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犀利士 > 兩性話題百科 > 真實口述 > 離異女人的心理 為報復母親我整天折磨她

離異女人的心理 為報復母親我整天折磨她



印度威而鋼



超級犀利士送2顆試效果


真實事件,  1  如果不是走投無路,我絕不會像躲債一樣躲到另一個城市媽媽的家裡。  媽媽看著我紅腫的眼睛愣了幾秒鐘,才趕緊接過箱子招呼我進屋。她在我面前有些手足無措,倒是繼父有點吃驚地說:“咋來了也不打個電話?好去接你,我給你熱飯去。”  我搖搖頭,表示沒有胃口,從媽媽手中一把搶過箱子,跑進他們曾經許諾留給我的房間,砰地把門關上了。  倚在門上,我的眼淚又快下來了,張曉陽出軌了,而且要求離婚——22年之後,我最害怕的事情即將發生:我將像媽媽一樣,成為一個離異的女人。  自從9歲那年的清晨,親眼目睹媽媽將父親的行李扔到院子裡,把他往門外推,叫他滾回哈爾濱的工程隊再也不要回來的一幕後,我發誓,我將來的家庭一定不要有爭吵。  27歲我最終決定嫁給張曉陽,因為張曉陽當著所有人的面,發誓一生一世絕不負我。和張曉陽交換戒指時,我對自己說,我永遠都不會離婚,永遠不要重蹈父母的覆轍。沒想到,短短四年我和他就走到了盡頭……  我多希望能像別人那樣在父母面前大哭一場,但從9歲起我已經沒有了這個資格。  那時候離婚還是一件稀罕事,媽媽對父親的那一推,讓我成為所有孩子眼中格格不入的怪物。  初一我就開始住校,整個青春期我都處在灰色的自卑裡,甚至考上大學,去到遠離家鄉的工作,父母離婚的事實都像一朵無處不在的烏雲時刻籠罩在我的生活之中。  結婚前害怕婚姻,結婚後患得患失,查張曉陽的手機,高價買軟件破解他的QQ密碼,半夜醒來翻找蛛絲馬跡……我用一切方法折磨我自己,也折磨他。有人說,每個人都無法逃出自己的童年。我一直都認為,我的悲劇,是媽媽的錯。是她讓我在一個破碎的家庭長大,然後,長大後,我就成了她。  所以我躲到媽媽家裡,並不單單為了逃避張曉陽的攤牌,更因為所有悲劇的根源就在這裡。  我想報復媽媽,我想將婚姻破碎的痛苦一一還諸媽媽身上。  2  媽媽和繼父見識到了我遲來而格外洶湧的叛逆期。早上他們在客廳看新聞,我沖出門去大聲說吵死人了,嚇得他們趕緊關了電視;中午我說要吃水煮魚,媽媽和繼父滿頭大汗做好,我吃上一口就說:“做這麼難吃的水煮魚,是想趕我走吧。”  我在每一件事上為難他們,我想他們再怎樣也忍不過三天吧。對一個即將離異的女人來說,這世上的冷我都已經嘗遍、看透。  第三天晚上,家裡來了個客人,我自顧自坐在沙發上亂按遙控器。繼父有點尷尬地介紹說我是他的女兒。我臉一橫,絲毫不顧他臉面嗆過去一句話,誰是你女兒?  客廳的氣氛僵得不行,我飯也沒吃,走回房間就砰地關上門,眼淚又嘩啦啦地流了下來。獨自一個人的時候我總是在哭,但在媽媽和繼父面前,我就是一桶隨時準備潑出去的冷水。  3  那晚我哭著睡著了,凌晨一點多,我神思恍惚地打開門去洗手間。燈光投射到漆黑的客廳,我看到有個人影晃了一下,仔細一看是媽媽。  我驚慌之餘朝她吼道:“大半夜裝神弄鬼,你想嚇死我嗎?”  媽媽趕緊從沙發上起身:“卉卉,你起來啦?肚子餓了吧,給你留了飯,我這就去熱一熱。”  我很想刻意忽略,但還是嗯了一聲,算是答應。  等我從洗手間出來,廚房裡傳出了熱油滋滋的聲音。熱飯用微波爐不就行了嗎?用鍋子炒,那麼慢我可沒耐心等。我皺眉走到廚房,媽媽正把雞蛋打到鍋裡,煎蛋的香氣充滿了整個廚房。半夜廚房亮黃色的燈光和煎蛋的油煙讓我絕望冰冷的心也感到了一絲暖意。我呆呆地看著媽媽忙碌的背影。媽媽一邊煎蛋,一邊不時回過頭來看看我。  如今媽媽的背影有點陌生了。比記憶中佝僂了一截,也胖了一圈,一邊忙碌一邊回頭看我的樣子倒跟從前一樣。  那時爸爸常年在外,媽媽上完課回家做飯,我就搬張小板凳坐在廚房門口看書,問媽媽無數的問題。記得有一次媽媽也是在煎雞蛋,我在奶奶家被堂哥堂弟欺負了,跑回家抱住媽媽的大腿大哭,媽媽被我抱得動彈不得,雞蛋糊成了一團……  莫名其妙地,我懷念抱住媽媽大哭一場的感覺。可那樣的時光已經一去不復返。媽媽遞過來的飯,上面鋪的煎蛋跟過去一樣香噴噴,我們之間的感情卻已經隔了萬水千山。  我簡直是狼吞虎咽。大半個月來,我第一次感覺到了饑餓。從發現張曉陽外遇,我不記得每天究竟吃了什麼或者根本什麼都沒吃。而在這個夜裡,在只開了一盞小燈的客廳,坐在媽媽的身邊,我第一次真切地感覺到了饑餓——或者說,活著的感覺。  我一邊吃著,眼淚一邊嘩啦啦地掉到碗裡。媽媽什麼也沒說,從我闖進這個家之後,不管我多離譜她從不罵我。她只是輕輕地拍著我的背。我抗拒地掙紮了一下,怒目瞪著她。媽媽像沒感覺到一樣,繼續輕柔地拍著我的背。我沒再掙紮。

  而後,我聽到自己的抽噎聲,難聽而巨大。媽媽緊緊摟住我:“卉卉,哭個夠吧。”不知哭了多久,我趴在媽媽腿上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已經天亮。身上蓋的被子很暖和。我很久沒有這樣好好睡上半宿了,心滿意足。只是剛想起身脖子竟然卡卡作響。我想,在沙發上窩一宿這種事情,還真只有年輕人能做啊。  下一刻我就驚呆了,我居然枕著媽媽的腿。媽媽還保持著我入睡時的坐姿,疲憊地仰天睡著,只在腦袋後墊了一個枕頭,膝上搭了一條被子。她居然這樣直挺挺坐了半宿,只為了讓我枕著她的腿安然入夢!  我起身的動靜驚醒了媽媽。她迷迷蒙蒙連眼睛還沒睜開就說:“卉卉醒了啊,昨晚沒刷牙就睡了,早上該不舒服了吧,家裡好像還有半包薄荷糖,我去給你找。”  她一起身,啪地摔回了沙發上。我一邊埋怨一邊給她揉腿:“年紀大了還坐一晚上,活該,腿麻了吧!”  媽媽的脖子不能動,全身骨頭啪啪作響,還對我笑道:“人老了就是血液流通不好,躺一會兒就好了。”  繼父披著衣服走到我們跟前,心疼地說:“昨晚叫你回房睡,你怕吵醒卉卉,現在苦了吧!你就是倔。”  和繼父扶著媽媽在家裡活動筋骨,我心裡五味雜陳。  很久以來我只肯記住媽媽的猙獰和剽悍,而現在,記憶角落裡蒙了灰的一幕幕,全都回來了:媽媽給我講故事的溫柔、抱我去醫院打針的焦急、在大伯叔叔面前維護我的堅決、悄悄買下櫥窗裡那條我看了很多遍的裙子……  其實身為成年人,尤其是一個遭遇離婚的成年人,我太明白男女間感情破裂是無法阻擋的了。選擇離婚是每一個人的權利。為什麼我非要怨恨媽媽的選擇?大概因為在內心深處我更明白,全世界除了媽媽,再也沒有誰願意無怨地去包容另一個人了。  父母因為極其愛我們,總是縱容我們,久而久之,竟讓我們都養成了把火氣往父母身上撒氣的習慣。總在傷害他們。  4  媽媽很累,往床上一躺就睡熟了。繼父把我叫進書房,從抽屜裡拿出一張巨大的世界地圖。地圖上貼著繼父和媽媽旅行的照片,唐古拉山口、新疆天池、巴厘島……每一張照片裡,媽媽都像沉浸在熱戀中一般依傍在滿臉笑容的繼父身旁。看著他們幸福的樣子,想到自己,我心裡一陣酸楚。  繼父說:“卉卉,那天你回家,你媽媽就猜到可能出了問題,打電話給你的好朋友,知道張曉陽出軌鬧離婚的事了。這幾天我們都在準備這幅地圖。她說,她要讓卉卉知道,這個世界很大,離婚根本不算什麼。當年你執意要嫁給張曉陽,你媽媽就很擔心,她覺得張曉陽只是嘴巴上會說,實際上從沒真的舍得為你花錢花時間。”  我沉默了。那時候我以她為敵,她越是勸我,我越是堅定地要嫁給張曉陽。  繼父說:“現在離婚真不算什麼了。你媽媽當年離婚算驚世駭俗吧,現在我們不也過得很好嗎?我們都支持你離開那種不靠譜的男人。”  我喃喃地說:“可是當年是媽媽甩了爸爸,現在是別人要和我離婚。我做人太失敗了……”  繼父欲言又止:“這句話,你可以告訴你媽媽,她會徹底解開你這個心結。”  我眼巴巴地守在媽媽床前,像小時候被堂哥堂弟欺負了等著媽媽安慰一樣,等她醒來。大概是感應到我的焦急,媽媽睜開了眼睛。我猛地抱住媽媽的胳膊,泣不成聲:“媽,張曉陽不要我了……”  媽媽摸摸我的頭:“怕什麼,當年我也被你爸爸踢了,現在不也過得不錯嗎?媽媽相信你離婚後會過得更幸福!”  “什麼?”明明是媽媽嫌棄爸爸才死活要離婚的,怎麼變成是媽媽被踢了呢?  媽媽臉色變了好幾回,說:“我一直不想告訴你,怕你為自己有這樣一個爸爸感到難過。當年,是你爸爸在哈爾濱有了情人,有了兒子,又對你不聞不問,我實在沒辦法了才答應離婚的。”  我突然回想起以前被堂哥堂弟各種欺負,被爺爺奶奶輕慢的種種:“難道……爸爸嫌我是女兒?”  媽媽緊張地看著我的臉,見我並沒有太失望,這才點了點頭。  我不願相信,但回想過去種種,爸爸對我極少關心,除了撫養到18歲的費用再無只言片語問候。我一直以為爸爸是因為恨媽媽才連帶著不喜歡我。這麼多年來,媽媽為了保全我心目中父親的形象,從來沒在我面前說過半句爸爸的不是。而22年後的今天,為了我,她將那血淋淋的傷口親自揭開給我看。  這個世界上,只有媽媽,為了女兒能過得好,不惜一次次撕碎自己的心。  我緊緊摟著媽媽的胳膊,她的胳膊已經不再有力,她的頭發已經斑白,在洶湧的離婚大潮面前她是那麼蒼白無力,但僅僅只為了讓她的女兒多喘口氣,她像守護寶藏的勇士一樣,疲憊而孤獨地、高高地昂著頭,在黑暗的沙發上默默地守護著我的半宿安眠。  我知道現實的殘酷永遠不會因為愛而消失,但懷抱著這愛,我已能度過人生的茫茫長夜。  離婚算什麼啊,別為了一個男人丟了自己。從明天起,我不再逃避,把婚離了,好好生活,好好愛自己,還有更豁達更廣闊的人生在等著我,有媽媽的愛,我堅信一個離異的女人能比從前過得更美好更幸福!

犀利士每日錠5mg

熱買推薦 HOT

    猜你喜歡

犀利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