店是一間一房一廳的住宅,客廳擺著一個很大的三人沙發與一張茶几。臥房還算蠻大的,除了一張雙人床外,有化妝台、衣櫥等等。


在蘇州的學習班上,我們遇到了我老婆的大學同班同學張文。他在哈爾濱一家保險公司任科長。我們都習慣叫他張科長。我老婆現在的工作還是他給介紹的呢。


張科長年約四十六七歲,比我們大好多。他原是老三屆。進大學前當過兵。瘦瘦的身材,黑黑的皮膚。個子不高,估計有169公分就不錯了,但是結實精幹,為人豪爽,也比較會搞笑。他大學時曾是雪萍的班長,追求過雪萍,但未成功。


我老婆跟我說過,張科長個子太小,加上愛近女色,只能當朋友,不可做老公,並多次取笑他是「二級殘廢」(意指:個太小)。為此,張科長一直耿耿於懷,並揚言總有一天要報復並教訓雪萍。


和張科長一起來的還有他的老婆周淑媛,及同一公司的女科員周小姐和馬小姐。他老婆長得比她老公高大,約有170公分,也是東北人。年齡估計約四十五六歲左右。留著一頭彎曲的長發。淑媛長相雖一般,但身材高挑,乳房高聳,體型相當豐滿。頗有「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的成熟女人的韻味。


在飯店,我和老婆住張科長夫婦隔壁。另一側住著張科長公司的女科員周小姐和馬小姐。晚上,大家在一起吃吃飯,喝喝酒,打打牌。白天,大家都去學習了,剩下我和淑媛,我們便結伴去幾個著名景點遊玩。


不久,我便發現淑媛是一個很活潑的女人,並且善解人意,對人也體貼。外出遊玩時時提醒或招呼我。為了怕走丟,我時常會像拉住我老婆雪萍一樣,拉住淑媛的手。她倒也不推脫,挺大方的。我很慶幸這次遊玩能有她的陪伴。幾天下來,對淑媛已有了很大的好感。


日子過得倒挺快,為期三周的學習已過了兩周多。


這天一大早,我剛起床,就聽到有人敲我房間的門。我上前把門一開,原來是淑媛,兩手抱著一大堆當地的土產,手裡還拎了一大盒早點。


「小曾!快來吃,我給你買了早點,」淑媛興沖沖地對我說道。


我心中一熱,只覺得一股暖流湧上來,趕緊接過早點盒,將她迎了進來。


忽然,淑媛手中抱著的土產散了開來。我趕快衝上去想幫她托住,匆忙中,我伸出的手不小心地碰到了她的一只乳房。


「啊!小曾!幹什麼呀!你想佔我便宜啊!」淑媛臉頰有些泛紅。


「沒有啦!幫你接住啊。」我嘴裡講著,心裡只覺得血往腦上湧,一種從未有的衝動湧向腦子。不知從哪裡來的一股勇氣,一下子將她緊緊地抱住。


「小曾,你要幹什麼?」淑媛滿臉通紅,並不明顯地拒絕我。


沒等她回過神來,我順手一拉,將她拉到了我懷裡,緊緊地抱住,上身半躺在我的腿上。


這時,她才反應過來,用手推搡著我,有些慌張,又有些色厲內茬,低聲叫道:「你放手,放開我,再不放手,我要喊了!」


「淑媛,不要喊,我喜歡你!」說著我一手抱緊她的腰,一手托住她的頭,低頭就往她的嘴唇上親了下去。她的頭扭來扭去不讓我吻她的嘴。但她越是這樣我就越是興奮。我不斷挑逗著吻她的嘴,想引她上鉤。


「不行!不可以!啊……唔……嗯……」淑媛的頭左右地搖擺來躲避我的嘴唇。

我越來越興奮,死命地抱著她。我不能給她掙脫的機會,必須「強行」征服她。我的嘴緊緊地壓在她的嘴唇上。她大睜著雙眼看著我。我的舌頭繼續往她嘴唇裡鑽,她「唔唔唔」地叫著,牙齒咬在一起,不讓我將舌頭塞入她的嘴中。


這時候我已經完全沒有了理智,一把按住了她高聳的胸脯。只聽到她「啊」的叫了一聲,雙手來推我的手,但雙唇不由自主地張開了。我抓住時機,舌頭一下子使勁地塞入她的口中,用力地吸吮著她的舌頭。我的舌尖和她的交纏在了一起。我努力品嚐著她的舌頭和嘴唇。


「唔……嗯……嗯……嗯……」她本能地反抗著。但嘴被我嘴唇堵住,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我緊緊地抱住對淑媛的身體熱烈地親吻著她。慢慢地,她閉上了雙眼,雙手的抵抗也放慢了。此時,淑媛豐滿的胸部一上一下起伏著,高聳、挺拔的乳房,露出一條又白又深的乳溝。


我能感到淑媛是接吻高手。不像我老婆,她不喜歡接吻。每次和她做愛,她都迴避我的嘴唇。淑媛的嘴唇,即熱烈,又富有激情。


這時我已經被慾火沖昏了頭腦,一只試探地撫摸她的胸部。她抓著我的手不讓我動。她的手很有力,起碼比我老婆雪萍有力。這個時候我以經忍受不住了。兩手捉住了她的雙手,先將她的左手扭到了她的背後,然後,將她的右手也擰到了她的背後。我能感到她的手臂很壯實。她如奮力反抗,我可能制服不了她。


「不行!放開我!快放開我!」她喘息地掙扎著。


我用兩條腿緊緊將她一雙大腿夾住,用一只手將她的雙手死死反剪在背後。然後用另一只手解開了她胸前襯衫的鈕扣。她的一對罩著肉色花邊胸罩的大乳房凸現在我眼前,乳房只被胸罩遮住一大半。


這個時候我已經完全沒有了理智,腦袋發暈,呼吸也愈加急促。哪管她的叫喊,嘴唇吸吻著她的嘴唇。我一把將她的乳罩用力扯了下來,一對白白圓圓的大乳房凸現在我眼前。淑媛的奶頭很大,呈深紅色,乳房相當豐滿,比我老婆的乳房還白一點,但皮膚較我老婆的粗一些,畢竟大我老婆六,七歲。


「你……你太過分了!你這麼能脫我的胸罩呢!放開我!……讓我起來!」她的身體朝後仰著,臉羞澀得通紅。


我早忍不住這種誘惑貼了,這是一個成熟女人的誘惑。我心跳開始加速,我感到肉棒亦開始充血脹大。我開始瘋狂地吻著她的嘴唇和胸脯,撫摸著她豐滿的乳房,乳暈和微紅的乳頭。


「啊……啊……喔……你不可以這樣!」慢慢地她開始不那麼用力了,看來已經默許了。比一個自己小五,六歲的男人緊緊地擁抱撫摸著,她能不興奮嗎?


「不……不要這樣……不要再摸了……打住吧,咱們不能再繼續了!」她不斷喘息著,身體不停地扭動掙扎著。


我這時候慾火難耐,腦子一片空白,什麼也管不了,只想佔有這個女人的身體。我開始把手伸向了她的牛仔褲……


「不要!不要!放開我!你要幹什麼了!」淑媛開始有點驚慌起來。


「淑媛姐,我馬上要當你老公了!」我心猿意馬地調逗著她。


「不……不行……那裡不行啊!我老公知道了不得了!我不要!我不要!」她的聲音是乎很堅定。


女人這種躲躲閃閃的態度會讓男人更加慾火中燒,她的掙扎讓我更加興奮。我將她的雙手使勁扣住,使她不能過分動彈。然後將她牛仔褲的皮帶抽了出來,並解開了扣子。


「不行!你不能脫我的褲子!你要幹什麼了!我不會同意的!」她小聲地哀求著。


我能感覺到她那女人內心的騷性已經被我挑動起來。她又想要,但又怕。女人天生一付嬌羞的個性,其實口中叫的都是和心裡想的恰恰相反。心裡想要,但又不想為通姦的負責任。好吧,我今天就成全你!


「淑媛姐,即然你不配合,那我就來硬的了!」我把她身子翻過來,臉朝下背朝上,將她壓在我身下。然後,將她的雙手緊緊反剪到了背後,壓在她的屁股上,使她無法掙脫。哇!她的屁股好豐滿!


「不要啊!……不要啊!……」淑媛扭動著身體和屁股。


我拿起她風衣上的腰帶,開始捆綁她。淑媛身體掙扎著,屁股扭動著,雙腿踢動著。我能感到她是一個很有勁的女人,起碼比我老婆勁大。但她並未太奮力反抗,不然,我是治服不了她的。不一會兒,淑媛的雙手就被我緊緊地捆綁在背後。


「放開我!快放開我!」她雖然在喊,卻並不很有力。


我拚命用理智抑制衝動的本能,但我此時己經極度亢奮了。我摟住她的腰,抬起她的下體。我將她牛仔褲的皮帶解開。由於淑媛的雙手被緊緊綁在背後,她的上身幾乎動不了。我左手抱住她的腰,右手將她的牛仔褲使勁扯了下來,扔到了一邊。她本能地想翻過身去來阻擋我的拉扯,但被我死死壓住。現在,她的身上只剩下白色的三角內褲。


我右手抓住她的三角褲的右側,使勁往下一扯,然後,抓住她的三角褲的左側,再使勁往下一拉。沒幾下子,她的三角褲就被我拉至膝蓋處。此時她的高聳胸脯、渾圓的屁股,黑黑的陰毛,及微微隆起的陰部完全暴露在了我面前。我現在只覺得血往頭上湧,什麼都不顧了,撲上去壓在了她的身上。


「放開我!……不要呀……求求你……不要插進去呀!」聽她的聲音,能感到她現在真有點害怕了。


淑媛掙扎著,反抗著。我嘴巴死死壓在了她的嘴上,使勁分開了她的雙腿,把她的大腿掰開成大字形,將我堅硬的下體狠狠地頂進她那火熱又濕潤的陰道。


「啊……喔……喔……喔……」淑媛長長地大喊一聲,然後出現了曖昧的呻吟聲。我能感到她的陰道猛地一收縮,將我的陰莖緊緊地夾住。可能是沒生過孩子的原故,她的陰道非常的緊,裡面滑滑熱熱的,非常溫暖舒服。此時,我感道有一種奇妙的榮譽感,因為我成功地征服了一個我老婆以外的另一個女性。此時我正在享受著她的身體。


「啊……拔出來啊!快拔出來啊!你不可以這樣!你放開我,快出去啊!」淑媛扭動著身體,是想讓我停止下來。


我此時幾乎忘掉了世間的一切,奮力地在淑媛的身體內抽插著,全身充滿激烈的快感。幾分鐘後,我達到了高潮,一股精液噴湧而出,射入了她的體內。


「啊……啊……啊……啊!」淑媛的身體劇烈地抖動著。


……


「你這個流氓,終於得逞了!你最後還是把我佔有了!」


淑媛憤憤地看著我。


(中)老婆被科長征服


今天是週日,明天學習班就要結束了。大家將回各地。我和淑媛發生關係以來,己近一周。至今相安無事,我暗自慶幸。


作為告別,我們一行人去餐館吃了晚飯。飯間,大家喝了不少酒。我和張科長互相多灌幾杯,後來倆人都喝醉了。回到住所,己是晚上十點多。本想立馬休息,但淑媛提出要打牌。說是明天可以在火車上睡覺,今晚要玩通宵。我很不願意,但不想得罪她,就隨了她們的願。


這樣,他們就玩起了撲克,張科長夫婦一家,我老婆和周小姐一家。我當我老婆的參謀,馬小姐當張科長的參謀。淑媛又拿出了一些啤酒。大家就這樣邊打邊喝。


他們四個人就在酒精的助興下玩開了,彼此互相調侃笑鬧。今晚張科長和淑媛手氣非不好,幾局牌都輸了。才打了三十分總鐘,就輸掉二百塊錢。


我老婆喝了酒就話多,加上今天打牌手氣好,還贏了錢,就更加得意忘形,開始取笑張科長夫婦。


「張科長,你真沒用!每次打牌都輸錢給我。」我老婆取笑著。


「今天手氣不好啦!」張科長無可奈何地說。


「什麼手氣不好?你就是沒用!你哪次贏過我?」我老婆更加進一步。


「哈哈!我在床上贏你就行啦!」張科長借醉發騷,佔我老婆的便宜。


「哈哈!看你這個『二級殘廢』在床上你誰都贏不了啦!」我老婆進一步反擊著他。


「今晚我要在床上贏你,把你搞定,看看誰厲害!」科長酒量不好,醉後發怒了。


「老張,這娘們欠操,非得給她一點教訓!看她還敢不敢取笑你!」淑媛憤憤不平地對她老公說。


「雪萍,我今天要好好收拾收拾你!」張科長站起身來,指著我老婆叫道。


聽到這句話後,我心裡突然產生一種衝動。一種麻麻的興奮與刺激的感覺在萌動著。我借酒精的助力,調侃著說道:「哈哈,張科長,你要能制服我老婆,今晚她是你的,你想對她幹什麼由你。」


「老公,你好壞啊!……竟把自已的老婆讓給別人!」老婆朝我喊道,臉頰上浮起一片紅暈。


「雪萍,今天我是要定你了。」張科長淫淫地笑道。


「你敢!你有本事你就上來。」我老婆不在乎地回應著張科長。


「你看我敢不敢!」張科長呼地一下站了起來,朝我老婆衝了過來。


他一把抓我老婆沒抓住,然後他們開始圍著桌子追。幾圈後,張科長將我老婆從後面一把抱住,並抓住了她雙手,把她按在沙發上坐著。我老婆的兩條大腿被壓在了沙發上,雙手被張科長擰住朝後拉著,身體朝後靠在他的身上。頭壓在他肩上。張科長幾次想則臉去吻我老婆,都被她躲開。


突然,張科長手伸向我老婆的胸脯,她急用雙手去抵擋,哪知張科長這是個虛手,他一下伸手拉住了她的裙帶。為了避免裙被扯下來,我老婆趕忙用左手去扶裙子,張科長餓狼捕兔一般一下子捉住了我老婆的左手,扭到了背後。我老婆出於潛意識裡的自我保護,側過身去,伸出右手想推開張科長,但她的右手也被張科長反剪到了背後。


只聽「碰」的一聲,張科長一個大翻身將我老婆結結實實按在了沙發上,她還來不及翻身,就經被張科長從後面緊緊地壓在了身下。


我老婆被張科長按在沙發上,雙手被反剪在背後,動彈不得。她反抗著,扭動著。


「放開我!當著人家老公面動手動腳,討厭拉!」老婆紅著臉叫道,表情有點害羞。


「老張,把她捆上!看她還敢不敢嘴硬!」淑媛說著,把我老婆裙子上的裙帶扯了下來,遞給了她老公。


「啊……啊……不要啦……不要啦……你想幹什麼……」老婆在沙發上掙扎著,看上去開始有些慌亂。


我想上去幫我老婆,但被淑媛一把拉住,按在在椅子上。「今晚你給我老實點,發生什麼事都不要動!不然我把你對我做過的事都兜出來!」她輕輕地,但很堅決地對我說道。


我知道這下麻煩了!我老婆今晚是在劫難逃了。淑媛是要報復我那天對她的輕薄和侵犯。這個屌女人,那天她自己也爽到,今天卻要報復我。早知道堅決不同意他們打牌,這事也不會發生了。現在一切都晚了,只好順其自然了。


張科長畢竟是男人,又當過兵,他一只手解開了我老婆胸前羊絨衫的扣子。另一只手只手把我老婆的雙臂扭在身後,將她死死地壓在沙發上,然後把她的羊絨衫脫拉了下來。這時她的上身只剩下白色的無肩帶乳罩包飽著她那飽滿嬌挺的乳峰。


「啊……別這樣!你放開我……」我老婆本能地掙扎著。


張科長利索地用裙帶將她的手腕紮住,然後將她的雙手緊緊地捆綁在背後。


張科長制服了我老婆,把她攔腰抱在懷中。她那只隔著一層胸罩的乳房及那道深深的乳溝,顯得十分豐滿,雪白的乳肉走了一半出來,而隨著她緊張而胸部起伏不定,乳溝好像會動一樣。張科長死死地盯著,看得癡呆了。


「我認輸,我認輸了!張科長,放開我,放開我吧……」我老婆臉上泛著紅暈,小聲地求饒著。


「老張,今天是你生日,玩個痛快吧!好好享受享受她!我不管你!」張科長的老婆淑媛淫淫地對她老公道說。


「酒後亂性」是男人的專利。張科長一聽老婆同意他「開葷」,顯得很是興奮,馬上就把我老婆死死地摟在懷裡,嘴唇壓在了她的嘴唇上,強吻了起來。可以看出,張科長為能玩弄這樣一個曾當過自己女朋友,而又未能到手的女人而興奮不已。


「嗚……唔……啊……啊……不要亂來!他們和你開玩笑!你還當真佔我便宜啊!快把我放開!」我老婆開始大叫了起來。


張科長跟本沒理會我老婆的請求,緊緊抱住著她,用舌頭堵住她張口叫喊的嘴,激烈地熱吻著她。我老婆緊閉嘴唇,企圖不讓他的舌頭進入。但是,她的牙齒終於被張科長的舌頭頂開,他的舌頭伸入了我老婆的口中,與她的舌頭交纏在一起。


張科長不斷用舌尖的在她的嘴唇上舔著,舌頭攪拌著、刺激著對方。看來張科長的接吻技巧很好,用舌頭纏住我老婆的舌頭,如蛟龍一樣在她的口中肆虐。在張科長嘴唇的刺激下,我老婆已經有點神情迷亂了。


「不……不要!你不能這樣,你不能對我做這種事!」我老婆被捆著,動彈不得,但又不好太發作,只好小聲哀求著。


「讓你叫!我要你喊!老子今天玩定你了!」張科長不顧她的叫喊,拿了一塊毛巾,往我老婆嘴裡塞過去。


「唔……不要!」老婆驚叫起來,用力扭頭躲避。張科長趁她嘴未合上,狠狠地將毛巾塞了進去。


「嗚……唔……嗚……嗯!」老婆己喊不出聲來了,她不死心地晃動著身體和大腿,鼻端發出沉悶的鳴聲。


我真想把老婆從張科長手裡槍回來。然而身體被淑媛和周小姐,馬小姐這三個女人緊緊按在在椅子上,動彈不得。此時,我還有一種平時無法達到的刺激感覺。既然到這個地步,我倒要看看張科長會把我老婆玩到什麼地步。不如假裝被三個大女人按住無法動彈,倒要看看張科長如何擺弄我老婆。不過,希望他不要太過分,能快點完事。


張科長似乎很有經驗,他一只手摸住了我老婆緊貼著著白色奶罩的高聳的胸脯,另一只摸索著解開了她背後的乳罩扣。老婆那無肩帶的白色乳罩很快就被張科長拉扯了下來。瞬即,她的上身體己被脫個精光。一對白白圓圓,豐滿堅挺的乳房暴露了出來。


「啊……啊……啊……哎……啊……啊……哎……唔……」我老婆被捆了雙手,嘴巴又被布塊塞著,一點反抗能力也沒有,只能看著張科長在自己的乳頭上摸著。


張科長一雙充滿慾火的好色眼睛如饑似渴地盡情地看我老婆白色奶罩緊貼在同樣高聳的酥胸。兩個乳房既大又尖,胸部因緊張而不住地一上一下地起伏,乳頭堅挺上翹。讓他大飽了眼福。他一只手滿滿地揉摸她高聳的乳房,同時,他拉開了塞著我老婆嘴裡的毛巾,又要開始要親吻她。


「啊……老公救我!救救我!……他們太出格了!」老婆朝我大聲喊著。


「你太過分了!放開她!」我朝張科長喊著,但知道這只不過是裝裝樣子而已。


張科長沒理會我,對著我老婆的嘴又親又吻。


「不要!不要!放開我!放開我!」老婆開始大聲哀求著。


「成熟女人的嘴感覺果然好……呵呵!」張科長嘴粘在我老婆性感的嘴上,舌頭也鑽到那裡面去了。他一只手在我老婆的胸脯上搓揉,另一只手則在她的小腹部上摸著。他的口吸著啜我老婆那情侶性愛色的乳頭,乳尖頂到了他的牙齒,他更興奮了!


「不要,不要,鳴……鳴……」老婆滿臉緋紅地乞求著。雖然她的理智不允許、嘴裡說不肯,但我能看出她其實已經有了生理反應。


忽然老婆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鬆脫了捆綁的雙手,跳了起來,接著把一把推開了張科長,從他的懷裡逃了出去,往臥房逃跑去。


張科長很快撲了過去,捉住了我老婆,把她攔腰抱住。兩人又扭打在一起…我老婆掙扎著,反抗著……最後,她的雙手還是被張科長捉住,反剪到了背後,捆綁了起來。


「不要!不要!放開我!我不敢了!我求饒,我再也不敢取笑你了!」我老婆大聲哀求著。


「現在已由不得你了!今晚我要好好教你訓!要看看在床上到底誰贏!」張科長淫邪地笑著。


(下)老婆被科長佔有


張科長把我老婆的雙手捆綁定後,將她丟在沙發上。任憑她手腳如何掙扎都不理她。


「科長,我是有老公的人,你也有老婆,你不能對我這樣!快把我放開!」我老婆開始有點發怒了。


「哪個男人看到你這樣豐滿的女人不會想要玩呢?那才怪呢!」張科長呼吸越來越重。我老婆越喊,越是激發張科長的野性。


他邊說邊掀起了我老婆的裙子,用力分開了她充滿彈性的大腿。他看見了老婆窄窄的蕾絲三角內褲褲緊緊地包住豐滿的陰戶,在豐腴的大腿之間,露出幾根黑黝黝的陰毛,豐滿的大腿富有彈性。


張科長開始把手插進了她的大腿根中揉摸撫弄起來,她緊緊地閉著大腿不讓張科長接觸她的私處。張科長摸索著想要脫去她的內褲,但沒成功。張科長又開始摸著她的乳房。我老婆被捆了雙手,無法反抗,只能由他擺佈。


「呃……不要……我不要啊……鳴鳴……鳴鳴,啊……啊……呃……」我老婆無奈地哀求著,帶著一點哭腔,也帶著一點呻吟。


我整個身子血脈賁張,腦中空白一片,急促的喘息著,身體火熱。我心裡明白,這個男人今晚不但大飽了眼福,而且馬上就要佔有我老婆了,我的心怦怦地跳著,連喘息都困難了。


張科長把我老婆翻過來,然後把她的裙子撩到腰上,手從她的大腿摸到了小腹,然後伸進她緊閉的雙腿之間,向大腿根摸去……


「我對成熟女性特感興趣,今晚我要好好地享用你的身體!」張科長浪浪地說。


「你……你別再羞辱我了,夠了,你已玩夠了!我的身體你今晚都玩遍了,你還想幹麼?一切到這為止吧!」我老婆大聲哀求著,使勁掙扎著。


「不要掙扎!怎樣掙扎都沒用的!哈哈哈,你乳房真大,軟乎乎的,手感真好!我還沒有玩到男人最想玩的地方呢!」張科長真感到征服女人之樂實在無窮無盡,他興奮地揉摸我老婆的乳房,不斷吻著她的嘴和乳頭。


「今晚你是我老婆了!我要好好享受享受你,哈哈哈!」張科長淫笑著。


「不要啊!張科長,我求你!放開我!啊!啊!放開我!」我老婆大聲哀求著,這時她知道即將會降臨到她身上的是什麼。其實我很明白,老婆的反抗,只會讓男人更亢奮,玩得更刺激而已。


張科長又將那塊白毛巾又塞入我老婆的嘴裡,轉身把她抱進了臥室內,一把將她丟在床上。


「啊……啊……哎……哎……鳴……鳴……」我老婆叫也叫不出聲來。


這時我老婆的上身已經被被剝得精光,僅剩裙子在腰上,雙手被綁在背後,一對高聳的乳房經完全沒有遮掩地顯露在張科長的面前!白嫩的乳房柔軟而又富有彈性,深紅的乳頭在胸前微微顫抖。張科長欣賞著她的全身,揉摸著她的胸脯和渾圓的屁股。


看到自己老婆此時正被在被其它男人玩弄,這時我腦子裡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我不明白我老婆比張科長個子大,力氣也不算小,怎麼這麼快就被他捆綁征服,並被這個男人享受了她的乳房,屁股和嘴唇?


張科長轉身脫去了自己的牛仔褲,然後趴到我老婆的身上。他取出了塞在我老婆嘴中的毛巾。又開始狂地吻起了她的嘴唇,舌頭伸入她的嘴中,並將她將的舌頭吸進了口中,用牙齒緊緊地咬住。我知道我老婆不喜歡接吻。現在,自己雙唇正被丈夫以外的男人親密地吸吮,她一定羞愧難當。


「不要,不要這樣……你放開我!把我放開!」她奮力地掙扎著,扭動著。


我老婆知道什麼即將要發生了。過去,她有過兩次被客戶吃豆腐的經歷。但也就是被喝醉了的男人摸了乳房或強行親嘴唇而已,並未有進一步的性侵。但今天到了這個地步,她要面對的是將被一個丈夫以外的男人對自己身體最寶貴的部位的徹底佔有。


因雙手被綁在背後,我老婆只能用肩推著張科長的身體,下身左右擺動。張科長用力地壓著的肩膀不讓她掙扎。見我老婆的雙腿在不停地蹭動,就用兩腿夾住她的雙腿,讓其腿不能亂動。只手瘋狂地捏摸她的乳房。


「雪萍,大學時你是我的女友,但我連你的嘴都未吻過。今天,我一定好好嘗嘗你的味道,真正地佔有你的全身!」張科長輕薄地對我老婆說。


「不行呀!你不能再得寸進尺了!你就放過我吧,不然我會報警的!」我老婆大聲哀求著。


張科長強行用力地用腿分開了我老婆的雙腿,把她的裙子扯了下來。這時我老婆全身除了一條三角內褲外就一絲不掛了。然後,張科長的手伸向了我老婆的三角內褲,要想解除她的最後武裝。


「不……不能!不能脫內褲,不能再脫了……」老婆拚命地反抗。


張科長從我老婆高聳的屁股上拉下了她的三角內褲,並把褲子拉到她胯下,豐滿渾圓雙臀露了出來。這時老婆已經一絲不掛了。他一只手伸進了她肥碩的屁股後倆腿根部中,在屁股溝的下方摸弄起來,那是她身體的最寶貴的部位啊!她渾身顫抖了一下,臀部不自主地顫動著。


「啊……啊……」我老婆從半開的嘴裡露出了輕微的哼聲。


張科長將她身子扳轉過來翻身朝上。此時,她的私處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她不停扭動大腿,想遮掩住那兒,但徒勞無功。豐滿的大腿扭動起來卻更性感,小腹下濃密烏黑的陰毛在雪白的屁股和大腿的襯托下更加顯眼,陰毛從鼓鼓的陰丘處一直向下延伸到兩片大陰唇邊上,豐滿的陰唇藏在黝黑的陰毛下。


張科長在盡情地享用著我老婆:他的一只手不停地撫摸揉搓我老婆富有彈性的乳房,並順著乳暈開始劃圈圈,另一只手在在陰毛中那條柔滑的肉縫中輕輕地撫弄著,並在她的大小陰唇上摸著,然後,用食指慢慢插進了她的的陰唇之間。還不斷地在她耳邊說著情話來挑逗她。


「好美!酥胸非常有彈性……下面好滑……好軟……」他不段地挑逗撩撥我老婆,使她渾身戰慄,不住地扭動身體。她受到上下兩處敏感地帶的刺激,發出了輕輕的呻吟聲。看來她已有了很強的生理反應。


張科長興奮地看著,喘著粗氣。他知道徹底地征服他身下這個女人的時間到了。他匆忙地脫掉了自己的內褲,一根並不太大但黑乎乎的陽具彈了出來。他用大腿壓住我老婆的雙腿,把陽具湊近她的雙腿根部。我老婆眼看著張科長的陽具慢慢靠近自己的陰唇,知道馬上將要發生的事情,本能地猛蹬雙腿,扭動著腰和屁股。


「求求你!……啊……不要啊!啊!啊……啊……」她呼吸急促地喊著,然還帶有一點羞澀的呻吟。


我這時候真的腦子都空掉了,這是前所未有的一種莫名超刺激感,全身熱流亂衝,我看傻了。我沒想到我婆會如此被一個個頭矮小的男人完全制服佔有。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些什麼,但我知道事情很難挽回了。


「嘿嘿,我要插進來囉!我避孕套都不用!」張科長淫笑著。


「啊,你不能進來……不行!……我求你不要插進來呀!」我老婆大聲哀求著,奮力掙扎著。可以感到她很緊張,很害怕。


「不要作無意義的掙扎。」張科長的陽具在她面前搖擺著,己經碰到了她的大腿內側。


「不行啊,你起碼要帶保險套!」我老婆大聲喊著,知道她已經沒有能力阻擋這個男人的進入了。


「雪萍,我不管了,我己經忍耐不住了!我進來了!」張科長稍一遲緩後下身用力一挺,「滋……」的一聲就頂了進去。


「啊!……啊!……」我老婆發出一聲長長的叫聲並大聲呻吟起來,聽不出來她到底是痛苦還是快樂。


我知道對方的陽具已經插進了我老婆的體內。看著我老婆在別的男人身下呻吟,丈夫以外男人正在肆意地撫摸和蹂躪著她。那種滋味叫我既酸楚痛苦,又刺激興奮。


「啊……啊……啊……噢……噢……」我老婆不停地喘息尖叫,緊閉嘴唇,搖擺著頭,發出情不自禁地發出呻吟聲。


「你這個流氓!……你進來了!出來啊!……快拔出來啊!啊……啊……」我老婆大聲地喊著,有規律地呻吟著。


張科長哪還理會她的乞求,他在她的陰道裡猛烈地抽插著……拔出一半,再用力地插,一進、一出、一進、一出……他的呻吟聲愈來愈快!同時嘴巴堵在她的嘴上瘋狂地吸吮。


「不要啊!我求你,不要!……啊!……放過我!……不要射在裡面啊!我沒有避孕,要是射在裡面,我會懷孕的,不要啊!」我老婆大聲哀求著。


沒幾分鐘,張科長的呼吸急促起來了,開始快速地抽插,放肆地蹂躪著我老婆。


「雪萍,你裡面好舒服!好熱啊!太舒服了,你表現得真的很棒,果然是風騷的熟女啊!」


「啊!……不要!……啊!……不要射!……別射進來!」我老婆驚恐地喊道。


我老婆拚命地掙扎著身子,踢動著雙腿。張科長不理會她,死死地抱住她的身體,讓她無法掙脫。


此時,張科長已經進入了極度亢奮的狀態,上身死死壓在我老婆的身上,將自己的陰莖一直插到她倆腿根部中的最深處,嘴巴同時用力地吸著她的嘴唇。


忽然,他大叫道:「啊!……射了……我要射了!」然後,猛烈地抖動著他的身體,並重重地壓在了我老婆的身上,不住地喘著粗氣。


「啊……你射進去了!你這個不要臉的!你強姦了我!鳴……鳴……」我老婆罵著,開始哭了出來。


我知道,張科長已把他的精液注入了我老婆的體內。按他的說法,他已經徹底征服了他身下的這個女人。


我也明白我老婆為什麼傷心。因為按她的說法,她己被這個男人真正完全地佔有了。


充滿我腦海的是無盡的悔恨與內疚。在以後的生活中,我和雪萍該如何互相面對?


【完】


引言


「性衝動」是男人的本性。面對女人,男人不需要冷靜和內斂,而應盡情揮灑自己的激情。很多女性喜歡你的「強迫」,因為那種被你「強迫」,是激動人心的,是令人刺激的,是最撩人的。你不「強迫」,女人就沒有機會忸怩作態地欲拒還迎,就沒有機會對著你罵道「討厭啦」,也沒有機會對你說「不要啦」,更沒有機會對你喊「你不可以」。


女性喜歡男人在性方面的堅決和強勢。特別是在那一刻,女性喜歡扮演「無辜的角色」,因為你的堅決,使她可以作出「我是被強迫的」的姿態,這對她而言是種很享受的,有不必承擔責任的快樂!局面是男人掌控的,女人只能選擇,但不能控制。床上的男人的「不講道理」是真理。


男人的「性」和「愛」是分開的,「吃在碗裡的,還看著鍋裡的」「孩子是自己的好,老婆是別人的好」是男人天生的本性。是男人,都會愛漂亮豐滿的女人。儘管他嘴上不說,心裡都是這麼想;儘管在家裡他對自己的女人多麼恩愛,但是在外面也會對漂亮的女人動心思。尤其是在現在這種情感世界有點混亂的時代,實在不足為奇!


男人和別的女做愛,是把自己體內的「污垢」排泄了出去;女人和別的男人做愛,卻是將別人的「污垢」納入了自己的體內。


我老婆雪萍曾講過,戴了套子和男人做愛就等於沒做,因為男人性器官並未真正碰到她的私處。當男人沒戴套子將精子射進了她的體內,那個男人就是真正地佔有了她。


(上)征服科長的老婆


現在講一下我自己。我叫曾田,現在四十歲,身高173公分。身體建康。在一家進出口工司任計算機部主管。


我老婆林雪萍是個「東北妹」(哈爾濱人)。三十六歲,是一個保險公司的推銷員。身高170公分,身材豐滿。即使生過小孩了,還是一樣誘人。雖然皮膚曬得有些黑,但膚質很好。豐滿的雙肩,圓潤的屁股、渾圓的大腿。最大的特征是一對高聳的乳房,呼之欲出,豐滿誘人。樣子長得雖說不是非常漂亮,但也頗有幾分姿色。


她有那種成熟女人特有的氣質和誘人的性感,常喜歡穿一條羊絨衫和一條長裙,加一雙長統靴,走起路很有節奏,很有幾分氣質。是那種男人一看就想要的女人。她性格開朗,為人熱情,愛幫助人。但也非常好強,不管是錯是對,她總會不甘示弱,尤其是喜歡取笑人,為此她多次得罪人。


五月初,雪萍接到公司通知,去蘇州參加一個為期三周的學習班。她很希望我能和她一起去。因學習期間,公司安排員工住飯店,每人一間。我如去,住宿免費(當然和我老婆住同一間)。同時我也沒去過蘇州,也想去玩一玩。所以,我就請了三周假,將小孩安排給了老婆的父母。便和雪萍一同去了蘇州。


到了蘇州後,住進了園山飯店。飯店是一間一房一廳的住宅,客廳擺著一個很大的三人沙發與一張茶几。臥房還算蠻大的,除了一張雙人床外,有化妝台、衣櫥等等。


在蘇州的學習班上,我們遇到了我老婆的大學同班同學張文。他在哈爾濱一家保險公司任科長。我們都習慣叫他張科長。我老婆現在的工作還是他給介紹的呢。


張科長年約四十六七歲,比我們大好多。他原是老三屆。進大學前當過兵。瘦瘦的身材,黑黑的皮膚。個子不高,估計有169公分就不錯了,但是結實精幹,為人豪爽,也比較會搞笑。他大學時曾是雪萍的班長,追求過雪萍,但未成功。


我老婆跟我說過,張科長個子太小,加上愛近女色,只能當朋友,不可做老公,並多次取笑他是「二級殘廢」(意指:個太小)。為此,張科長一直耿耿於懷,並揚言總有一天要報復並教訓雪萍。


和張科長一起來的還有他的老婆周淑媛,及同一公司的女科員周小姐和馬小姐。他老婆長得比她老公高大,約有170公分,也是東北人。年齡估計約四十五六歲左右。留著一頭彎曲的長發。淑媛長相雖一般,但身材高挑,乳房高聳,體型相當豐滿。頗有「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的成熟女人的韻味。


在飯店,我和老婆住張科長夫婦隔壁。另一側住著張科長公司的女科員周小姐和馬小姐。晚上,大家在一起吃吃飯,喝喝酒,打打牌。白天,大家都去學習了,剩下我和淑媛,我們便結伴去幾個著名景點遊玩。


不久,我便發現淑媛是一個很活潑的女人,並且善解人意,對人也體貼。外出遊玩時時提醒或招呼我。為了怕走丟,我時常會像拉住我老婆雪萍一樣,拉住淑媛的手。她倒也不推脫,挺大方的。我很慶幸這次遊玩能有她的陪伴。幾天下來,對淑媛已有了很大的好感。


日子過得倒挺快,為期三周的學習已過了兩周多。


這天一大早,我剛起床,就聽到有人敲我房間的門。我上前把門一開,原來是淑媛,兩手抱著一大堆當地的土產,手裡還拎了一大盒早點。


「小曾!快來吃,我給你買了早點,」淑媛興沖沖地對我說道。


我心中一熱,只覺得一股暖流湧上來,趕緊接過早點盒,將她迎了進來。


忽然,淑媛手中抱著的土產散了開來。我趕快衝上去想幫她托住,匆忙中,我伸出的手不小心地碰到了她的一只乳房。


「啊!小曾!幹什麼呀!你想佔我便宜啊!」淑媛臉頰有些泛紅。


「沒有啦!幫你接住啊。」我嘴裡講著,心裡只覺得血往腦上湧,一種從未有的衝動湧向腦子。不知從哪裡來的一股勇氣,一下子將她緊緊地抱住。


「小曾,你要幹什麼?」淑媛滿臉通紅,並不明顯地拒絕我。


沒等她回過神來,我順手一拉,將她拉到了我懷裡,緊緊地抱住,上身半躺在我的腿上。


這時,她才反應過來,用手推搡著我,有些慌張,又有些色厲內茬,低聲叫道:「你放手,放開我,再不放手,我要喊了!」


「淑媛,不要喊,我喜歡你!」說著我一手抱緊她的腰,一手托住她的頭,低頭就往她的嘴唇上親了下去。她的頭扭來扭去不讓我吻她的嘴。但她越是這樣我就越是興奮。我不斷挑逗著吻她的嘴,想引她上鉤。


「不行!不可以!啊……唔……嗯……」淑媛的頭左右地搖擺來躲避我的嘴唇。


我越來越興奮,死命地抱著她。我不能給她掙脫的機會,必須「強行」征服她。我的嘴緊緊地壓在她的嘴唇上。她大睜著雙眼看著我。我的舌頭繼續往她嘴唇裡鑽,她「唔唔唔」地叫著,牙齒咬在一起,不讓我將舌頭塞入她的嘴中。


這時候我已經完全沒有了理智,一把按住了她高聳的胸脯。只聽到她「啊」的叫了一聲,雙手來推我的手,但雙唇不由自主地張開了。我抓住時機,舌頭一下子使勁地塞入她的口中,用力地吸吮著她的舌頭。我的舌尖和她的交纏在了一起。我努力品嚐著她的舌頭和嘴唇。


「唔……嗯……嗯……嗯……」她本能地反抗著。但嘴被我嘴唇堵住,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我緊緊地抱住對淑媛的身體熱烈地親吻著她。慢慢地,她閉上了雙眼,雙手的抵抗也放慢了。此時,淑媛豐滿的胸部一上一下起伏著,高聳、挺拔的乳房,露出一條又白又深的乳溝。


我能感到淑媛是接吻高手。不像我老婆,她不喜歡接吻。每次和她做愛,她都迴避我的嘴唇。淑媛的嘴唇,即熱烈,又富有激情。


這時我已經被慾火沖昏了頭腦,一只試探地撫摸她的胸部。她抓著我的手不讓我動。她的手很有力,起碼比我老婆雪萍有力。這個時候我以經忍受不住了。兩手捉住了她的雙手,先將她的左手扭到了她的背後,然後,將她的右手也擰到了她的背後。我能感到她的手臂很壯實。她如奮力反抗,我可能制服不了她。


「不行!放開我!快放開我!」她喘息地掙扎著。


我用兩條腿緊緊將她一雙大腿夾住,用一只手將她的雙手死死反剪在背後。然後用另一只手解開了她胸前襯衫的鈕扣。她的一對罩著肉色花邊胸罩的大乳房凸現在我眼前,乳房只被胸罩遮住一大半。


這個時候我已經完全沒有了理智,腦袋發暈,呼吸也愈加急促。哪管她的叫喊,嘴唇吸吻著她的嘴唇。我一把將她的乳罩用力扯了下來,一對白白圓圓的大乳房凸現在我眼前。淑媛的奶頭很大,呈深紅色,乳房相當豐滿,比我老婆的乳房還白一點,但皮膚較我老婆的粗一些,畢竟大我老婆六,七歲。


「你……你太過分了!你這麼能脫我的胸罩呢!放開我!……讓我起來!」她的身體朝後仰著,臉羞澀得通紅。


我早忍不住這種誘惑貼了,這是一個成熟女人的誘惑。我心跳開始加速,我感到肉棒亦開始充血脹大。我開始瘋狂地吻著她的嘴唇和胸脯,撫摸著她豐滿的乳房,乳暈和微紅的乳頭。


「啊……啊……喔……你不可以這樣!」慢慢地她開始不那麼用力了,看來已經默許了。比一個自己小五,六歲的男人緊緊地擁抱撫摸著,她能不興奮嗎?


「不……不要這樣……不要再摸了……打住吧,咱們不能再繼續了!」她不斷喘息著,身體不停地扭動掙扎著。


我這時候慾火難耐,腦子一片空白,什麼也管不了,只想佔有這個女人的身體。我開始把手伸向了她的牛仔褲……


「不要!不要!放開我!你要幹什麼了!」淑媛開始有點驚慌起來。


「淑媛姐,我馬上要當你老公了!」我心猿意馬地調逗著她。


「不……不行……那裡不行啊!我老公知道了不得了!我不要!我不要!」她的聲音是乎很堅定。


女人這種躲躲閃閃的態度會讓男人更加慾火中燒,她的掙扎讓我更加興奮。我將她的雙手使勁扣住,使她不能過分動彈。然後將她牛仔褲的皮帶抽了出來,並解開了扣子。


「不行!你不能脫我的褲子!你要幹什麼了!我不會同意的!」她小聲地哀求著。


我能感覺到她那女人內心的騷性已經被我挑動起來。她又想要,但又怕。女人天生一付嬌羞的個性,其實口中叫的都是和心裡想的恰恰相反。心裡想要,但又不想為通姦的負責任。好吧,我今天就成全你!


「淑媛姐,即然你不配合,那我就來硬的了!」我把她身子翻過來,臉朝下背朝上,將她壓在我身下。然後,將她的雙手緊緊反剪到了背後,壓在她的屁股上,使她無法掙脫。哇!她的屁股好豐滿!


「不要啊!……不要啊!……」淑媛扭動著身體和屁股。


我拿起她風衣上的腰帶,開始捆綁她。淑媛身體掙扎著,屁股扭動著,雙腿踢動著。我能感到她是一個很有勁的女人,起碼比我老婆勁大。但她並未太奮力反抗,不然,我是治服不了她的。不一會兒,淑媛的雙手就被我緊緊地捆綁在背後。


「放開我!快放開我!」她雖然在喊,卻並不很有力。


我拚命用理智抑制衝動的本能,但我此時己經極度亢奮了。我摟住她的腰,抬起她的下體。我將她牛仔褲的皮帶解開。由於淑媛的雙手被緊緊綁在背後,她的上身幾乎動不了。我左手抱住她的腰,右手將她的牛仔褲使勁扯了下來,扔到了一邊。她本能地想翻過身去來阻擋我的拉扯,但被我死死壓住。現在,她的身上只剩下白色的三角內褲。


我右手抓住她的三角褲的右側,使勁往下一扯,然後,抓住她的三角褲的左側,再使勁往下一拉。沒幾下子,她的三角褲就被我拉至膝蓋處。此時她的高聳胸脯、渾圓的屁股,黑黑的陰毛,及微微隆起的陰部完全暴露在了我面前。我現在只覺得血往頭上湧,什麼都不顧了,撲上去壓在了她的身上。


「放開我!……不要呀……求求你……不要插進去呀!」聽她的聲音,能感到她現在真有點害怕了。


淑媛掙扎著,反抗著。我嘴巴死死壓在了她的嘴上,使勁分開了她的雙腿,把她的大腿掰開成大字形,將我堅硬的下體狠狠地頂進她那火熱又濕潤的陰道。


「啊……喔……喔……喔……」淑媛長長地大喊一聲,然後出現了曖昧的呻吟聲。我能感到她的陰道猛地一收縮,將我的陰莖緊緊地夾住。可能是沒生過孩子的原故,她的陰道非常的緊,裡面滑滑熱熱的,非常溫暖舒服。此時,我感道有一種奇妙的榮譽感,因為我成功地征服了一個我老婆以外的另一個女性。此時我正在享受著她的身體。


「啊……拔出來啊!快拔出來啊!你不可以這樣!你放開我,快出去啊!」淑媛扭動著身體,是想讓我停止下來。


我此時幾乎忘掉了世間的一切,奮力地在淑媛的身體內抽插著,全身充滿激烈的快感。幾分鐘後,我達到了高潮,一股精液噴湧而出,射入了她的體內。


「啊……啊……啊……啊!」淑媛的身體劇烈地抖動著。


……


「你這個流氓,終於得逞了!你最後還是把我佔有了!」


淑媛憤憤地看著我。


(中)老婆被科長征服


今天是週日,明天學習班就要結束了。大家將回各地。我和淑媛發生關係以來,己近一周。至今相安無事,我暗自慶幸。


作為告別,我們一行人去餐館吃了晚飯。飯間,大家喝了不少酒。我和張科長互相多灌幾杯,後來倆人都喝醉了。回到住所,己是晚上十點多。本想立馬休息,但淑媛提出要打牌。說是明天可以在火車上睡覺,今晚要玩通宵。我很不願意,但不想得罪她,就隨了她們的願。


這樣,他們就玩起了撲克,張科長夫婦一家,我老婆和周小姐一家。我當我老婆的參謀,馬小姐當張科長的參謀。淑媛又拿出了一些啤酒。大家就這樣邊打邊喝。


他們四個人就在酒精的助興下玩開了,彼此互相調侃笑鬧。今晚張科長和淑媛手氣非不好,幾局牌都輸了。才打了三十分總鐘,就輸掉二百塊錢。


我老婆喝了酒就話多,加上今天打牌手氣好,還贏了錢,就更加得意忘形,開始取笑張科長夫婦。


「張科長,你真沒用!每次打牌都輸錢給我。」我老婆取笑著。


「今天手氣不好啦!」張科長無可奈何地說。


「什麼手氣不好?你就是沒用!你哪次贏過我?」我老婆更加進一步。


「哈哈!我在床上贏你就行啦!」張科長借醉發騷,佔我老婆的便宜。


「哈哈!看你這個『二級殘廢』在床上你誰都贏不了啦!」我老婆進一步反擊著他。


「今晚我要在床上贏你,把你搞定,看看誰厲害!」科長酒量不好,醉後發怒了。


「老張,這娘們欠操,非得給她一點教訓!看她還敢不敢取笑你!」淑媛憤憤不平地對她老公說。


「雪萍,我今天要好好收拾收拾你!」張科長站起身來,指著我老婆叫道。


聽到這句話後,我心裡突然產生一種衝動。一種麻麻的興奮與刺激的感覺在萌動著。我借酒精的助力,調侃著說道:「哈哈,張科長,你要能制服我老婆,今晚她是你的,你想對她幹什麼由你。」


「老公,你好壞啊!……竟把自已的老婆讓給別人!」老婆朝我喊道,臉頰上浮起一片紅暈。


「雪萍,今天我是要定你了。」張科長淫淫地笑道。


「你敢!你有本事你就上來。」我老婆不在乎地回應著張科長。


「你看我敢不敢!」張科長呼地一下站了起來,朝我老婆衝了過來。


他一把抓我老婆沒抓住,然後他們開始圍著桌子追。幾圈後,張科長將我老婆從後面一把抱住,並抓住了她雙手,把她按在沙發上坐著。我老婆的兩條大腿被壓在了沙發上,雙手被張科長擰住朝後拉著,身體朝後靠在他的身上。頭壓在他肩上。張科長幾次想則臉去吻我老婆,都被她躲開。


突然,張科長手伸向我老婆的胸脯,她急用雙手去抵擋,哪知張科長這是個虛手,他一下伸手拉住了她的裙帶。為了避免裙被扯下來,我老婆趕忙用左手去扶裙子,張科長餓狼捕兔一般一下子捉住了我老婆的左手,扭到了背後。我老婆出於潛意識裡的自我保護,側過身去,伸出右手想推開張科長,但她的右手也被張科長反剪到了背後。


只聽「碰」的一聲,張科長一個大翻身將我老婆結結實實按在了沙發上,她還來不及翻身,就經被張科長從後面緊緊地壓在了身下。


我老婆被張科長按在沙發上,雙手被反剪在背後,動彈不得。她反抗著,扭動著。


「放開我!當著人家老公面動手動腳,討厭拉!」老婆紅著臉叫道,表情有點害羞。


「老張,把她捆上!看她還敢不敢嘴硬!」淑媛說著,把我老婆裙子上的裙帶扯了下來,遞給了她老公。


「啊……啊……不要啦……不要啦……你想幹什麼……」老婆在沙發上掙扎著,看上去開始有些慌亂。


我想上去幫我老婆,但被淑媛一把拉住,按在在椅子上。「今晚你給我老實點,發生什麼事都不要動!不然我把你對我做過的事都兜出來!」她輕輕地,但很堅決地對我說道。


我知道這下麻煩了!我老婆今晚是在劫難逃了。淑媛是要報復我那天對她的輕薄和侵犯。這個屌女人,那天她自己也爽到,今天卻要報復我。早知道堅決不同意他們打牌,這事也不會發生了。現在一切都晚了,只好順其自然了。


張科長畢竟是男人,又當過兵,他一只手解開了我老婆胸前羊絨衫的扣子。另一只手只手把我老婆的雙臂扭在身後,將她死死地壓在沙發上,然後把她的羊絨衫脫拉了下來。這時她的上身只剩下白色的無肩帶乳罩包飽著她那飽滿嬌挺的乳峰。


「啊……別這樣!你放開我……」我老婆本能地掙扎著。


張科長利索地用裙帶將她的手腕紮住,然後將她的雙手緊緊地捆綁在背後。


張科長制服了我老婆,把她攔腰抱在懷中。她那只隔著一層胸罩的乳房及那道深深的乳溝,顯得十分豐滿,雪白的乳肉走了一半出來,而隨著她緊張而胸部起伏不定,乳溝好像會動一樣。張科長死死地盯著,看得癡呆了。


「我認輸,我認輸了!張科長,放開我,放開我吧……」我老婆臉上泛著紅暈,小聲地求饒著。


「老張,今天是你生日,玩個痛快吧!好好享受享受她!我不管你!」張科長的老婆淑媛淫淫地對她老公道說。


「酒後亂性」是男人的專利。張科長一聽老婆同意他「開葷」,顯得很是興奮,馬上就把我老婆死死地摟在懷裡,嘴唇壓在了她的嘴唇上,強吻了起來。可以看出,張科長為能玩弄這樣一個曾當過自己女朋友,而又未能到手的女人而興奮不已。


「嗚……唔……啊……啊……不要亂來!他們和你開玩笑!你還當真佔我便宜啊!快把我放開!」我老婆開始大叫了起來。


張科長跟本沒理會我老婆的請求,緊緊抱住著她,用舌頭堵住她張口叫喊的嘴,激烈地熱吻著她。我老婆緊閉嘴唇,企圖不讓他的舌頭進入。但是,她的牙齒終於被張科長的舌頭頂開,他的舌頭伸入了我老婆的口中,與她的舌頭交纏在一起。


張科長不斷用舌尖的在她的嘴唇上舔著,舌頭攪拌著、刺激著對方。看來張科長的接吻技巧很好,用舌頭纏住我老婆的舌頭,如蛟龍一樣在她的口中肆虐。在張科長嘴唇的刺激下,我老婆已經有點神情迷亂了。


「不……不要!你不能這樣,你不能對我做這種事!」我老婆被捆著,動彈不得,但又不好太發作,只好小聲哀求著。


「讓你叫!我要你喊!老子今天玩定你了!」張科長不顧她的叫喊,拿了一塊毛巾,往我老婆嘴裡塞過去。


「唔……不要!」老婆驚叫起來,用力扭頭躲避。張科長趁她嘴未合上,狠狠地將毛巾塞了進去。


「嗚……唔……嗚……嗯!」老婆己喊不出聲來了,她不死心地晃動著身體和大腿,鼻端發出沉悶的鳴聲。


我真想把老婆從張科長手裡槍回來。然而身體被淑媛和周小姐,馬小姐這三個女人緊緊按在在椅子上,動彈不得。此時,我還有一種平時無法達到的刺激感覺。既然到這個地步,我倒要看看張科長會把我老婆玩到什麼地步。不如假裝被三個大女人按住無法動彈,倒要看看張科長如何擺弄我老婆。不過,希望他不要太過分,能快點完事。


張科長似乎很有經驗,他一只手摸住了我老婆緊貼著著白色奶罩的高聳的胸脯,另一只摸索著解開了她背後的乳罩扣。老婆那無肩帶的白色乳罩很快就被張科長拉扯了下來。瞬即,她的上身體己被脫個精光。一對白白圓圓,豐滿堅挺的乳房暴露了出來。


「啊……啊……啊……哎……啊……啊……哎……唔……」我老婆被捆了雙手,嘴巴又被布塊塞著,一點反抗能力也沒有,只能看著張科長在自己的乳頭上摸著。


張科長一雙充滿慾火的好色眼睛如饑似渴地盡情地看我老婆白色奶罩緊貼在同樣高聳的酥胸。兩個乳房既大又尖,胸部因緊張而不住地一上一下地起伏,乳頭堅挺上翹。讓他大飽了眼福。他一只手滿滿地揉摸她高聳的乳房,同時,他拉開了塞著我老婆嘴裡的毛巾,又要開始要親吻她。


「啊……老公救我!救救我!……他們太出格了!」老婆朝我大聲喊著。


「你太過分了!放開她!」我朝張科長喊著,但知道這只不過是裝裝樣子而已。


張科長沒理會我,對著我老婆的嘴又親又吻。


「不要!不要!放開我!放開我!」老婆開始大聲哀求著。


「成熟女人的嘴感覺果然好……呵呵!」張科長嘴粘在我老婆性感的嘴上,舌頭也鑽到那裡面去了。他一只手在我老婆的胸脯上搓揉,另一只手則在她的小腹部上摸著。他的口吸著啜我老婆那情侶性愛色的乳頭,乳尖頂到了他的牙齒,他更興奮了!


「不要,不要,鳴……鳴……」老婆滿臉緋紅地乞求著。雖然她的理智不允許、嘴裡說不肯,但我能看出她其實已經有了生理反應。


忽然老婆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鬆脫了捆綁的雙手,跳了起來,接著把一把推開了張科長,從他的懷裡逃了出去,往臥房逃跑去。


張科長很快撲了過去,捉住了我老婆,把她攔腰抱住。兩人又扭打在一起…我老婆掙扎著,反抗著……最後,她的雙手還是被張科長捉住,反剪到了背後,捆綁了起來。


「不要!不要!放開我!我不敢了!我求饒,我再也不敢取笑你了!」我老婆大聲哀求著。


「現在已由不得你了!今晚我要好好教你訓!要看看在床上到底誰贏!」張科長淫邪地笑著。


(下)老婆被科長佔有


張科長把我老婆的雙手捆綁定後,將她丟在沙發上。任憑她手腳如何掙扎都不理她。


「科長,我是有老公的人,你也有老婆,你不能對我這樣!快把我放開!」我老婆開始有點發怒了。


「哪個男人看到你這樣豐滿的女人不會想要玩呢?那才怪呢!」張科長呼吸越來越重。我老婆越喊,越是激發張科長的野性。


他邊說邊掀起了我老婆的裙子,用力分開了她充滿彈性的大腿。他看見了老婆窄窄的蕾絲三角內褲褲緊緊地包住豐滿的陰戶,在豐腴的大腿之間,露出幾根黑黝黝的陰毛,豐滿的大腿富有彈性。


張科長開始把手插進了她的大腿根中揉摸撫弄起來,她緊緊地閉著大腿不讓張科長接觸她的私處。張科長摸索著想要脫去她的內褲,但沒成功。張科長又開始摸著她的乳房。我老婆被捆了雙手,無法反抗,只能由他擺佈。


「呃……不要……我不要啊……鳴鳴……鳴鳴,啊……啊……呃……」我老婆無奈地哀求著,帶著一點哭腔,也帶著一點呻吟。


我整個身子血脈賁張,腦中空白一片,急促的喘息著,身體火熱。我心裡明白,這個男人今晚不但大飽了眼福,而且馬上就要佔有我老婆了,我的心怦怦地跳著,連喘息都困難了。


張科長把我老婆翻過來,然後把她的裙子撩到腰上,手從她的大腿摸到了小腹,然後伸進她緊閉的雙腿之間,向大腿根摸去……


「我對成熟女性特感興趣,今晚我要好好地享用你的身體!」張科長浪浪地說。


「你……你別再羞辱我了,夠了,你已玩夠了!我的身體你今晚都玩遍了,你還想幹麼?一切到這為止吧!」我老婆大聲哀求著,使勁掙扎著。


「不要掙扎!怎樣掙扎都沒用的!哈哈哈,你乳房真大,軟乎乎的,手感真好!我還沒有玩到男人最想玩的地方呢!」張科長真感到征服女人之樂實在無窮無盡,他興奮地揉摸我老婆的乳房,不斷吻著她的嘴和乳頭。


「今晚你是我老婆了!我要好好享受享受你,哈哈哈!」張科長淫笑著。


「不要啊!張科長,我求你!放開我!啊!啊!放開我!」我老婆大聲哀求著,這時她知道即將會降臨到她身上的是什麼。其實我很明白,老婆的反抗,只會讓男人更亢奮,玩得更刺激而已。


張科長又將那塊白毛巾又塞入我老婆的嘴裡,轉身把她抱進了臥室內,一把將她丟在床上。


「啊……啊……哎……哎……鳴……鳴……」我老婆叫也叫不出聲來。


這時我老婆的上身已經被被剝得精光,僅剩裙子在腰上,雙手被綁在背後,一對高聳的乳房經完全沒有遮掩地顯露在張科長的面前!白嫩的乳房柔軟而又富有彈性,深紅的乳頭在胸前微微顫抖。張科長欣賞著她的全身,揉摸著她的胸脯和渾圓的屁股。


看到自己老婆此時正被在被其它男人玩弄,這時我腦子裡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我不明白我老婆比張科長個子大,力氣也不算小,怎麼這麼快就被他捆綁征服,並被這個男人享受了她的乳房,屁股和嘴唇?


張科長轉身脫去了自己的牛仔褲,然後趴到我老婆的身上。他取出了塞在我老婆嘴中的毛巾。又開始狂地吻起了她的嘴唇,舌頭伸入她的嘴中,並將她將的舌頭吸進了口中,用牙齒緊緊地咬住。我知道我老婆不喜歡接吻。現在,自己雙唇正被丈夫以外的男人親密地吸吮,她一定羞愧難當。


「不要,不要這樣……你放開我!把我放開!」她奮力地掙扎著,扭動著。


我老婆知道什麼即將要發生了。過去,她有過兩次被客戶吃豆腐的經歷。但也就是被喝醉了的男人摸了乳房或強行親嘴唇而已,並未有進一步的性侵。但今天到了這個地步,她要面對的是將被一個丈夫以外的男人對自己身體最寶貴的部位的徹底佔有。


因雙手被綁在背後,我老婆只能用肩推著張科長的身體,下身左右擺動。張科長用力地壓著的肩膀不讓她掙扎。見我老婆的雙腿在不停地蹭動,就用兩腿夾住她的雙腿,讓其腿不能亂動。只手瘋狂地捏摸她的乳房。


「雪萍,大學時你是我的女友,但我連你的嘴都未吻過。今天,我一定好好嘗嘗你的味道,真正地佔有你的全身!」張科長輕薄地對我老婆說。


「不行呀!你不能再得寸進尺了!你就放過我吧,不然我會報警的!」我老婆大聲哀求著。


張科長強行用力地用腿分開了我老婆的雙腿,把她的裙子扯了下來。這時我老婆全身除了一條三角內褲外就一絲不掛了。然後,張科長的手伸向了我老婆的三角內褲,要想解除她的最後武裝。


「不……不能!不能脫內褲,不能再脫了……」老婆拚命地反抗。


張科長從我老婆高聳的屁股上拉下了她的三角內褲,並把褲子拉到她胯下,豐滿渾圓雙臀露了出來。這時老婆已經一絲不掛了。他一只手伸進了她肥碩的屁股後倆腿根部中,在屁股溝的下方摸弄起來,那是她身體的最寶貴的部位啊!她渾身顫抖了一下,臀部不自主地顫動著。


「啊……啊……」我老婆從半開的嘴裡露出了輕微的哼聲。


張科長將她身子扳轉過來翻身朝上。此時,她的私處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她不停扭動大腿,想遮掩住那兒,但徒勞無功。豐滿的大腿扭動起來卻更性感,小腹下濃密烏黑的陰毛在雪白的屁股和大腿的襯托下更加顯眼,陰毛從鼓鼓的陰丘處一直向下延伸到兩片大陰唇邊上,豐滿的陰唇藏在黝黑的陰毛下。


張科長在盡情地享用著我老婆:他的一只手不停地撫摸揉搓我老婆富有彈性的乳房,並順著乳暈開始劃圈圈,另一只手在在陰毛中那條柔滑的肉縫中輕輕地撫弄著,並在她的大小陰唇上摸著,然後,用食指慢慢插進了她的的陰唇之間。還不斷地在她耳邊說著情話來挑逗她。


「好美!酥胸非常有彈性……下面好滑……好軟……」他不段地挑逗撩撥我老婆,使她渾身戰慄,不住地扭動身體。她受到上下兩處敏感地帶的刺激,發出了輕輕的呻吟聲。看來她已有了很強的生理反應。


張科長興奮地看著,喘著粗氣。他知道徹底地征服他身下這個女人的時間到了。他匆忙地脫掉了自己的內褲,一根並不太大但黑乎乎的陽具彈了出來。他用大腿壓住我老婆的雙腿,把陽具湊近她的雙腿根部。我老婆眼看著張科長的陽具慢慢靠近自己的陰唇,知道馬上將要發生的事情,本能地猛蹬雙腿,扭動著腰和屁股。


「求求你!……啊……不要啊!啊!啊……啊……」她呼吸急促地喊著,然還帶有一點羞澀的呻吟。


我這時候真的腦子都空掉了,這是前所未有的一種莫名超刺激感,全身熱流亂衝,我看傻了。我沒想到我婆會如此被一個個頭矮小的男人完全制服佔有。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些什麼,但我知道事情很難挽回了。


「嘿嘿,我要插進來囉!我避孕套都不用!」張科長淫笑著。


「啊,你不能進來……不行!……我求你不要插進來呀!」我老婆大聲哀求著,奮力掙扎著。可以感到她很緊張,很害怕。


「不要作無意義的掙扎。」張科長的陽具在她面前搖擺著,己經碰到了她的大腿內側。


「不行啊,你起碼要帶保險套!」我老婆大聲喊著,知道她已經沒有能力阻擋這個男人的進入了。


「雪萍,我不管了,我己經忍耐不住了!我進來了!」張科長稍一遲緩後下身用力一挺,「滋……」的一聲就頂了進去。


「啊!……啊!……」我老婆發出一聲長長的叫聲並大聲呻吟起來,聽不出來她到底是痛苦還是快樂。


我知道對方的陽具已經插進了我老婆的體內。看著我老婆在別的男人身下呻吟,丈夫以外男人正在肆意地撫摸和蹂躪著她。那種滋味叫我既酸楚痛苦,又刺激興奮。


「啊……啊……啊……噢……噢……」我老婆不停地喘息尖叫,緊閉嘴唇,搖擺著頭,發出情不自禁地發出呻吟聲。


「你這個流氓!……你進來了!出來啊!……快拔出來啊!啊……啊……」我老婆大聲地喊著,有規律地呻吟著。


張科長哪還理會她的乞求,他在她的陰道裡猛烈地抽插著……拔出一半,再用力地插,一進、一出、一進、一出……他的呻吟聲愈來愈快!同時嘴巴堵在她的嘴上瘋狂地吸吮。


「不要啊!我求你,不要!……啊!……放過我!……不要射在裡面啊!我沒有避孕,要是射在裡面,我會懷孕的,不要啊!」我老婆大聲哀求著。


沒幾分鐘,張科長的呼吸急促起來了,開始快速地抽插,放肆地蹂躪著我老婆。


「雪萍,你裡面好舒服!好熱啊!太舒服了,你表現得真的很棒,果然是風騷的熟女啊!」


「啊!……不要!……啊!……不要射!……別射進來!」我老婆驚恐地喊道。


我老婆拚命地掙扎著身子,踢動著雙腿。張科長不理會她,死死地抱住她的身體,讓她無法掙脫。


此時,張科長已經進入了極度亢奮的狀態,上身死死壓在我老婆的身上,將自己的陰莖一直插到她倆腿根部中的最深處,嘴巴同時用力地吸著她的嘴唇。


忽然,他大叫道:「啊!……射了……我要射了!」然後,猛烈地抖動著他的身體,並重重地壓在了我老婆的身上,不住地喘著粗氣。


「啊……你射進去了!你這個不要臉的!你強姦了我!鳴……鳴……」我老婆罵著,開始哭了出來。


我知道,張科長已把他的精液注入了我老婆的體內。按他的說法,他已經徹底征服了他身下的這個女人。


我也明白我老婆為什麼傷心。因為按她的說法,她己被這個男人真正完全地佔有了。


充滿我腦海的是無盡的悔恨與內疚。在以後的生活中,我和雪萍該如何互相面對?


【完】


犀利士每日錠5mg

熱買推薦 HOT

    猜你喜歡

犀利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