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陽藥


口述:老公的新歡當我面和老公秀恩愛,因無法忍受我選擇了離婚




真實事件,  一個女孩子在我的博客裡留言,她說,昨天七夕,是一個人過的。其實我二十六年來所有與情有關的節日都是一個人過,習慣了一個人過,漸漸也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好。  遇到墨揚之前,我就這樣寂靜地芬芳著。一方面我單純無比,二十六年來沒有開始過一場真正的戀愛,沒有和哪個男孩子手牽手走過路,以至於我在很長一段時間裡覺得,愛情的最好形式就是兩人牽手走路。另一方面,我寫犀利的情感文字,把一切一眼望透。許多看過我文字的朋友都說,什麼人才能和驕傲的杜若戀愛呢。後來我才知道,越是像我這種眼高手低的人越是容易在現實面前跌得極慘。  見到墨揚時,一句歌詞倏地就飄了過來“寂寞也揮發著餘香,原來情動正是這樣。”  許久以後,我無數次地回想,我究竟是愛上這個男人的哪一點,最終我悲哀地發現,我愛的居然是自己最鄙視的色相,而不是一直推崇的靈魂。我們的靈魂從來沒有過交集,從第二次見面談話開始我就知道。但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太美好了。當他從座位上站起來,他寬闊的肩頭便暗合了我心底隱秘處自己都不知道的東西,關於男人的某種安全感,關於溫暖而幹凈的擁抱。  我戀愛了。他終於讓我實踐了我所向往的愛情中的所有形式,牽手、擁抱、和喜歡的人坐在一起看電影、摟緊他的腰。只是這歡喜始終是和不安連在一起的,似乎是那種情到深處的孤獨,也似乎是愛到深處而對方跟不上來的怨尤。有許多次坐在他的車後,摟緊他,將臉貼緊他的背,淚就滴在他的衣服上,而他並不知道。  他始終是可以讓我快樂和幸福,卻不能夠給我溫暖和安心的人。而那時我沒有去想,快樂和幸福只是自己給自己的感受,而溫暖和安心才是和他聯系在一起的啊。  一個下雪的深夜,因為吵架,他把我丟下徑自回家,第二天因為我賭氣按掉電話直到一個星期後才聯系我。諸如此類。  其實我一直不敢面對的真相是,這個男人並不愛我,這個男人不愛任何人,他歷經百花而不倦。但這個時候我並不知道,他是如此自私和殘酷。對於一個愛著的女人,三個月足以讓她將感情醞釀得濃稠,而對於一個沒怎麼上進心的男人,三個月正好揮發完他的新鮮感。驕傲的我從來沒有想過面臨的是這樣一份感情,那段時間的患得患失以及間斷的甜蜜幸福使情緒一直持續在一個制高點上,興奮而虛弱。  我們分手了兩次,每次都是我提的,但我還是覺得我是被他拋棄的,因為分手的理由全是他對我不好。而我每一次提出分手都只是姿勢,他卻幹脆地涉及實質,冰冷地轉身離開。而兩次復合,卻都是因為我始終無法忘情,對他太好讓他流連。  與他結婚後,他家人都認為我是上輩子欠他的。  也有人深愛我,我在他身上比較到了自己曾經的不被愛。朱明,這個存在於我和墨揚兩次分手間隙的溫和男子,在那麼多寒涼的日子裡,給了我那麼多溫暖感覺。那時他經常不打招呼就跑過來,然後說在我樓下,每次我都會很生氣。其實他也只是站一站,給我送點水果、餅幹、小禮物。可是我不喜歡別人自以為是地來到我的面前,我覺得那是對我個人生活的qinfan。他總是對我說想念,說忍不住,說有許多次都是偷偷過來再偷偷回去,看到我房間的燈光便很滿足。他對墨揚的存在和我的無法釋然惱怒而又包容,其實我應該能理解這樣的深情,我們是如此相似,只是不能正好互用。  在無法聯系到我的情況下,他打聽到我坐的車次司機的號碼,從黃昏就一直等下去,在寒冷的冬夜等到近一點,而我只不過是和墨揚第一次分手,想任xing地跑到一個邊遠陌生的城市去大哭一場。我無意中說零食吃完了,很空虛,他便在冰冷的夜裡起床給我送零食。這已是第二年的冬天,那時正是我和墨揚第二次分手,我吃許多的零食,只是為了堵住心裡會不時冒出來的痛。  而他看到我不停地吃餅幹,就以為我喜歡吃餅幹,其實除了水果,許多零食尤其是餅幹我都不喜歡。這就是他以及我的感情,他用心去看和給予的,並不是我要的東西。  那時無數的朋友都在我身邊勸說我放棄墨揚接受朱明,因為他的留戀百花,因為他的不安全,因為他的自私,可是,他就像掌握了我的魂,他輕輕一招,我就迅速過去。  我是怎樣傷了朱明我無暇顧及,他會有的疼我心知肚明並且經歷過無數次,可是我還是無法顧及,在婚禮上我心裡飄蕩過那雙無辜的傷心的眼神,但一閃即逝,我覺得自己也是一個殘忍的人。婚後朱明每個節日還是不忘發來短信問候,也只止於此。他也說過想念,在偶爾的一個深夜,或者偶爾的一個清晨,我知道,那種時候,也許是有什麼溫柔傷感的東西忽然觸動了他的心,使他一時忍不住。除此我們沒有任何聯系。他存心不打擾我的生活。婚前我的一個朋友說,如果我不嫁給朱明,那就是我這輩子沒有福氣。後來我覺得,我果然是沒有福氣的。  我在網上和現實中做過一個調查,100%的已婚女子都會說,在愛與被愛之間一定要選擇被愛。而我明知如此,還是背道而馳。事實也證明,這樣不被愛的婚姻,讓我非常辛苦。  是我的錯,我一直信奉給予男人自由的空間,他上網聊天,我隨他,他經常早上一開機就有短信,我不問,沒結婚前他不關機,結婚後回家就關機,我不管。我一直那麼地愛墨揚,我以為我可以用對他無微不至的關心使他愛我。其實這是錯誤的,某種程度上是縱容。  事情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吧,我留了意。有天早上短信響的時候我裝作無意地問,誰的呀,天天一大早問候。他說,單位找我的,來短信提醒。我知道不是。因為從此以後我聽不到短信聲了,趁他在洗手間時拿過手機一看,設成靜音了。

  那個人很快登場。有天我正好到他的單位辦事,順便去等他一起下班,結果他辦公室裡正坐著一個女孩子,打扮入時,但並不清澈,帶著點野氣和潑辣的妖嬈,他看我的眼神明顯地愣了一下,然後說,孫梅是我朋友的妹妹,來和我咨詢點事。你先等會吧。  其間他出去的時間裡,一直不出聲的孫梅忽然熱情有加地說,姐姐,你手機號多少,有空我找你們玩啊。我報了號碼,說你打一下,以後說不定我們會經常聯系的。過了一會他進來說,我還要幫孫梅把事情辦完,可能有點晚,要不你先走吧。我知道不正常,太不正常了,我在心裡權衡了一下,只能先忍住。  八點的時候,孫梅果然發來短信:我們在吃飯,不好意思哦,你吃沒?要不一起來?挑釁的味道很足,我知道她是要讓我知道她的存在。我回:我吃過了,你們慢慢吃吧,記得幫我把老公看好啊。十點,她又來了條短信,內容大概是他非要吃非要送我回去之類的話,然後馬上又發了一個“哦哦,不好意思,剛才短信是發給另一個朋友的,錯發給你了”。我沒回,關機。  此後的日子,我始終沒問,他也始終沒說,但心知肚明地冷戰以及吵架,空氣裡的氣氛非常壓抑。他終於說謊不回家,但是謊言多麼拙劣,拆穿後他也不解釋,依舊說謊不回家,吵架後索xing電話也不打了,名正言順地不回家。  他不知道,當他不打電話又不回家的夜裡,我會一直等他,然後,心會一直疼下去,疼到無法動彈。  我曾經是那麼愛他,他以為,我會是那個永遠在原地的人吧,他無數次遠離後都可以回來找到我,事實上我確實也一直在這樣做,可是,這不包括他的背叛。  我冷靜地想了想,還是不能容忍他的背叛。我想了無數次,找不到和他再在一起的任何理由,即使沒有背叛,他對我有一點的好嗎?沒有,但是因為愛,我容忍了這一切。我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能,我甚至知道,對他這樣自私堅硬的人來說,除了我還真想不出誰能。那個二十歲出頭的80後能嗎?此後她和我通話或者通短信多次,在她的飛揚跋扈裡,我一眼就能看出她眼裡的物欲和情欲,我知道她喜歡的是他的什麼。我決定放手,給她機會讓她去照顧他,讓他去感受她的好或者不好。我用屬於自己的文雅方式報復他們兩個。我賭孫梅不愛他賭她這樣的人受不了他的挑剔和苛刻,我賭他會比較孫梅和我並且懷念起我對他的好來,我還賭他這樣的人永遠會覺得家花沒有野花香。我把自己換了一個位置,我告訴自己,現在,我要去做他的野花。  如果孫梅是溫婉善良的女子,或者孫梅當初能對我言語不那麼刻薄,我都不會把自己定位在他的野花的位置上。我並不想報復任何人,我很清楚報復之後的空虛以及自己的不快樂。我要的是決絕轉身,恩斷情絕,兩不相幹。  可是我無法忘記,那麼多不眠的夜裡,他撒謊出差的夜裡,其實就在這個城市,甚至離我並不遠,而他身邊的另一個女子,正用手機短信向他的老婆炫耀著她的勝利成果。  離婚很順利,雖然他不那麼願意,雖然他知道我真的對他非常好,但他沒有愛,所以阻擋不了我的堅決。我租了房子,又恢復了以前的日子,一個人走路,一個人吃飯睡覺,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把窗戶打開再關上。那一個月裡我沒有和他聯系,我知道我需要時間,他也需要,我耐心地等。第二個月的時候,房東忽然找若幹理由要我退房,並且時間很急,要在兩天之內,似乎是有人出了高出較多的價,因為不確定租期,我們當初租房時並沒有協議,房東又一連串地道歉,我只能同意。第二天跑了一個上午也沒有找到合適的地方,忽然覺得心裡特別難過,走在路上淚就流下來了。  手機提示有短信,一看,居然是很久沒有聯系的朱明。他說,聽到《男人海洋》這首歌,忽然想到你,問候一下,別無他意。一瞬間淚流得更兇了。曾經他無數次想叩開我的沉默,探詢我的內心,但卻得不到回應,當我轉身後,他沒有阻止。一直覺得《男人海洋》就是為他寫的歌,這樣溫厚的男子,我無緣與他在一起,而他用那麼大的xiong懷包容了我一次次的傷害,把心酸匯集成遠遠看護的目光。他努力地給我想要的東西,但命運注定我對這些沒有感應,於是他就像那首歌裡所唱的一樣,揮手送我起航,到我覺得他給不了的天堂。可是,他不知道,我到的並不是天堂。  猶豫了一下,還是打了他的電話,謊稱是替一個朋友找房子,很急,請他幫忙。幾個小時不到,嘩啦啦地他介紹了好幾個住處,有一個合租很不錯,我在那裡住下了。  如果知道那女孩是他的高中同學,我是不會搬去那裡的。有天他到那個地方去拿別人托那個女孩轉交的東西,我們見面了,都愣在那裡。  離第二個月還有七天的時候,我接到了墨揚的短信。他問,現在好嗎?我知道時候到了。過了一個小時,我說,還好,手機設成靜音沒聽到。他迅速回,設靜音幹什麼,是不是要躲身邊的人啊?我知道他在打探我有沒有和別人在一起,甚至他還自信那個shenti上有潔癖只能接受他的我不會和別人在一起,但我覺得這樣的玩笑並不可笑,所以我合上手機,沒回。我對這個男人的愛,終於不再像開始那樣直接,不懂得裝飾,只是,我真的還愛他嗎?  有一天,清冷的街面上,朱明艱難地問,我們,還有沒有可能?我說,你不要幼稚了。我聽說了他的父母在逼迫他相親,我也知道他們家在地方上也是有頭有臉的人家,有的親戚在政府機關的職位還很顯赫,怎麼可能接受這樣的一個我呢?  他說,或者,我們可以試著離開這裡。我說,可是我不願意,我好不容易才坐到現在這個位置。我不想離開好不容易經營起來的一切以及這裡的社會關系。  存心讓一個人淡出並不是太難的事,只要去傷害他。我搬了家,換了手機,告訴他我又和墨揚在一起了,我愛的始終是那個傷害我的人。後來他好像相親了,不咸不淡地戀愛了,我知道只要他有了自己的生活,他總有一天會忘記我,無論我曾經多麼重要,現實就是這樣殘酷。  而我和孫梅的戰爭還在繼續,現在,他的心已經完全在我這裡,一切和我預料的絲毫不差,他說孫梅是如何地潑辣,說原來的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說我走之後才知道原來他是這樣愛我。他經常留宿在我租住的地方,我和孫梅還是會有短信來往,只是我一直表現得文雅無辜,我不想讓他看到我不好的一面。  孫梅其實並不愛他,但再不愛一個男人的女人也無法容忍別人占有她的老公,所以,當他在我身邊時,孫梅發給我的詛咒短信清楚地傳達了她的抓狂,我仿佛看到我過去的日子,淒清的長夜,我無法入睡,神經極為敏感,外面有一點動靜我就支耳傾聽是不是他回來了,這樣折騰一整夜,整夜整夜睡不著,而今天這一切,輪到那個讓我傷心的女人了。  有一天他終於問我願意復婚嗎,他說他一定要離婚。我忽然覺得這一切都沒有意思,孫梅痛苦了,但我卻也並不如想像得那樣痛快。我漸漸離開墨揚的視線,我不再心軟,任他怎麼表現也不為所動,經過這一系列的折騰,我真的不再愛這個男人了,對於愛情,也再不會像開始的時候那樣撲身而上,也許所有的女子都要先在一個男人那裡全軍覆沒,然後才可以練就百戰百勝。只是我們真的需要這樣的戰場嗎?真的需要這樣的出色嗎?

犀利士 必利吉 萬艾可 每日錠




專業知識 持久訓練
性的教育 陽萎百科
男性保養 早洩百科
兩性話題 壯陽補腎
男性疾病 藥酒大全
成人文學 女性健康