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陽藥


復仇者




人物簡介:
楊樺青:_____ 飾演
楊伊蓓:_____ 飾演
袁儀靚:_____ 飾演
袁姜澹:_____ 飾演
趙治正:_____ 飾演
李仁甫:_____ 飾演           


導演:復仇者


編劇:Doggone
——————————————————————————–


PART 1


十月的新竹,雖然已進入秋季,可是太陽依舊高高的掛著,帶有鹹味的海風吹來,讓人感受到夏天的氣息。


一輛紅色的跑車停在海邊一條滿是木麻黃的小路邊。


應該是很久沒人走過了,路邊的野草已經快覆滿整條小徑。


車子的主人是今年剛升大學二年級的楊樺青,有著一個良好的家世,擁有龐大土地的家族,在家裡又是獨子,所以還在高中時代就已經開著跑車上下學。


抱著混文憑的心態,雖然功課都是勉強在及格邊緣打轉,風頭甚健的樺青一直是各種活動中女孩子眼光聚集的地方。


身邊坐的袁儀靚就是在樺青舉辦的一次聯誼中認識的,嬌小的身材仍未脫稚氣,帶著一股南部鄉下女孩慣有的單純,剛考上台中一所私立女子大學的她臉上還保有新鮮人的興奮神色。


〔飛揚的青春...〕


看了一眼身旁的獵物...。


聯誼時就已留下良好的印象,透過活動完後所辦的迴響,樺青提出了進一步交往的請求。


「好啊,多一位好朋友也不錯。」


儀靚雖然這樣告訴自己,心中多少有些期待。


光輝的十月,假期非常多,有時還可以看到在放假以外的日子,兩個人牽著手走在校園內。


在樺青熱烈的追求攻勢下,兩個人的感情進展的很快。


熄火拉起手煞車,樺青握住了儀靚的手。


捲曲的黑發披在肩上,穿著藍白條紋短衫的可愛少女俏美可喜的模樣,很難讓人不感到心動。


放在牛仔褲上的雙手不知如何是好,感到有些緊張,但是心裡很高興。


剛上大一的青春少女,迫不及待的想要一嚐愛情的滋味。


「儀靚...」


樺青把頭移過去。


「什麼事?」


轉過頭來,帶著疑問的可愛眼神。受到樺青的逼視,慌張的避開。


樺青左手握住儀靚的雙手,右手抱著她的肩,儀靚沒有抗拒。


將儀靚拉過來靠在自己的身邊,雖然嬌小的身材,可以明顯感受到相當發育的乳房。


低下頭,呈現健康的情侶性愛色雙唇,樺青湊了上去。


「不....」


害羞的少女把臉側了過去,樺青輕咬著儀靚的耳根。

「我喜歡妳...」


像是受到惡魔的引誘,全身感到酸軟,慢慢失去了矜持的力量。


儀靚耳邊感到輕輕的熱氣,是樺青在呵她癢。


「嗯....」


樺青側過頭,輕輕碰觸到柔嫩的嘴唇。


感覺臉頰紅熱了起來,儀靚閉起雙眼。


火熱的雙唇疊印在一起,對樺青來說雖然已不再感到新鮮,但下腹部明顯的變化使他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渴望。


撫摸著儀靚的背脊,輕輕按摩著。


「啊...」


背脊像有一陣電流般流過,儀靚感到全身酸軟。


樺青的舌頭伸了過去,追逐著一直逃避的舌尖,儀靚終於吞下樺青移送過來的唾液。


身體被侵入的恍惚感,不由自主的抱緊了樺青,沉溺在男人的氣息裡。


樺青把手罩在乳房上,隔著上衣慢慢描繪著乳房的形狀。


從衣擺下伸了進去。


〔啊...不要.....〕


扭動了一下表示抗拒,可是濡濕的雙唇被緊緊的封住。


隔著胸罩輕揉,可以明顯的感到心臟急速的跳動。


拉起胸罩,恣意的享受柔嫩的肌膚所帶來美妙的觸感。


有點硬的乳房,和柔軟的大乳房不同,感受一定很敏銳。


手指摸到乳頭時,儀靚反射似的發出聲音來。


樺青親吻著雪白的頸項。


〔灰狼咬住致命的咽喉〕


「唔...」


手指左右撥弄硬起的乳頭,同時左手下移,樺青拉下了儀靚牛仔褲的拉鍊。


「不要!...」


像是突然警醒般的,儀靚用力掙脫了樺青的懷抱,自尊心不允許她做這種事。


「我們不可以這樣.....」像是作弊被抓到一樣,樺青訝異的看著儀靚。


空氣慢慢凝聚。


儀靚低著頭整理好凌亂的衣衫,淺藍色的牛仔褲印著一點一點的淚跡。


樺青一言不發,發動引擎,耀眼的紅色跑車飛快的奔馳在東大路上。


停在紅燈前,低速運轉的引擎聲引起輕微的耳鳴。


「你生氣了?....」


儀靚帶著不安的心情問。


樺青並沒有回答。


「你真的生氣了?...」


儀靚急得淚珠在眼框中打轉。


「沒有。」


冷硬的語調,木然的表情,複雜的令人猜不透。


加足油門,車子像箭一樣的飛了出去,路邊的機車騎士恨恨的詛咒有錢人。


把車停在車站附近,找了家餐廳吃完晚餐。


「妳先回去吧。」


「你...」


「我下禮拜要期中考,妳自己先回去吧。」


帶著忐忑不安的心,儀靚坐上了火車。


看著女孩離開,樺青轉頭朝原來的方向走去,臉上帶著異樣的笑容。
——————————————————————————–


PART 2


星期五上完一整天的課感到有些疲倦,來不及回到寢室休息,儀靚直接從臺中坐車來到新竹。


在車上,交戰了一個星期的內心,反覆的想了又想見面時的說詞。


打了幾次電話,但是樺青總是絲毫不露喜怒之意,碰了幾個軟釘子,更讓儀靚覺得擔心。


外貌即使稱不上英俊也有七分以上,還有富裕的家庭背景,樺青是許多少女心中理想的白馬王子。坐進紅色跑車內身旁羨慕的眼光聚集。


〔我不能放棄他...〕


按了一會門鈴,對講機裡傳來樺青的聲音。


「是我。」


拉開大門,儀靚鼓起勇氣走了進去。


「樺青....」


準備好的說詞講到這裡就停止,順著樺青的眼光看過去,電視裡正在播放黃色影片。螢幕裡金發的女人坐在巨大的肉棒上,上下的激烈擺動。


意料之外的情況,儀靚不知如何是好,紅著臉愣在那裡。


〔怎麼會是這樣...〕


樺青轉過頭來,穿著寬鬆的睡袍,看來今天並沒去上課。


畏縮的向後退了一步,轉身想要離開,手臂被樺青用力的拉了回來。


「你要做什麼?...」儀靚的語氣有些驚恐。


並沒有回答她的話,樺青用力抱緊了儀靚,扯下她淺綠色的上衣。


來之前刻意打扮了一番,塗上淺情侶性愛色的口紅,頸邊也灑了香水的儀靚,對男人有著致命的誘惑。


樺青的睡袍下部已經起了明顯的變化。


〔今天一定要得到她...〕


這個念頭已經在樺青的腦海裡轉了一個禮拜。


拉上胸罩,樺青注視著雪白的乳房。


「不要!」


手掌在乳房上輕輕按壓,手指揉搓乳頭。


追逐著雙唇,儀靚拼命的抗拒,露出雪白的喉嚨。


被樺青緊緊的抱住,聞到強烈的男性氣息,儀靚感到一陣暈眩。


「唔...不要.....」


雖然是帶著奉獻的心情來到新竹,可是受到這樣粗暴的對待,下意識裡只想反抗。


在腰部被抱住的情況下,拼命逃避樺青的嘴唇,儀靚形成快要摔倒的狼狽狀態。


揮舞的雙手只想抓住可以倚靠的東西,沒有意識到握住的是男人的肉棒。這種情形更加刺激著樺青。


右手抱緊儀靚的腰部,用膝蓋撐開雙腿,左手下移,深入大腿根內側。


這時才想起夾緊雙腿,但是已經來不及,形成夾緊男人大腿的羞恥狀態。


被夾在雙腿間的手指在大腿根隔著絲質的三角褲來回游動,撫摸溫熱的感覺。


「嘿嘿...」


手指沿著三角褲的褲縫邊伸入,輕輕揉搓肉核。


「啊...」


像是被電擊般,儀靚全身感到顫抖。


撥開花瓣,中指緩慢進入肉洞。


「不要!....」


儀靚驚叫著扭動著身體逃避。


還是處女的肉洞,感覺非常敏銳,即使是手指,也會感到有些疼痛。


有技巧的挑逗,手指慢慢摩擦肉洞邊緣,還不時刺激肉核。


「妳很敏感嘛,已經很濕了...」


舉起沾上蜜汁的中指在儀靚的面前搖晃,儀靚閉起眼睛轉過頭去。


難以想像樺青會說出這樣淫穢的話,臉上露出厭惡的表情。


看到女人倔降的表情,更激起樺青征服的渴望。


「哼...」


一咬牙,把裙子連著三角褲一起脫下。


下體一陣涼意,趁著樺青彎下腰時,身體用力的推開樺青,朝著門口跑去。可是手剛抓到門把,手臂已經被男人揪住。


「可惡!」


撞到櫃子的樺青摀著頭上的血痕,抱起儀靚。


「啊...」


用盡力氣摔倒在床上,脫下睡衣,寬鬆的睡袍下什麼也沒有穿,男性的雄偉昂然挺立。


樺青像是一頭負傷的凶狠野獸,瞪視著身體下的可憐羔羊。


「我要妳。」


聽到這句話的儀靚,逐漸放棄了抗拒的力量。為了保有他,她願意奉獻出一切,可是不願在這種情況下...


樺青堅實的下體,進入儀靚的雙腿之間。


「不要...我還不曾.....」


畏縮在男人身下的儀靚用手摀著臉轉過頭去。


突然間明白了女人這句話的意思。


拉開雙手,看到臉上的淚珠,樺青卻感到疑惑。


〔為什麼?....〕


雖然性經驗並不是第一次,樺青還是無法明白女人內心這種微妙的情感變化。


快要爆炸的肉棒再也忍耐不住,從黑色的絨毛下移,找到濕熱的密洞入口,龜頭在花瓣外來回摩擦。


「唔...」


從沒接觸過男人的密唇,現在有醜惡的肉棒在外面抵著,是連想像也會覺得臉紅的景像。是要抗拒侵入般的,儀靚全身的肌肉都感到緊張。
——————————————————————————–


PART 3


樺青屁股用力下沉。


「啊...」


巨大的肉棒無法進入只有兩個手指寬的窄小肉孔,樺青自己也感到有些疼痛。


低下頭,看到位置並沒有錯誤。


〔怎麼回事?〕


撥開花瓣,將龜頭對準肉洞。


〔不管了...〕


一咬牙,下身用力向前挺,撐開花瓣,肉棒突破障礙,深深進入儀靚的體內。


「啊...」


緊逼的喉嚨裡洩出垂死前痛苦掙扎般的聲音。


緊緊抓住樺青雙臂的手指,像是一根一根用力掰開一樣,可以想見衝擊的強烈。


稍微抬起下身,看到情侶性愛色的粘膜外翻,溢出的蜜汁似乎帶有少許的紅色血絲,像是處女的證明。受到暴力凌虐的花瓣,有著淫靡的景象。


〔終於這樣了.....〕


堅硬的肉棒被火熱的肉襞包圍著,狹小的肉洞勒緊肉棒根部,使得龜頭更加充血膨脹。


拉起儀靚的手向下撫摸,想要讓她知道兩人契合的程度。


像是突然發現樺青的企圖,儀靚害羞的縮回手。


「已經完全進去了...」


樺青得意的表情,像是個征服者的宣示。


慢慢拔出肉棒,臉上一直注視著儀靚臉上的表情。


「啊...請不要動....」


肉洞還無法適應異物侵入的緊迫感,稍微移動就會感受到像割裂般火燒的疼痛。


撫摸硬起的乳頭,用牙齒輕咬,慢慢挑逗儀靚的情慾。


緩慢的抽出肉棒,緊密結合的肉洞像是被吸上來一樣。


「好像...我不要動比較好?...」


羞澀的儀靚難為情的說。


「來,這樣...我起來的時候妳就向後....」


樺青像是個經驗豐富的老師,指導著動作生硬的儀靚。


「啵!」


像是拔開軟木塞瓶蓋般,兩個人果然順利的分開。


全身籠罩在男人身下的儀靚,突然覺得有種安全感。


〔被這樣的男人...〕


雖然有些疼痛,儀靚開始用著僵硬的動作迎合著樺青的抽插。


「啊...好....」


龜頭摩擦著肉洞內壁時,快感從下腹部一波波傳來,空氣中瀰漫著性的氣息,使人感到迷失。


儀靚不自覺的抱緊男人,雙腿勾住男人的後腰。


〔這是什麼感覺?〕


初次體驗到性愛歡愉的儀靚感到困惑。


肉棒猛烈的進出,花瓣隨著肉棒的進出翻吐,像是捕手的手套一樣,承受著猛烈的衝擊。


樺青狂吻著因充血而紅豔的雙唇,舌尖鑽入儀靚口中。


儀靚終於主動伸出舌頭和樺青的舌頭纏繞在一起,吞下由樺青移送過來的唾液。


「唔...啊...」


強烈的快感使儀靚進入忘我的狀態,肉壁緊緊纏繞在肉棒上,像海綿一樣波動的皺摺似乎還有向內吸入的力量。


情侶性愛色的唇角流出唾液,閃閃發光。


「來吧!」


受到肉洞縮緊的刺激,亢奮的男人更加緊抽插的速度。


「啊.....」


緊緊抓住樺青後背的雙手,在結實的肌肉上抓出一條條細微的血痕。


從顫抖著緊縮的肉洞知道女人達到高潮,用盡力量把肉棒深深插入,連最後一滴精液也不剩的射到儀靚體內最深處。


〔我一切都給了他了...〕


帶著複雜的表情看著趴在自己胸前的男人,臉上還殘留著剛才高潮的暈紅。還有些疼痛的下體意識到自己的處女獻給了這個男人的事實。


沈醉在甜美快感裡的可愛少女,散發出未曾有過的性感氣息。


射過精後的肉棒並沒有痿縮,就這樣埋在儀靚的體內,享受著高潮過後的餘韻。


儀靚輕輕的咬著男人的耳根。


「我愛你...」
——————————————————————————–


PART 4


「哥?」


樺青還沒進門就聽到玄關外妹妹的聲音。


「妳怎麼跑來了?」


「今天放假來替哥哥加油嘛。」


十二月三號、四號是學校的運動大會,運動細胞不錯的樺青是班上這次參加校運會的主要選手。


「等一下就要開幕典禮了,我先去換衣服。」


帶著妹妹走向操場,沿路吸引了許多豔羨的眼光。


黑發柔順的披散在肩上,有著甜美笑容的伊蓓兩個深深的酒渦顯得很可愛。


不像哥哥的外向,文靜的伊蓓非常用功,在功課優異的女中裡成績一直很突出。


由於女孩子沒有服兵役的義務,家裡打算一畢業就送到美國去念書。


「楊樺青!」


迎面而來的系體幹走過來打招呼。


「好可愛的女孩子,是真妹妹還是女朋友呢?」


帶著半開玩笑的口吻,系體幹上下打量著身旁的少女。


「她是我妹妹,可是你不准追她。」


雖然也是微笑的回答,不過氣氛有些奇怪。


非常保護妹妹的樺青拒絕讓任何男人接近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心理。


「哎喲,好兇的哥哥,趕快過去吧,要點名了。」


系體幹說完就去做賽前的一些準備。


開幕典禮完後,強迫規定參加的大一學弟一哄而散,由於舞蹈組表演的取消,觀眾並不多。


田徑場上激烈的競爭場面和校園裡稀稀落落的行人,形成有趣的對比。


比賽進行兩天,不負眾望,系上這次果然奪到不少錦標,而最後精神總錦標由化學系獲得。


有人質疑裁判評判不公,許多人都在議論紛紛。


樺青並不在乎這些事,反正這類的比賽常常引發爭執。


拉著手裡正捧著自己得到的獎牌的妹妹走回停在體育館前的車內。


利用關係弄到的通行證,樺青每次都把車開進校內,也沒人查得到。


「哥真棒!」


伊蓓帶著崇拜的眼光看著樺青的獎牌。


聽慣了溢美言辭的樺青對妹妹的讚賞還是禁不住露出微笑。


發動引擎,雖然校內規定速度不能超過二十,帥氣的過彎後,紅色的跑車依舊揚長而去。


樺青住在學生密集的社區,附近大多是出租給學生的公寓。不想被別人干擾的樺青,自己一個人獨住一層樓。


齊全的電化設備,住起來很舒適。


剛進門,電話就響了起來。


伊蓓接起電話,樺青正好順手把解碼器收了起來。


在家人眼中的樺青,一直都是乖巧有禮的好孩子。


〔不能讓妹妹看到...〕


自己也奇怪有這樣的想法,但還是不願意讓妹妹知道。


「哥,你的電話。」


一聽到電話那端是個女孩子的聲音,伊蓓頑皮的扮個鬼臉。


「哦,是女孩子喔。」


小聲的在樺青的耳邊呵癢,把聽筒交給哥哥。


「喂...」


〔是儀靚!〕


『樺青,我現在可以見你嗎?』


「哦...怎麼了?」


感到電話那端的氣氛有些不太對,睨眼看了一下身旁正在打開電視機的妹妹。


『我想要見你,很重要的事。』聲音有些緊張。


「什麼事這麼重要?」


『真的是很重要的事...』


「嗯...好吧,妳到的時候再打電話給我。」


不願意在妹妹旁邊說太多,很快的答應後就掛下電話。


〔儀靚到底有什麼事?...〕


從發生關係到現在已經過了一個多月,對儀靚的黏人已經感到有些厭煩。


「哥,是不是你女朋友?」


伊蓓圓圓的眼睛閃爍著探險家好奇的光芒。


沈思中的樺青並沒有注意到妹妹的話。


「哥!等一下是不是你女朋友要來嘛?是的話我就不當電燈泡了喔。」


「噢,她只是一個普通朋友而已...沒什麼事...不過這麼晚了妳也該回家去了。」


伊蓓露出古怪的一笑,點了點頭。


送妹妹到清大外坐車,不放心的又叮囑了一句。


「回到家裡不要提這件事。」


「什麼事呢?」調皮的眨了眨眼。


「好哇,這麼頑皮。」


伊蓓發出性感的笑聲,長長的黑發隨著飄動,看到妹妹的可愛模樣,樺青感到有些擔心。


注視著一個個閃過眼前的車燈。


「車來了。」


看著妹妹上了車,樺青掛了個電話回家。


回想起妹妹臨走時古怪的笑容,樺青突然覺得有些不安。


人物簡介:
楊樺青:_____ 飾演
楊伊蓓:_____ 飾演
袁儀靚:_____ 飾演
袁姜澹:_____ 飾演
趙治正:_____ 飾演
李仁甫:_____ 飾演           


導演:復仇者


編劇:Doggone
——————————————————————————–


PART 1


十月的新竹,雖然已進入秋季,可是太陽依舊高高的掛著,帶有鹹味的海風吹來,讓人感受到夏天的氣息。


一輛紅色的跑車停在海邊一條滿是木麻黃的小路邊。


應該是很久沒人走過了,路邊的野草已經快覆滿整條小徑。


車子的主人是今年剛升大學二年級的楊樺青,有著一個良好的家世,擁有龐大土地的家族,在家裡又是獨子,所以還在高中時代就已經開著跑車上下學。


抱著混文憑的心態,雖然功課都是勉強在及格邊緣打轉,風頭甚健的樺青一直是各種活動中女孩子眼光聚集的地方。


身邊坐的袁儀靚就是在樺青舉辦的一次聯誼中認識的,嬌小的身材仍未脫稚氣,帶著一股南部鄉下女孩慣有的單純,剛考上台中一所私立女子大學的她臉上還保有新鮮人的興奮神色。


〔飛揚的青春...〕


看了一眼身旁的獵物...。


聯誼時就已留下良好的印象,透過活動完後所辦的迴響,樺青提出了進一步交往的請求。


「好啊,多一位好朋友也不錯。」


儀靚雖然這樣告訴自己,心中多少有些期待。


光輝的十月,假期非常多,有時還可以看到在放假以外的日子,兩個人牽著手走在校園內。


在樺青熱烈的追求攻勢下,兩個人的感情進展的很快。


熄火拉起手煞車,樺青握住了儀靚的手。


捲曲的黑發披在肩上,穿著藍白條紋短衫的可愛少女俏美可喜的模樣,很難讓人不感到心動。


放在牛仔褲上的雙手不知如何是好,感到有些緊張,但是心裡很高興。


剛上大一的青春少女,迫不及待的想要一嚐愛情的滋味。


「儀靚...」


樺青把頭移過去。


「什麼事?」


轉過頭來,帶著疑問的可愛眼神。受到樺青的逼視,慌張的避開。


樺青左手握住儀靚的雙手,右手抱著她的肩,儀靚沒有抗拒。


將儀靚拉過來靠在自己的身邊,雖然嬌小的身材,可以明顯感受到相當發育的乳房。


低下頭,呈現健康的情侶性愛色雙唇,樺青湊了上去。


「不....」


害羞的少女把臉側了過去,樺青輕咬著儀靚的耳根。


「我喜歡妳...」


像是受到惡魔的引誘,全身感到酸軟,慢慢失去了矜持的力量。


儀靚耳邊感到輕輕的熱氣,是樺青在呵她癢。


「嗯....」


樺青側過頭,輕輕碰觸到柔嫩的嘴唇。


感覺臉頰紅熱了起來,儀靚閉起雙眼。


火熱的雙唇疊印在一起,對樺青來說雖然已不再感到新鮮,但下腹部明顯的變化使他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渴望。


撫摸著儀靚的背脊,輕輕按摩著。


「啊...」


背脊像有一陣電流般流過,儀靚感到全身酸軟。


樺青的舌頭伸了過去,追逐著一直逃避的舌尖,儀靚終於吞下樺青移送過來的唾液。


身體被侵入的恍惚感,不由自主的抱緊了樺青,沉溺在男人的氣息裡。


樺青把手罩在乳房上,隔著上衣慢慢描繪著乳房的形狀。


從衣擺下伸了進去。


〔啊...不要.....〕


扭動了一下表示抗拒,可是濡濕的雙唇被緊緊的封住。


隔著胸罩輕揉,可以明顯的感到心臟急速的跳動。


拉起胸罩,恣意的享受柔嫩的肌膚所帶來美妙的觸感。


有點硬的乳房,和柔軟的大乳房不同,感受一定很敏銳。


手指摸到乳頭時,儀靚反射似的發出聲音來。


樺青親吻著雪白的頸項。


〔灰狼咬住致命的咽喉〕


「唔...」


手指左右撥弄硬起的乳頭,同時左手下移,樺青拉下了儀靚牛仔褲的拉鍊。


「不要!...」


像是突然警醒般的,儀靚用力掙脫了樺青的懷抱,自尊心不允許她做這種事。


「我們不可以這樣.....」像是作弊被抓到一樣,樺青訝異的看著儀靚。


空氣慢慢凝聚。


儀靚低著頭整理好凌亂的衣衫,淺藍色的牛仔褲印著一點一點的淚跡。


樺青一言不發,發動引擎,耀眼的紅色跑車飛快的奔馳在東大路上。


停在紅燈前,低速運轉的引擎聲引起輕微的耳鳴。


「你生氣了?....」


儀靚帶著不安的心情問。


樺青並沒有回答。


「你真的生氣了?...」


儀靚急得淚珠在眼框中打轉。


「沒有。」


冷硬的語調,木然的表情,複雜的令人猜不透。


加足油門,車子像箭一樣的飛了出去,路邊的機車騎士恨恨的詛咒有錢人。


把車停在車站附近,找了家餐廳吃完晚餐。


「妳先回去吧。」


「你...」


「我下禮拜要期中考,妳自己先回去吧。」


帶著忐忑不安的心,儀靚坐上了火車。


看著女孩離開,樺青轉頭朝原來的方向走去,臉上帶著異樣的笑容。
——————————————————————————–


PART 2


星期五上完一整天的課感到有些疲倦,來不及回到寢室休息,儀靚直接從臺中坐車來到新竹。


在車上,交戰了一個星期的內心,反覆的想了又想見面時的說詞。


打了幾次電話,但是樺青總是絲毫不露喜怒之意,碰了幾個軟釘子,更讓儀靚覺得擔心。


外貌即使稱不上英俊也有七分以上,還有富裕的家庭背景,樺青是許多少女心中理想的白馬王子。坐進紅色跑車內身旁羨慕的眼光聚集。


〔我不能放棄他...〕


按了一會門鈴,對講機裡傳來樺青的聲音。


「是我。」


拉開大門,儀靚鼓起勇氣走了進去。


「樺青....」


準備好的說詞講到這裡就停止,順著樺青的眼光看過去,電視裡正在播放黃色影片。螢幕裡金發的女人坐在巨大的肉棒上,上下的激烈擺動。


意料之外的情況,儀靚不知如何是好,紅著臉愣在那裡。


〔怎麼會是這樣...〕


樺青轉過頭來,穿著寬鬆的睡袍,看來今天並沒去上課。


畏縮的向後退了一步,轉身想要離開,手臂被樺青用力的拉了回來。


「你要做什麼?...」儀靚的語氣有些驚恐。


並沒有回答她的話,樺青用力抱緊了儀靚,扯下她淺綠色的上衣。


來之前刻意打扮了一番,塗上淺情侶性愛色的口紅,頸邊也灑了香水的儀靚,對男人有著致命的誘惑。


樺青的睡袍下部已經起了明顯的變化。


〔今天一定要得到她...〕


這個念頭已經在樺青的腦海裡轉了一個禮拜。


拉上胸罩,樺青注視著雪白的乳房。


「不要!」


手掌在乳房上輕輕按壓,手指揉搓乳頭。


追逐著雙唇,儀靚拼命的抗拒,露出雪白的喉嚨。


被樺青緊緊的抱住,聞到強烈的男性氣息,儀靚感到一陣暈眩。


「唔...不要.....」


雖然是帶著奉獻的心情來到新竹,可是受到這樣粗暴的對待,下意識裡只想反抗。


在腰部被抱住的情況下,拼命逃避樺青的嘴唇,儀靚形成快要摔倒的狼狽狀態。


揮舞的雙手只想抓住可以倚靠的東西,沒有意識到握住的是男人的肉棒。這種情形更加刺激著樺青。


右手抱緊儀靚的腰部,用膝蓋撐開雙腿,左手下移,深入大腿根內側。


這時才想起夾緊雙腿,但是已經來不及,形成夾緊男人大腿的羞恥狀態。


被夾在雙腿間的手指在大腿根隔著絲質的三角褲來回游動,撫摸溫熱的感覺。


「嘿嘿...」


手指沿著三角褲的褲縫邊伸入,輕輕揉搓肉核。


「啊...」


像是被電擊般,儀靚全身感到顫抖。


撥開花瓣,中指緩慢進入肉洞。


「不要!....」


儀靚驚叫著扭動著身體逃避。


還是處女的肉洞,感覺非常敏銳,即使是手指,也會感到有些疼痛。


有技巧的挑逗,手指慢慢摩擦肉洞邊緣,還不時刺激肉核。


「妳很敏感嘛,已經很濕了...」


舉起沾上蜜汁的中指在儀靚的面前搖晃,儀靚閉起眼睛轉過頭去。


難以想像樺青會說出這樣淫穢的話,臉上露出厭惡的表情。


看到女人倔降的表情,更激起樺青征服的渴望。


「哼...」


一咬牙,把裙子連著三角褲一起脫下。


下體一陣涼意,趁著樺青彎下腰時,身體用力的推開樺青,朝著門口跑去。可是手剛抓到門把,手臂已經被男人揪住。


「可惡!」


撞到櫃子的樺青摀著頭上的血痕,抱起儀靚。


「啊...」


用盡力氣摔倒在床上,脫下睡衣,寬鬆的睡袍下什麼也沒有穿,男性的雄偉昂然挺立。


樺青像是一頭負傷的凶狠野獸,瞪視著身體下的可憐羔羊。


「我要妳。」


聽到這句話的儀靚,逐漸放棄了抗拒的力量。為了保有他,她願意奉獻出一切,可是不願在這種情況下...


樺青堅實的下體,進入儀靚的雙腿之間。


「不要...我還不曾.....」


畏縮在男人身下的儀靚用手摀著臉轉過頭去。


突然間明白了女人這句話的意思。


拉開雙手,看到臉上的淚珠,樺青卻感到疑惑。


〔為什麼?....〕


雖然性經驗並不是第一次,樺青還是無法明白女人內心這種微妙的情感變化。


快要爆炸的肉棒再也忍耐不住,從黑色的絨毛下移,找到濕熱的密洞入口,龜頭在花瓣外來回摩擦。


「唔...」


從沒接觸過男人的密唇,現在有醜惡的肉棒在外面抵著,是連想像也會覺得臉紅的景像。是要抗拒侵入般的,儀靚全身的肌肉都感到緊張。
——————————————————————————–


PART 3


樺青屁股用力下沉。


「啊...」


巨大的肉棒無法進入只有兩個手指寬的窄小肉孔,樺青自己也感到有些疼痛。


低下頭,看到位置並沒有錯誤。


〔怎麼回事?〕


撥開花瓣,將龜頭對準肉洞。


〔不管了...〕


一咬牙,下身用力向前挺,撐開花瓣,肉棒突破障礙,深深進入儀靚的體內。


「啊...」


緊逼的喉嚨裡洩出垂死前痛苦掙扎般的聲音。


緊緊抓住樺青雙臂的手指,像是一根一根用力掰開一樣,可以想見衝擊的強烈。


稍微抬起下身,看到情侶性愛色的粘膜外翻,溢出的蜜汁似乎帶有少許的紅色血絲,像是處女的證明。受到暴力凌虐的花瓣,有著淫靡的景象。


〔終於這樣了.....〕


堅硬的肉棒被火熱的肉襞包圍著,狹小的肉洞勒緊肉棒根部,使得龜頭更加充血膨脹。


拉起儀靚的手向下撫摸,想要讓她知道兩人契合的程度。


像是突然發現樺青的企圖,儀靚害羞的縮回手。


「已經完全進去了...」


樺青得意的表情,像是個征服者的宣示。


慢慢拔出肉棒,臉上一直注視著儀靚臉上的表情。


「啊...請不要動....」


肉洞還無法適應異物侵入的緊迫感,稍微移動就會感受到像割裂般火燒的疼痛。


撫摸硬起的乳頭,用牙齒輕咬,慢慢挑逗儀靚的情慾。


緩慢的抽出肉棒,緊密結合的肉洞像是被吸上來一樣。


「好像...我不要動比較好?...」


羞澀的儀靚難為情的說。


「來,這樣...我起來的時候妳就向後....」


樺青像是個經驗豐富的老師,指導著動作生硬的儀靚。


「啵!」


像是拔開軟木塞瓶蓋般,兩個人果然順利的分開。


全身籠罩在男人身下的儀靚,突然覺得有種安全感。


〔被這樣的男人...〕


雖然有些疼痛,儀靚開始用著僵硬的動作迎合著樺青的抽插。


「啊...好....」


龜頭摩擦著肉洞內壁時,快感從下腹部一波波傳來,空氣中瀰漫著性的氣息,使人感到迷失。


儀靚不自覺的抱緊男人,雙腿勾住男人的後腰。


〔這是什麼感覺?〕


初次體驗到性愛歡愉的儀靚感到困惑。


肉棒猛烈的進出,花瓣隨著肉棒的進出翻吐,像是捕手的手套一樣,承受著猛烈的衝擊。


樺青狂吻著因充血而紅豔的雙唇,舌尖鑽入儀靚口中。


儀靚終於主動伸出舌頭和樺青的舌頭纏繞在一起,吞下由樺青移送過來的唾液。


「唔...啊...」


強烈的快感使儀靚進入忘我的狀態,肉壁緊緊纏繞在肉棒上,像海綿一樣波動的皺摺似乎還有向內吸入的力量。


情侶性愛色的唇角流出唾液,閃閃發光。


「來吧!」


受到肉洞縮緊的刺激,亢奮的男人更加緊抽插的速度。


「啊.....」


緊緊抓住樺青後背的雙手,在結實的肌肉上抓出一條條細微的血痕。


從顫抖著緊縮的肉洞知道女人達到高潮,用盡力量把肉棒深深插入,連最後一滴精液也不剩的射到儀靚體內最深處。


〔我一切都給了他了...〕


帶著複雜的表情看著趴在自己胸前的男人,臉上還殘留著剛才高潮的暈紅。還有些疼痛的下體意識到自己的處女獻給了這個男人的事實。


沈醉在甜美快感裡的可愛少女,散發出未曾有過的性感氣息。


射過精後的肉棒並沒有痿縮,就這樣埋在儀靚的體內,享受著高潮過後的餘韻。


儀靚輕輕的咬著男人的耳根。


「我愛你...」
——————————————————————————–


PART 4


「哥?」


樺青還沒進門就聽到玄關外妹妹的聲音。


「妳怎麼跑來了?」


「今天放假來替哥哥加油嘛。」


十二月三號、四號是學校的運動大會,運動細胞不錯的樺青是班上這次參加校運會的主要選手。


「等一下就要開幕典禮了,我先去換衣服。」


帶著妹妹走向操場,沿路吸引了許多豔羨的眼光。


黑發柔順的披散在肩上,有著甜美笑容的伊蓓兩個深深的酒渦顯得很可愛。


不像哥哥的外向,文靜的伊蓓非常用功,在功課優異的女中裡成績一直很突出。


由於女孩子沒有服兵役的義務,家裡打算一畢業就送到美國去念書。


「楊樺青!」


迎面而來的系體幹走過來打招呼。


「好可愛的女孩子,是真妹妹還是女朋友呢?」


帶著半開玩笑的口吻,系體幹上下打量著身旁的少女。


「她是我妹妹,可是你不准追她。」


雖然也是微笑的回答,不過氣氛有些奇怪。


非常保護妹妹的樺青拒絕讓任何男人接近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心理。


「哎喲,好兇的哥哥,趕快過去吧,要點名了。」


系體幹說完就去做賽前的一些準備。


開幕典禮完後,強迫規定參加的大一學弟一哄而散,由於舞蹈組表演的取消,觀眾並不多。


田徑場上激烈的競爭場面和校園裡稀稀落落的行人,形成有趣的對比。


比賽進行兩天,不負眾望,系上這次果然奪到不少錦標,而最後精神總錦標由化學系獲得。


有人質疑裁判評判不公,許多人都在議論紛紛。


樺青並不在乎這些事,反正這類的比賽常常引發爭執。


拉著手裡正捧著自己得到的獎牌的妹妹走回停在體育館前的車內。


利用關係弄到的通行證,樺青每次都把車開進校內,也沒人查得到。


「哥真棒!」


伊蓓帶著崇拜的眼光看著樺青的獎牌。


聽慣了溢美言辭的樺青對妹妹的讚賞還是禁不住露出微笑。


發動引擎,雖然校內規定速度不能超過二十,帥氣的過彎後,紅色的跑車依舊揚長而去。


樺青住在學生密集的社區,附近大多是出租給學生的公寓。不想被別人干擾的樺青,自己一個人獨住一層樓。


齊全的電化設備,住起來很舒適。


剛進門,電話就響了起來。


伊蓓接起電話,樺青正好順手把解碼器收了起來。


在家人眼中的樺青,一直都是乖巧有禮的好孩子。


〔不能讓妹妹看到...〕


自己也奇怪有這樣的想法,但還是不願意讓妹妹知道。


「哥,你的電話。」


一聽到電話那端是個女孩子的聲音,伊蓓頑皮的扮個鬼臉。


「哦,是女孩子喔。」


小聲的在樺青的耳邊呵癢,把聽筒交給哥哥。


「喂...」


〔是儀靚!〕


『樺青,我現在可以見你嗎?』


「哦...怎麼了?」


感到電話那端的氣氛有些不太對,睨眼看了一下身旁正在打開電視機的妹妹。


『我想要見你,很重要的事。』聲音有些緊張。


「什麼事這麼重要?」


『真的是很重要的事...』


「嗯...好吧,妳到的時候再打電話給我。」


不願意在妹妹旁邊說太多,很快的答應後就掛下電話。


〔儀靚到底有什麼事?...〕


從發生關係到現在已經過了一個多月,對儀靚的黏人已經感到有些厭煩。


「哥,是不是你女朋友?」


伊蓓圓圓的眼睛閃爍著探險家好奇的光芒。


沈思中的樺青並沒有注意到妹妹的話。


「哥!等一下是不是你女朋友要來嘛?是的話我就不當電燈泡了喔。」


「噢,她只是一個普通朋友而已...沒什麼事...不過這麼晚了妳也該回家去了。」


伊蓓露出古怪的一笑,點了點頭。


送妹妹到清大外坐車,不放心的又叮囑了一句。


「回到家裡不要提這件事。」


「什麼事呢?」調皮的眨了眨眼。


「好哇,這麼頑皮。」


伊蓓發出性感的笑聲,長長的黑發隨著飄動,看到妹妹的可愛模樣,樺青感到有些擔心。


注視著一個個閃過眼前的車燈。


「車來了。」


看著妹妹上了車,樺青掛了個電話回家。


回想起妹妹臨走時古怪的笑容,樺青突然覺得有些不安。


犀利士 必利吉 萬艾可 每日錠




專業知識 持久訓練
性的教育 陽萎百科
男性保養 早洩百科
兩性話題 壯陽補腎
男性疾病 藥酒大全
成人文學 女性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