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犀利士 > 兩性話題百科 > 兩性心理 > 擁有情人的男人才算完整.

擁有情人的男人才算完整.



印度威而鋼



超級犀利士送2顆試效果


  愛人也許會剝奪你抽煙的權利,情人卻可以風騷地會為你點一根煙,吸一口後再交給你。情人原本就不是一個貶義詞,有情人的生活也不一定就是悲劇。每個男人都該有一個情人,保留愛情更純粹一點的味道……


  幾乎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情人,不管是夢中情人,還是初戀舊愛,不管是紅粉知己,還是露水情緣。


  “性學第一人”張竟生旅約砲十載,招蜂引蝶,尋花問柳。回國後,依舊鏖戰情場,可是,同一場面,卻敗得“好幾個月魂不附體”。他自己也說,在約砲洲的情人生活是喜劇的,在所遇到的都是悲劇。他朋友的言語一語中的:“中西女子的心不同,西方女子為愛情而愛情;女子愛情是附屬條件,她們最重要的就是為了選擇一個永久可靠的婚姻。”


  時過境遷才發現,情人原本就不是一個貶義詞,有情人的生活也不一定就是悲劇。人生苦短,如果愛了,就愛了,關鍵是要忠實聽見內心的聲音,真愛可以化解很多悲哀、壓抑與罪惡感,讓身心舒展陶醉,更學習到節制、珍惜與感恩。


  情人,男人浪漫的策源地


  許先生是理工科出身的專業人士,後來開了公司,又成了商人。在人們傳統先入為主的觀念裡,這種角色的男人,一般都比較沉悶、功利,而少了一些“花架子”。許先生想顛覆這樣的角色定位,他也有浪漫之心。


  有一天,早早回家,拉下領帶的時候看見太太在廚房裡忙碌著,他一時興起,想給太太一個驚喜,於是赤腳、悄悄地走到太太背後,她正悶著紅燒牛肉,許老板突然從後面抱住太太的腰,這是史無前例的,正當他要進一步耳語或者給太太一個吻的時候,太太不耐煩地嚷著:“神經病。”看他沒有穿拖鞋,更生氣了:“去去去,趕緊換拖鞋去。”大煞風景,讓許先生心生一種“多情卻被無情惱”的失落、寂寞與尷尬。

  在每天忙碌的工作生活中,人們往往會忽略向周圍那些對你很重要的人表達愛意。如果你一開始不夠真誠,當你意識到這點的時候,已經是幾年過去了。如果你們之間的關系已經變得平淡或者如果你一廂情願地喜歡上你的朋友,這裡有一些辦法可以幫助你向他們表示你的愛意。


  1、傾聽彼此


  和別人聊天,談論新聞或是上網和朋友聊天,這些都是很容易的事。當你的愛人想和你說話的時候,你應該積極的去聽,停下你手頭的事情,把注意力集中在這裡。傾聽她想表達的意思,領會她所關心和擔心的事情,或是她真正喜歡的東西。做一些點頭或是眼神的交流,表示你是把注意力放在這裡的。


 2、準備意想不到的禮物


  你肯定給過你的愛人送過禮物,例如在他們的生日,聖誕節或是特殊的場合像是情人節之類的。但是你在平時某一天送過禮物嗎?對於接收者和贈送者來說,一個意外的禮物帶來的是最發自內心的快樂。


  不過,這個禮物不需要花費太多。例如送他們喜歡的巧克力,一束小鮮花,或是你知道他們喜歡的一本書……等等這些,用不了多少錢,你就會發現這也是一種說“我愛你”的很好的方式。


 3、主動做家務活


  對大多數人來說,一個極受歡迎的禮物就是幫忙做家務活。如果你的愛人經常打掃衛生,那麼你可以去替她打掃廚房,給她一個驚喜。如果你經常被嘮叨的“窒息”,那麼就什麼都不要問直接去打掃。你會慢慢的發現,其實有很多小方法能讓一些人在那一天過的舒心,並且讓對方知道他們在你心裡的位置。


4、做一頓特別的晚餐


  如果在周五的晚上還是吃外賣,那為什麼不給自己提供一個動手的機會?為你的愛人準備一頓特別的晚餐,你不需要找什麼特殊的接口,也沒必要必須是在情人節或其他紀念日。包括她最喜歡吃的東西,花幾分鐘收拾一下桌子,放一點音樂。我保證你會久久的回憶這個晚上,甚至在平時坐在沙發上這麼普通的事情,你都會記憶猶新。


  還有一次,家裡清蒸好多肥蟹,剛好兒子在學校沒有回來,許先生的浪漫之心再次油然而生,主動關了大燈,點了蠟燭,希望與太太有個妙趣的兩人晚餐。有酒有蟹,有搖曳的燭光,太太先是反對,仍然是那句口頭禪“神經病”。後來經許先生的循循善哄下,是半推半就坐下,結果,她覺得不夠亮,又點了一根蠟燭,先生說,朦朧一些好,再說,點一根是浪漫,點兩根就有些像祭神拜祖了。


  話音未落,太太一氣之下就把蠟燭一口氣吹滅,還借題發揮:“哪裡學來的一套,是不是哪個騷女人那裡學的?”許先生很無辜,也很無奈,本以為可以欣賞太太吃螃蟹的性感過程,從剝、撕、吸、吮等一系列動作裡,延伸到臥室去,結果,卻讓自己陷入黑暗中,他只好打開燈,太太似乎也緩和了,但是卻說:快點吃,等下還有連續劇要看……


  後來,本來一身幹凈卻渴望浪漫許老板終於應太太“吉言”,在公司電梯裡認識一個女生,漸漸成了“秘密情人”,所謂“秘密”,是指他們甚至不知道對方住哪裡,只知道彼此在同一棟大樓上班,幾次在公司附近的餐館裡兩人也一起吃鐵板燒,他只是想聽聽那牛肉發燙而發出吱吱響聲,以及那女孩抬頭看他又羞澀低頭笑的美。


  他們什麼大事、“壞”事都沒有發生,或者說還沒有發生,仍然會在上下班電梯裡不期而遇,互相對視,笑著,有些意思,有些飄忽,內心有起伏,有曼妙的漣漪,許先生說,那是“浪漫的蟲子”在內心蠕動,目前他不想滅殺它,也不想讓它變化成有翅膀的蝴蝶飛出來……


像佈什一樣有個叫賴斯的知己


  留洋的林先生,留有一撮特別有性格的小鬍子。在一次飯局上,他微醉,談及他在德國的一段沒有結果的感情,那是一金發女孩,天真熱情,對他很有好感,因為他是結婚後去約砲洲遊學的,所以一直自我壓抑那份感情,不敢回應那女孩的進攻,幾乎是且戰且退,他承認也喜歡對方。


  一天,他們開車去郊外,在一葡萄圓前停下,陽光燦爛,那女孩交剪放在背後的手,突然亮了出來,原來是一把剪刀,林先生大吃一驚,他有剎那想逃的意念,在他看來,剪刀對女人而言,是危險的,傳統劇本裡,很多慘烈女子都用剪刀來尋短見、抗爭,或者咔嚓一聲把薄情男人的命根子給剪……


  在他“想太多”的時候,那率真德國女孩跳著喊:“快啊,我們剪葡萄去。”原來那亮剪是要剪葡萄用的,他突然覺得自己有多麼可恥與委瑣,居然有那些聯想。後來,他們感情無疾而終,“因為我懦弱,我辜負了她。”酒後,林先生這樣檢討。


  回國創業後,林老板漸漸變得大氣、灑脫,他說,是那個德國女孩讓他豁然開朗,有時過分拘泥,會讓男人變得膽小、沒有魄力。現在他坦然承認有兩個“紅粉知己”,一個姐姐型的女子,常常是他事業上的知音,有什麼困擾就找她一起喝酒,可以打情罵俏,可以放松神經,甚至可以互相委托金錢投資……


  另外一個妹妹型的女子,常常可以分享他的感情生活的煩惱與快樂,坐在他車裡,可以替他發送、或者回復短信,兩家住很近,他常常送她回家,快到家了,很紳士地告別,有時也幹吻,貼著她一臉的香氣回去,仿佛也意味無窮。


  其實,男人在太太之外,都希望有“疑似姐姐妹妹”的愛的包圍,如同小佈什總統那樣,再強大,在聯合國會議上,尿急了,也要孩子氣地遞紙條問國務卿賴斯“可不可以”。據說,賴斯也很享受這種角色,有次派對上,居然也失言口誤稱“我老公佈什……”


  因為外面有知己,所以,這樣的男人更可能帶著愧疚的心回家,加倍愛自己的太太,以補償,甚至是贖罪,這也許是紅粉知己帶給婚姻的意外禮物,可謂雙贏。


犀利士每日錠5mg

熱買推薦 HOT

    猜你喜歡

犀利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